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三十三章 帝王之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三章 帝王之悲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柳泠玉清醒過來后便發現自己被關在了地牢里,她頭痛欲裂,想不起之前發生了什麼事,但唯一清楚的是,她被葉清蕖和顏汐凝算計了,她大聲喚人放她出去,可是沒有人理她,後來聽外面一陣騷亂,才知道謝緯楓失敗,夔州城被攻下了!

她被人推攘著押到北苑,望著眼前長身玉立,臉色冷得滲人的男人,心中有些懼怕,她不情不願地跪下輕聲道:「柳泠玉參見陛下1

謝容華沉眸望著她,冷聲道:「聽他們說你燒了糧草被關在地牢中,你為什麼要燒謝緯楓的糧草1

他的話讓柳泠玉一驚,她根本不記得自己燒了糧草,想起失去意識前的最後場景,她不甘道:「一定是葉清蕖和顏汐凝合夥害我,我才會去燒糧草的1

她話音剛落,手腕便一瞬間被謝容華抓住,他望著她,聲音中帶著前所未有的焦急:「你見過汐凝?她在哪裡?你快帶朕去找她。」

柳泠玉手腕吃痛,臉揪成一團,她望著謝容華的神情,心中有些害怕,抖著聲音道:」她就在這裡啊,滕羯將她關在西苑中煉製天蠱?「

她的話音剛落,手腕傳來骨骼斷裂的聲音,劇痛讓她忍不住痛呼出聲,謝容華死死地盯著她,咬牙切齒地問道:「你確定她就在這裡?」

他的眼神那樣可怕,柳泠玉相信,她如果答一個是字,他一定會現在就殺死她的,她的手痛得讓她淚流滿面,她哆嗦著哽咽道:「我不知道,我早上見她的時候,她就在這屋子裡,我也是才知道這裡被燒成了一片廢墟。」她不敢說,顏汐凝可能已經被燒死了。

謝容華的瞳孔瞬間放大,他驟然放開她,轉身瘋也似地往那片還有零星火焰的廢墟中跑去,周圍滅火的士兵看到他的動作,急忙上前攔他:「陛下,火還沒有完全撲滅1

「滾開1謝容華將他們毫不留情地擊散,衝進那片廢墟中,顧不得那些剛剛被撲滅的殘骸還帶著炙熱的溫度,他把它們一一掀開,在一片殘火廢墟中瘋一樣地尋找她的身影。

周圍的將士見狀,急忙上前陪著他一起找,寒風吹過,有雪花紛紛揚揚地落了下來,剩下的殘火很快也滅了,滾燙的殘渣漸漸變得冷卻下來,他們找了一天一夜,謝容華沒有停下,沒有人敢停下來。

謝靈禎聽說這邊的事趕來的時候,看到謝容華和一大群人在一片廢墟中不停地翻找著,他的頭盔已經不知道滾到哪裡去了,頭髮散亂,身上的盔甲沾滿了廢屑,一雙手因為抓了炙熱的殘渣被燙起了層層水泡,水泡被尖銳的物體刺開往外流血,滿手的污漬夾雜在其中,可他彷彿感受不到痛一般,臉上帶著絕望的神情,一遍又一遍地在那廢墟中一點一點地找尋。

謝靈禎走上前去,勸謝容華道:「皇兄,讓他們找吧,你手上的傷需要立即包紮,這樣下去,雙手會廢的1

謝容華推開他,喃聲道:「我自己找,我一定要找到她,她不會死的,有我在,她怎麼會死呢?」

他蹲下身,在那些廢墟中繼續翻找,當翻開一片殘骸后,突然看到一個熟悉的物件,那是一塊被燒得斷裂開來的玉佩,上好的和田美玉已經失去了光澤,黑糊糊的一片下依稀可見君子蘭的花紋,他還記得,他送它給她時說的話。

