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三十七章 塵埃落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七章 塵埃落定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謝靈禎帶著謝珩出來的時候,耿青已領著大夥趕了過來,謝靈禎無奈地看著他們,道:「你們都沒事做嗎?這麼多人一窩蜂地過來,也不怕嚇到大皇子殿下1

眾人看到粉雕玉琢的孩子,心中都暢快了幾分,雲亦凡上前道:「聽耿將軍說起這事,實在是不敢相信,如今真的見到了,才知道這竟然是真的1

謝珩倒沒有被他們嚇到,他睜著大眼睛好奇地望著圍著自己的一圈人,問謝靈禎道:「四叔,這些叔叔伯伯都是來看珩兒的嗎?他們都是來陪珩兒玩的?」

謝靈禎還未回答,雲亦凡已笑容滿面道:「是啊,我們都是你娘親的朋友,特意過來陪你玩的1

「真的嗎?太好了,有這麼多人陪珩兒玩耍1謝珩高興地掙扎著下了地,幾步跑上前對眼前的這群人興奮道:「叔叔伯伯,娘親教了珩兒很多遊戲哦,珩兒來教你們1

周圍伺候的奴僕驚訝地發現,那些高高在上的將軍大人們,竟然真的屈尊降貴地陪著這個小小的孩童玩那些極其幼稚的遊戲,溫暖的陽光下,偌大的院落中滿是歡聲笑語,彷彿將這些天籠罩在夔州府邸上空的陰霾緩緩吹散!

謝容華和葉修澤的談話,持續了整整一天,一直到夕陽西下的時候,緊閉的房門才打開。

他出來的時候,謝珩已經玩累睡著了,雲亦凡他們也早已離開,只剩了謝靈禎抱著謝珩在院中的石凳上坐著!

謝靈禎見他出來,急忙站起身,走到他面前輕聲道:「珩兒一定要在這裡等著皇兄……」

謝容華點點頭,小心翼翼地接過謝珩,將他輕柔地抱入懷中,謝珩迷迷糊糊地清醒了片刻,看著謝容華呢喃道:「爹爹,珩兒困了1

「困便睡吧!爹爹會一直陪著你的1謝容華柔聲哄道,謝珩點點頭,靠在他懷中,很快就睡了過去!

謝容華看著謝靈禎,對他輕聲吩咐道:「帶葉公子去見關在牢里的那些盲將,滕羯用了隱蠱,你才一直找不到他和謝緯楓,葉公子會告訴你怎麼用那些盲將找到他們,朕給你三日的時間,把他們帶到朕面前來,記住,別讓他們死了1

他的眼睛漆黑如墨,聲音雖然平靜,謝靈禎卻可以感受到那平靜之下的怒意滔天,他點點頭,沉聲道:「臣弟遵旨1

謝容華吩咐完畢,便抱著謝珩返回了房中,葉修澤看著他和謝珩的身影,心中酸澀,從今以後,他再不能像以前一樣,毫無顧忌地和謝珩如父子一般相處了,無論他多努力,他終究不是他的父親,和他沒有血緣的羈絆!

「葉公子,你隨我來吧1謝靈禎看他神色有異,出聲催促道!

葉修澤收回情緒,隨他大步離開了這裡,他在心裡默念道,汐凝,這是我最後能為你完成的事了,希望你在另一個世界能安心!

不到三日,謝靈禎和葉修澤便在距錦城三十裡外的小鎮上抓到了謝緯楓和滕羯,二人一路被囚車押回了夔州府邸,謝緯楓和滕羯跪在大堂中間,望向高堂上那個臉色陰鬱的白衣帝王,心中不寒而慄!

