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三十八章 魂歸本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八章 魂歸本位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永熙四年春,長安城東柳府的大門在深夜中被一陣急促地敲門聲敲開,管家有些不悅道:「什麼事半夜三更來敲門啊?」

門外的人有些不好意思道:「在下乃欽天監的靈台郎傅殷,有急事向柳相稟報1

管家驚疑道:「十萬火急?」

傅殷答道:「刻不容緩1

管家聽了他的話,讓他進了柳府,將睡夢中的柳弘業叫了起來,柳弘業接待了他,問道:「何事這麼急?」

「啟稟柳相,今日太史令曾蘇夜觀天象,臉色大變,直言天府星大放異彩,此乃皇后入主中宮的大吉之象1傅殷急聲答道!

柳弘業聽了他的話神色大變,沉聲道:「天象可準確?」

要知道,自從三年前宸妃離世,貴妃自請在皇室除名,返回契丹后,那位陛下便穿了三年的素衣,後宮形同虛設,不要說妃子了,連個御女都沒有,謝容華在任何時候都是虛心納諫好說話的,除了談到充盈後宮的事,三年來不止一個大臣提了這事,可每次到最後都是不了了之,陛下膝下雖有一子,但那孩子是宸妃留下的,與他們這群世家貴族毫無關係不說,就算有,歷朝歷代哪個皇帝的子嗣不是多多益善的,如今帝國蒸蒸日上,國力日漸強勢,而這件事,便成了滿朝文武如今最憂心的事情!

「柳相放心,曾大人絕不會看錯的1傅殷肯定道!

柳弘業點點頭,道:「我明白了,此事我自有計較,你先退下吧1

待傅殷離開后,柳弘業返回了自己的室中,他新近寵愛的妾侍崔錦起身為他寬衣,看他心事重重的樣子,不由開口問了他因由!

柳弘業大略答了,崔錦目光一亮,小聲道:「大人,你的侄女柳江月今天剛行了及笄之禮便生出此等異像,江月生得明艷動人,國色天香,又自小知書達理,你說,那異像是不是就是說的她啊,不然哪有那麼巧的事,她今日剛行了成人禮,這晚上便天降異像1

柳弘業聽了她的話嗤笑道:「婦人之見,今日行及笄之禮的又不止江月一個人,照你的說法,那不是只要今日及笄的,個個都有皇后命了1

崔錦白眼一翻,道:「那也要她們的身份有我們柳家尊貴才行啊,大人,你真不覺得這是一個讓江月入宮的機會嗎?陛下為了宸妃娘娘都守喪了三年了,這再深的感情,到了這裡也該夠了,也是時候充盈後宮了1

「你說得道理我不是不懂,可這事也得陛下肯不是?」柳弘業無奈道!

「陛下是個孝子,年年都選了美女去陪太上皇,今年恐怕又要選新的了,大人不如趁此機會和別的大臣一起,好好勸勸陛下,若陛下不聽,可以藉由太上皇來勸他,太上皇軍國之事插不上話了,這傳宗接代的事總還是能讓陛下服點軟吧1崔錦嬌聲笑道!

柳弘業聽了她的話,目光一亮,他們也許真的可以藉此機會試試,如今柳家已是各大世家之首,若再出一個皇后,那對他們家族而言,簡直就是前所未有最無上的榮耀了,而柳家在他的手中,也將走到巔峰!

********

顧珩雪醒過來的時候,頭昏昏沉沉地,她似乎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可夢裡的內容,她卻一點也想不起來了!

「姑娘,你總算醒了,謝天謝地,你昏睡了整整半個月,我們還怕你一直都醒不過來,那就只有把你送官府處置了1

顧珩雪眼前模糊的景象漸漸變得清晰起來,她看著眼前嘴巴一張一合的中年婦女,身著粗布麻衣,綁著一個婦人髮髻,她說的明明不是普通話,但顧珩雪驚奇地發現,她居然每個字都能聽懂!

「你好,請問……」她才張嘴說了兩個字,見那婦人一臉錯愕地盯著她,才明白她聽不懂她說普通話,她想著方才那婦人的發音,模仿著竟然十分順暢地說出了他們這裡的話:「你好,是你救了我嗎?請問這裡是哪裡啊?你能幫我報警嗎?」

「半個月前奎哥去山上砍柴時在山裡救了你,就把你帶回了我們家,這裡是張家村,報警是報官的意思嗎?最近的官府也在縣城裡,這裡過去的話要走上兩天才能到的1那婦人說著,拍了腦袋道:「瞧我都忘了,這些日子只勉強給你喝了點稀粥,我去幫你弄點吃的,你先填飽了肚子再說吧1

她說著急匆匆地出了房間,顧珩雪有些混亂,她剛考上研究生,導師是個老中醫,為人嚴肅謹慎,他的學生,必須和他一起進山裡採藥做實踐,她也去了好幾次了,沒想到這次竟然出了意外,腳底打滑從山上滾了下來,可這裡……

她四下打量眼前的屋子,木製的老舊房屋,通過窗外微微透入的光線,可以看到一張簡易的梳妝台上放著一面銅鏡,等等,為什麼是銅鏡,還有整個屋子為什麼連電燈都沒有一盞,想到方才那個婦人的打扮,她心裡一驚,低頭看向自己的穿著,一身粗布麻衣,她慌亂地下床奔到那梳妝台前照鏡子,看到自己的臉模糊地出現,心中稍安!

但不知怎麼地,銅鏡里明明是她的臉,她覺得有些陌生,陌生到竟然會覺得鏡子里該是另一張臉才對,難道是昏睡的太久了的關係?

顧珩雪正想著,那婦人端了一碗稀粥和一碟饅頭進來,見她連鞋都沒穿就下了床,皺眉道:「姑娘,你怎麼就這麼起床了,如今剛入春,還有倒春寒呢,你這樣下床染上風寒了可怎麼是好?」

「我沒事,只是想看看這裡1顧珩雪抱歉地笑笑,返身回床上坐下,見那婦人將吃食放到旁邊的桌上,對她搖頭道:「這家裡一貧如洗,有什麼好看的,這幾年收成不好,也沒什麼吃的,看你像千金小姐的樣子,別嫌棄我們這裡的食物才好1

顧珩雪怕她誤會,趕緊拿起饅頭和粥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邊吃邊對那婦人笑道:「我可不是什麼千金小姐,怎麼會嫌棄呢,謝謝你們救了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