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四十章 陌生的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章 陌生的我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在一片煙霧繚繞的霧氣中,顧珩雪再次睜開眼睛時,卻發現自己竟然置身於一條寬闊的大街上!

「高小姐的比武招親快趕不上了,走快點0

顧珩雪還沒弄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已被一大群人推攘著往一個大紅喜色的擂台走去。

周圍都是熱鬧的喧囂聲,擂台也有影影綽綽的人影,可她無論多努力,都看不清他們,她還沒弄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卻見眼前突然有一支箭直直地射向她!

她想躲開,卻全身僵硬得不能動彈,就在她以為自己必死無疑時,那箭卻突然在她眼前斷裂了,有一個模糊的人影出現在她面前,他的聲音那麼好聽,讓她一下子就沉迷了進去:「姑娘,你沒受傷吧1

顧珩雪因為他的話心中一顫,她睜大眼睛想看清楚他的樣子,卻什麼都看不清,不由開口問道:「你是誰?我怎麼看不到你的樣子?」

她問出這句話后,周圍的一切彷彿一瞬間崩塌了,那個擂台,周圍的人影和喧囂聲一一消失,眼前的男人看著她,喃聲道:「我是……」

顧珩雪努力地想聽清他的話,卻還是沒有聽到他的名字,在消失前的瞬間,他對她大聲道:「你一定要記得我,絕不能忘了我。」

顧珩雪在一驚之下醒了過來,她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借著從窗外照進來的點點月光,她看清了周圍的景象,她還是在白日里醒來的那間屋子中,原來是做夢了。

她撐起身,抱膝而坐,望著窗外清冷的月光,想到夢裡出現的那個看不見面容的男人,心中湧上了一陣莫名的感傷,總覺得她應該認識他的,可是她穿越過來才醒來第一天,他一身古人的裝扮,她怎麼可能會認識呢。

「你一定要記得我,絕不能忘了我1

夢中那個男人的聲音在她腦海中響起,顧珩雪搖頭苦笑著自言自語道:「我都不知道你是誰,談何忘記你呢?」

她按揉了自己的太陽穴片刻,將那些莫名的思緒揮開,躺回了床上,張奎回來以後,答應了她明日一早帶她去發現她的山中看看,她可不能再因為一個奇怪的夢胡思亂想,浪費精神了。

顧珩雪閉上眼睛,讓腦海中保持一片空白,強迫自己睡過去,那個夢也沒再出現!

翌日一早,張奎便帶著她進了發現她的那座山,顧珩雪四處查探之後,最終還是一無所獲,張奎撿到她的地方背後是一片高崖,但她知道,她不是從那裡落下來的,所以就算她從那裡跳下去,她也回不到自己的世界了。

張奎看她苦著一張臉,安慰她道:「別擔心,你會想起來的,等春耕忙完,我便去九真縣城裡幫你問問,若還不行,便再去交州境內最繁華的宋平縣幫你找,總能找到你的家人的。」

顧珩雪看他如此熱心,心中感激不盡,可是她自己明白,根本沒有什麼家人,再怎麼找也找不到的,她搖搖頭,低聲道:「謝謝奎叔,不過不用麻煩你了,我自己找就行,你不是說每隔半個月村裡都有村民去九真縣城嗎?我到時和他們一起去就行了,找不到我再回來找你們1

她這樣說著,心裡想的卻是她要先去大點的縣城當了東西換點錢,她看向手腕的石英錶,這表古人沒見過,應該可以當點錢吧。

張奎知道她是不想連累他們,但他一個女孩子他不放心,他想了想,搖頭道:「不行,到時還是我陪你一起去,萬一出什麼事就麻煩了。」

顧珩雪看他態度堅決,也不好再推辭,只得再次感謝了他,她想,等她在這裡立足了,一定要想辦法報答他們夫婦二人才行。

顧珩雪暫時在張家住了下來,張家村是屬於九真郡管轄的一個小山村,只有幾十戶人家,家家戶戶都認識,她被張奎救回來的時候,村裡的人就認識她了,只是沒想到她昏睡了半個月,竟然還能夠真的醒來。

顧珩雪原本以為自己想適應古代的生活,會需要很長一段時日,卻沒想到她很快就融入了張家村,快得好像,她曾經這樣生活過一般,她甚至在村裡唯一的讀書人張信家裡發現筆墨后,流暢地寫了一幅字出來,雖然字不是很好,但以她對自己的認知,她絕對不可能寫出這些的。

張信看著她的字驚詫了半天,嘆道:「果然是有錢人家的小姐,就算什麼都不記得了,這些學過的東西,總還是能輕而易舉地再拾起來的。」

顧珩雪苦笑,她和他們解釋過不止一次自己不是千金小姐,可村裡根本沒人信她,也是,她在社會主義下成長,從小沒吃過苦,沒幹過重活,甚至還受過高等教育,在他們這裡確實是只有千金小姐才能有的待遇了。

當然,在村裡生活的日子,她沒有忘記自己的老本行,她有空會去山裡採藥,村裡有人生病了,她也會去幫他們看病,當她發現自己連醫術都突飛猛進時,她的心中除了吃驚,更多的還有迷茫,不用學就能聽懂他們說話,會用毛筆行雲流水地寫字,如今連醫術都進步了,若只有一兩樣她還可以一笑置之,可當她發現自己和以往越來越多的不同時,她突然發現,她對如今的自己越來越不了解了,總覺得她似乎錯過了什麼東西,才會對現在的自己,如此的陌生。

「顧小姐,村長讓我來和顧小姐說一聲,明日我們要出發去九真城裡了,你今晚準備一下。」張信的聲音將顧珩雪從她的思緒中驚醒,她看向眼前有幾分害羞的年輕男子,笑道:「嗯,我今晚會好好準備的,謝謝張公子來通知我。」

「不客氣1張信擺手道,看著她臉色微紅,欲言又止!

顧珩雪見他的樣子,不由問道:「公子還有事嗎?」

「我,我……」他吞吞吐吐地,羞紅了臉道:「這是我娘讓我帶給你的。」

他說著,將身後藏著的一籃琵琶推到她懷中,飛快地跑開了。

張嬸見此情形,走過來笑道:「他八成是看上你了,想討你回家做老婆,這張老頭家仗著是村裡最富的人家,兒子又去縣城裡上過幾年私塾,對村裡的姑娘那是誰都看不上,倒沒想到,竟然看上了你這位落難的千金1

顧珩雪聽了她的話,臉上有些不好意思,她無奈道:「我對他可沒有這心思。」她都二十五歲了,哪能去吃這棵嫩草,再說她是打定心思離開這村裡的,只有去了外面,她才能想辦法掙錢,想辦法回家。

「我知道,就他那樣,哪裡能配得上你呢。」張嬸嘆道,和顧珩雪相處的越久,她越肯定她是大戶人家出來的了,她的氣質學識,和他們村裡的人猶如雲泥之別,她知道,她就算找不到家人,也不會在這村裡久留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