「這玉佩留給姑娘,若姑娘日後有需要容華的地方,帶著它來長安魏國公府,容華能力所及,必定全力相助。」

三個月前,他親手把它交給靈禎,而靈禎說,他前幾日見她的時候,把它給她了。

他顫抖著手撿起那塊燒焦的玉佩,口中發出悲痛欲絕的嗚咽聲,喉頭驟然一甜,吐出了一大口鮮血,如風中的殘燭一般倒了下去。

「二哥1謝靈禎驚慌失措地上前扶起昏死過去的他,望向他手中握著的玉佩,不敢相信地哀聲道:「怎麼會?怎麼會真的在這裡……」

「陛下1所有人慌亂地圍上前,雲亦凡看著謝靈禎哀痛的神情,心慌道:「殿下,是,陛下找到什麼了嗎?」

謝靈禎拿起謝容華手中的玉佩,看向他們所有人,哀痛道:「這是,這是她的玉佩,是我前幾日親手交給她的,這樣貴重的東西,她絕不會離身,她是真的,真的走了1

他說完后,泣不成聲,明明前幾日她還好好地站在他面前,沉著冷靜地和他說著誘敵之計,為什麼會就這樣離開了,他那時為什麼要聽她的,去演什麼戲,將她放回來,他恨極了自己,那時不放她走,她是不是就不會出事。

謝靈禎看向懷裡昏死過去,臉色慘白的謝容華,眼淚止不住地流了下來,汐凝姐,二哥等了你,盼了你這麼多年,你就這樣離開了,未來漫長的歲月,他該怎麼辦?

聽了謝靈禎的話,所有的人都沉默了,濃濃地哀傷在這片廢墟中蔓延開來,空中的雪下得越來越大了,將那些被燒焦的殘骸一點一點掩埋掉,黑色越來越少,漸漸變成雪白的一片,可是所有人都知道,這片純白無暇下的殘破不堪,將會成為這個帝國至尊心底深處,最揮之不去的傷痛!

謝靈禎將昏迷不醒的謝容華帶離西苑安置了下來,大夫趕過來將他身上的傷處理了,他的臉色發白,到了夜裡便發了高燒,大夫好不容易將溫度降了下去,可是他卻沒有醒過來的跡象。

幾個大夫輪流守在他的身邊,小心翼翼地照看著,謝靈禎每日都會去問他們情況,今日,已經是第三日了。

「陛下身上的傷都處理過了,不會有大的問題,而一直不醒,是因為陛下自己不願醒過來,殿下,小的各種方法都試過了,可還是沒用,小的如今也不知該怎麼辦了。」大夫苦著臉跪在謝靈禎跟前發愁道。

「本王知道了,你先下去吧1謝靈禎點點頭,讓他們退下。

他走到謝容華的床邊坐下,望著他緊閉的雙眼沉痛地低聲道:「二哥,你打算這樣一直睡下去嗎?叛亂雖然平息了,可是謝緯楓和滕羯還沒有抓到,你要放過傷害了她的人嗎?還有這個江山,你付出了那麼多的代價才得到的江山,如今江山初定,百廢待興,你就打算這樣放手嗎?你是我最崇拜的二哥,是我一生追求的極致,我,還有你那些忠心耿耿的部下,都在等著你醒過來,帶著我們創造真正屬於我們的天下,如今,你才剛走完了第一步,你就要停下了嗎?那片廢墟,我已經讓人一點一點地找過了,除了玉佩,什麼也沒有剩下,我知道你很難過,失去她,我也很難過,可是我們的人生還要繼續,你不能就此消沉下去,汐凝姐看到你這樣,也會難過的,她在離開前的最後一刻,還在想著為你攻下叛軍,你又怎麼能辜負她的一片心意,陛下,請你醒過來吧0

床上的人靜靜地沉睡著,沒有給他一絲一毫的回應,謝靈禎輕嘆一聲,無奈地搖頭,緩緩站起身退了出去,他剛出房門,便有一個士兵慌亂地跑過來,急聲道:「殿下,殿下1

「驚慌失措的做什麼?發生什麼事了?」謝靈禎看他慌亂的樣子不悅道。

那士兵穩住神情,卻忍舊止不住顫抖的聲音道:「府外有一個人求見陛下,他帶著一個三歲大的孩子,還說,還說那是陛下的皇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