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四十一章 典當買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一章 典當買馬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顧姑娘,顧姑娘1張奎的聲音將神情恍惚的顧珩雪拉回現實之中,他們二人坐在一個牛車之上,和他們一起的,還有另外兩輛牛車,這是村裡去九真縣城的隊伍。

「你沒事吧,看著臉色不太好,昨晚沒睡好嗎?要不要喝點水?」張奎擔心道。

顧珩雪搖搖頭,淡笑道:「我沒事,奎叔別擔心。」

她確實沒事,只是昨晚又做夢了,她又夢到了那個看不見面容的男人,他受了傷翻進一個院落中,有一個青衣女子救了他,那個女子的容顏,她同樣看不清,卻在她身上聞到了熟悉的葯香味,那是長年和中藥打交道才會留下的味道,那種味道,她的身上也有。她雖然看不見他們的面容,但她卻覺得,如果下次再在夢裡遇見他們,她一定能一眼認出他們的。

「沒事就好,我們今早四更天就出發了,不過等到了九真縣城,估計也要傍晚了,尋找你家人的事,恐怕要明天才能開始。」張奎低聲道。

顧珩雪搖頭笑道:「沒事,我不著急的。」根本不存在的家人,怎麼能找得到,她抱緊懷裡的包袱,這次進城,她是打算換點錢的。

「唉,怎麼能不急呢,你沒有能證明身份的腰牌,便換不到路引,都不能走出九真的管轄範圍,我就怕你家人不是這裡的人,已經離開了那就不好帶著你出九真郡找他們了。」張奎嘆息道。

「奎叔,你不用對這事太上心,就算找不到也沒關係的,我一定會想辦法養活自己的。」顧珩雪信誓旦旦地道,等去城裡換了錢,她憑著如今的醫術,要找到事情做,應該不會很難了。

傍晚時分,他們一行人找了落腳處后,顧珩雪便去打聽了城中的當鋪,翌日一大早,她便尋了過去,當典當的夥計看到她要典當的物事時,頓時傻了眼:「姑娘,你這東西我從來沒見過,你覺得它們能值錢?」

「當然能1顧珩雪點頭,指著那扁個是計時用的,這根長的針轉了四分之一代表時間過了一炷香,轉完一圈代表過了半個時辰,還有短的這根,走了這樣一個刻度代表半個時辰,兩個代表一個時辰。不相信你可以試試。」

那夥計聽了,鄭重其事地點了香,對比那表的走向,雖然最後有一點點不同,但大體是一樣的,他一時覺得神奇無比,去叫了掌柜的來,掌柜的又試了幾次,都是一樣的,他一時也有了興趣:「姑娘打算死當還是活當,當多少銀子?」

顧珩雪想了想,如今銀子比表重要,她破釜沉舟道:「死當吧,我想當五十兩銀子,可以嗎?」

面對她的獅子大開口,掌柜的震驚了,他搖頭道:「不成,你這東西看著雖稀罕,但值不了那麼多銀子,我最多可以出二十兩,這已經夠普通老百姓一家三口吃一年了。」

顧珩雪一早就知道他會壓價,所以沒想能真當到那麼多,不過她還有別的,她將保溫杯取出來,對掌柜的道:「我還有這個寶貝,這兩個一起行了嗎?」

「這又是個什麼東西?」掌柜的輕撫那個杯子詫異道,他從沒見過這樣的材質,漆黑如墨卻又光滑如鏡的杯子。

「這是一個能留住熱水溫度的杯子,你將熱水放在裡面,一整天它都不會變涼1顧珩雪笑道。

掌柜的和夥計對視一眼,沉聲問道:「果真不會變涼?」

「掌柜的可以試試,我們不用等一天,等一個時辰你也可以感受到了。」顧珩雪點頭道。

一個時辰后,顧珩雪滿意地拿到了五十兩銀子,她嘆了口氣,要不是手機沒電充電寶也沒電了,她用手機來忽悠他們,估計能當更多的錢,不過有五十兩,還是不錯了。

她走著走著,見到路邊有人牽著馬叫賣,她情不自禁就停下了腳步。

那賣馬的人看到她,笑道:「怎麼,姑娘也想買馬?」

顧珩雪鬼使神差地點頭,問道:「這馬怎麼賣?」

「三十兩銀子,概不議價。」那人朗聲道。

等顧珩雪清醒過來的時候,她發現她已經給了那買馬人銀子,用三十兩銀子換下了手中的馬,而那賣馬人怕她反悔,拿了銀子早跑得沒影了。

她望著那馬,一時間懊悔無比,她好不容易當家當來的錢,竟然不到半個時辰就花了一大半,她不會騎馬,瘋了才花那麼多錢買它。

那馬打了個噴嚏,將她從悔恨的情緒中拉回,她上前輕撫它的鬃毛,腦海中有什麼畫面一閃而過,她想捉卻捉不住,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已經動作麻利地翻身上了馬背,駕馭著馬往前跑去。

那種策馬奔騰的熟悉感覺,讓她心中一驚,原來,她竟然會騎馬了嗎?如今的她,到底還有多少技能是她不知道的,她越來越不敢相信她真的是她了。

張奎遠遠看到策馬而來的顧珩雪,嚇了一大跳。

「顧姑娘,這馬?你從哪兒來的。」張奎驚訝道。

顧珩雪利落地翻身下馬,笑道:」我剛剛去當鋪當了些東西,買下了它。「

「你去當東西了?那可是和你家人相認的信物,你還沒找到家人呢。」張奎不可思議道。

顧珩雪也不知道該怎麼和他解釋,她將剩下的二十兩銀子分了十兩給他,道:「奎叔,你放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這些銀子你先收下,就當我在你家裡吃住這段日子的報酬1

張奎看著那錢,搖頭道:「你留著吧,你還沒找到家人,以後需要花錢的地方還多著呢。」

「沒事,我身上還有。」顧珩雪不由分說把錢給他,拍著身邊的馬道:「奎叔,原來我會騎馬的,有了這馬,往後我就可以自如地來往於村裡和城裡之間了。」

張奎點點頭,心中卻有些不安,她會的東西越多,越說明她的來頭不小,普通人家的小姐最多會寫字繡花,哪有會行醫騎馬的,她會的這些東西,根本不是一個普通小姐能學會的,他看著顧珩雪爽朗的笑容,對她身上藏著的秘密越來越好奇了,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才會恢復記憶,他當初選擇救下她,如今也拿不準究竟是福是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