謝容華還未開口,謝緯楓已磕頭道:「陛下,一切都是滕羯唆使我做的,求陛下明查。」

「陛下,我都是奉命行事,謝緯楓給我下了毒,若我不聽命於他,便會毒發身亡,求陛下明鑒啊1

謝容華看他們互相推諉的樣子,臉上揚起冷冷的笑容,他沉聲道:「叫大夫來給他看看他中了什麼毒1

很快便有大夫來給滕羯看了,恭敬答道:「回稟陛下,他中的毒名為月相思,是在七七四十九種毒花中隨意挑選七種毒花萃煉而成的慢性毒藥,沒有根治的解藥,每月需要服食七種毒花相應的解藥才能保住性命,否則會爆體而亡1

「是嗎?既然三弟要控制他,想必身上藏了幾個月的解藥,是三弟自己交出來還是要朕動手讓人從三弟身上搜出來呢?」謝容華淡笑道,他雖然在笑,那笑意卻並沒有達到眼底!

「我自己拿1謝緯楓不情不願地拿出解藥,解釋道:「我是怕他煉成天蠱后反咬我才用毒控制他的,並不是我先下毒他才煉天蠱的1

他說這話時,明顯地感覺到屋子裡的空氣冷上了幾分,謝容華看著他們的眼神中帶著毫不掩飾地噬殺之氣:「朕對你們誰唆使誰的沒有興趣,你放心,你們曾經對她做了什麼?朕會幫她在你們身上千百倍地討還回來1

兩人聽了他的話,心中一懼,謝緯楓急聲道:「謝容華,我是你一母同胞的親弟弟,你不能那麼對我!你這樣對我,你對得起母親嗎?」

「母親?三弟和朕作對,設計陷害朕,折磨朕的女人的時候,可有想過半分母親?想過朕是你的親哥哥?」謝容華居高臨下地望著他,冷聲道:「三弟放心,朕顧念著你和朕的手足之情,不會讓你過生不如死的生活,不過你既然犯了謀反的大罪,朕當然也不可能讓你痛痛快快地死,等回京以後,三弟便在天下人面前接受凌遲之刑吧1

「凌遲?」謝緯楓臉色一白,驚怒道:「謝容華,你這樣對我,就不怕傳到父皇耳中嗎?就不怕天下人說你是暴君嗎?」

「如今這個天下朕說了算,父皇就算知道了又如何?處你凌遲之刑,正好讓天下人都看看,和朕作對是什麼後果1謝容華無所謂地笑道,他望向滕羯,聲音猶如地獄中的惡魔:「至於你,你放心,朕不會讓你有機會死的,朕會讓你好好嘗嘗,什麼是真正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1

滕羯身體劇烈地抖動起來,他不住地磕頭求饒,謝容華卻並不理會,讓人押了他們下去后,便返回了自己的院落!

幾個奴僕正陪著謝珩堆雪人,謝珩看到他過來,興奮地跑上前,拉著他過去,得意地道:「爹爹快看,這是珩兒堆的雪人哦,這是爹爹,這是珩兒,這是娘親,珩兒的手牽著爹爹和娘親,這樣我們就不會走散了1

謝容華蹲下身,望著那手牽在一起的三個雪人,眼中酸澀,他雙手握住謝珩的雙手,聲音帶著哽咽之色:「珩兒,要是娘親不回來了怎麼辦?」

謝珩看著他,抿著唇道:「不會的,娘親不會騙珩兒的1

他說著,抽出手快步跑回屋中,抱著一個琉璃瓶子出來,裡面放滿了用紙疊的星星,他獻寶一樣給謝容華看:「爹爹,這是珩兒三歲生辰的時候娘親送給珩兒的禮物哦,乾爹說了,這些星星可以實現珩兒的願望,珩兒已經和它們說好了,讓它們叫娘親早點回來,所以娘親一定會回來的1

謝容華望著他一臉純真的表情,動容地將他抱入懷中,他低喃道:「珩兒說得對,她會回來的1

他還那麼小,他怎麼忍心打破他的夢,讓他承受和自己一樣的痛苦,倒不如讓他和兒子一樣活在夢中,守著她會回來的美夢,再也不要醒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