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四十二章 茶肆風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二章 茶肆風波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顧兄,好久不見,你怎麼突然有空跑我這九真來了1王君郭聽說顧臻來了九真,急忙出府迎接!

「我自然是來找你散心的1顧臻和他一起進了府,坐下后小聲問王君郭:「不知王兄可曾聽說了京中發生的大事1

王君郭搖頭笑道:「我一個小小的九真郡守,如何能知道京中的事1見他唉聲嘆氣的樣子,道:「難道是什麼不好的事?」

「原本該是好事的1他看著王君郭低喃道:「前幾日太上皇壽辰,陛下攜群臣為他祝壽,太上皇趁此機會提了想為陛下充盈後宮的事,群臣亦附議,還搬出來了一個月前天府星的異像來勸陛下,陛下雖然不見得有多高興,但好歹是同意了,這不,在各大臣親眷中廣選良家子的聖旨很快就頒下來了,為期三月,所有未婚娶的適齡女子都要參加,三月之後入京參加採選1

「這不是正好如了顧大人的心愿嗎?你在發什麼愁?我可記得你爹在陛下剛登基那陣就等著這個機會了1王君郭答道,顧臻的父親顧辛瑾乃交州刺史兼都護,說起來是個四品官,可這交州距離長安十萬八千里,屬於沒什麼存在感的偏遠地方,這刺史也就成了個下四品官,況且交州還被嶺南道管著,這刺史做起來便有些憋屈了,顧大人每日想的,就是怎麼能夠讓皇帝注意到他,將他調回京中做個五品官也好!

「可不是,我那個國色天香的妹妹父親一直好好養著,為了讓她入宮為妃,她都雙十年華了父親還留著她不讓她嫁人,盼了好久的機會終於到了,可我那妹妹竟然在前幾日溺水身亡了1顧臻惆悵道:「天不遂人願,可父親不願失了這次機會,如今瞞著妹妹的死訊,在到處物色合適的女子代替她進宮呢,這幾日他心情不好,我也得不了好,好不容易尋了機會偷溜出來,便來找你了1他想到什麼,對王君郭鄭重囑咐道:「我和你說的這事你可別在外面胡說,被別有用心的人知道了參我爹一本欺君之罪,那我全家都沒活命了1

「顧兄放心,我們過命的交情,我哪兒能害你呢,你好不容易來了九真,小弟我一定盡好地主之誼,讓你快活幾日1王君郭哈哈大笑道,這兩日果真帶著顧臻在九真縣城中花天酒地,尋歡作樂了一番!

這一日,二人在外狩獵歸來,在九真城郊附近的茶肆歇腳休息,剛進茶肆,別見有不少百姓在排隊做什麼?顧臻好奇地問道:「你們這是在做什麼?」

那百姓見他衣著富貴,小心應答道:「我們都是沒什麼錢的老百姓,聽說這茶肆有位女大夫在問診,她開的方子妙手回春,用的都是便宜的藥材,我們在她這裡拿了方子,去葯堂直接按方買葯就可以了,她看病每人只收取兩文錢,這樣比起去醫館看病買葯,可以省不少錢1

「聽起來倒挺有趣的,我們也去看看,這女大夫的藥方是不是真有那麼好1顧臻笑著,拉了王君郭上前去!

王君郭的肢體有些僵硬,他曾經吃過女大夫的大虧,對女大夫有心理陰影,不情不願地被顧臻拉了過去,顧臻看著認真為人診脈問詢的女子,不懷好意地笑道:「想不到還是個姿色不錯的女人,王兄,怎麼樣,要不要帶回去試試味道?」

「還是算了吧1王君郭看了看不遠處的顧珩雪,拉了顧臻坐到了一邊,讓小二上茶,十分安靜地喝茶!

顧臻看他這麼安分,完全不似以往的性子,奇道:「怎麼,王兄什麼時候轉性了?你不是只要看到有幾分姿色的女人就一定要想辦法弄到手的嗎?難道這個女人的姿色入不了王兄的眼?」

王君郭抿著唇,那段醜事,他原本是不想和任何人提的,可如今他怕顧臻弄出什麼事來,倒也不想瞞他了:「顧兄有所不知,這天下間別的女人我都敢動色心,唯獨這女大夫還是算了,顧兄最好也別對她動歪心思,否則惹火上身可別怪小弟沒有提醒你1

顧臻遠遠看了人群中的顧珩雪一眼,低聲道:「此話怎講?」

王君郭苦笑道:「曾經我看中了一個女大夫,差點付出了生命的代價,顧兄可知那位女大夫是誰?」

顧臻等著他回答,王君郭垂是已過世的宸妃娘娘1

顧臻倒吸了一口涼氣,不可置通道:「你,你竟然……」

王君郭懊悔道:「那時我不知道她的身份,若知道就算借我一萬個膽子我也不敢啊,顧兄也知道陛下對她如何?這位雖然不是宸妃娘娘,但她也是位女大夫,若我們對她做了什麼,被有心人傳了出去,難免不會倒大霉1

顧臻聽了他的話,正要說什麼,只聽人群中傳來了異樣的聲音,他們不由地看了過去!

「小娘子,小爺我得的是相思病,你為我好好看看唄1一個喝醉的流里流氣的男人說著話,就要伸手去抱顧珩雪!

顧珩雪退後一步,望著他的眼神中滿是厭惡:「我看公子身體好得很,還是離開吧1

「你給我親一下我就離開1那男人說著上前一把拉住她!

圍觀人群嚇得四散開來,顧珩雪皺眉望著他,沉聲道:「再不放手,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1

「是嗎,我倒你怎麼對小爺不客氣法1他說著就要湊上去親她,顧珩雪正要動手撒開自己研製的粉末,突然有茶盞碎片從她身後飛來,一下便在那人的手上劃開了一道鮮血淋漓的傷口!

男人吃痛放開了手,怒吼道:「什麼人敢管小爺的閑事?活膩了吧1

「這位姑娘行醫濟世,造福百姓,你卻趁機想占她便宜,簡直可恥至極1一個清雅的女聲滿腔怒意地開口,眾人尋聲望去,才發現不遠處坐著喝茶的一個素衣女子,她的臉圓圓的,頭上挽著婦人髮髻,雖衣著清雅,卻不難看出那衣裳的質地都是極好的,一看便不是普通人家的夫人!

而方才出手的,正是她身旁對她恭敬萬分的男人!

那男人看他們的氣勢,心中微慫,但仍大著膽子道:「哪裡來的多管閑事的婦人,我爹可是九真的郡丞,不怕小爺把你一併辦了嗎?」

「大膽刁民,不過一個小小的郡丞之子,竟敢對都督夫人無禮1那女子還未開口,她梢牙魃怒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