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四十四章 暗中調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四章 暗中調查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Q??jwirc?hS??J2n??o?05V6?1?0{?y??回到張家村的時候,才不過下午的光景,張嬸看她這麼早回來,奇道:「平日里都要太陽落山了你才回來,今天怎麼回來的這麼早?」\r

顧珩雪將自己的東西收拾了,有些萎靡不振地答道:「今天出了點事,便提前回來了。」\r

「發生什麼事了?」\r

剛從地里回來的張奎一進屋便聽到了她對張嬸說的話。\r

顧珩雪原想把張嬸糊弄過去的,但張奎可就沒那麼好糊弄了,她思考了片刻,將今日發生的事避重就輕地和他們說了,淡笑道:「沒想到都督夫人竟然是這樣一個平易近人,古道熱心的女子1\r

張奎可沒被她糊弄過去,他皺眉道:「我早就說過了,你一個姑娘家這樣拋頭露面的太危險了,往後你還是不要去九真幫人問診了,好好在這裡呆著,我這邊地里的活也幹得差不多了,過兩日我便去九真郡以外的地方幫你找找家人,別的事往後再說。」\r

「奎叔,我能保護自己的,你別擔心,那都督夫人已經說了她會幫我處理好一切,不會有後顧之憂的,我除了醫術,也沒有別的一技之長能掙錢了……」顧珩雪急急地辯解道,張奎帶著怒氣打斷她:「本來你一個女兒家,就不該拋頭露面去掙錢,我和你張嬸都說過了,在你沒恢復記憶,沒找到家人前,不會不管你的,你就安心在這裡呆著不好嗎?」\r

張嬸看他發火了,急忙上前打圓場道:「小雪,你就聽你奎叔的話吧,安心地留在村裡,至少這段日子別去九真了,等過了這段時間的風頭再說。」\r

顧珩雪緊抿著唇,心裡悶得發慌,這是古代,她的行為在他們眼裡根本不會被理解,他們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她又不能和他們爭得面紅耳赤,顧珩雪握緊雙拳,有些不情不願道:「那我這段日子就先不出去了,等過段時日再說。」\r

張奎看她退步了,也沒再說什麼,只想著儘快忙完手裡的活計,去九真郡外面試試看能不能找到她的家人。\r

王君郭回去以後,就將手裡面的藥方和他私藏的幾張藥方讓縣城裡最有名的書法家做了鑒定,當那人告訴他筆跡一致,當為同一人所書時,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r

「徐先生,你可認清楚了,它們當真出自同一人筆下?你要明白,那寫下泛黃的藥方之人,在三年前就已經離世了,而新的那張,卻是不久前有人剛寫下的?」王君郭沉聲問他,那次他差點被打死後,就去那些難民那裡重金收集了顏汐凝為他們開的藥方,不為別的,就為了沒事的時候看看告誡自己,曾經犯了什麼錯,往後一定要小心謹慎些不要再得罪貴人,將自己的前途完全毀了,可他怎麼也想不到,竟然會在另一個人筆下,看到一模一樣的字跡。\r

徐明德聽了他的話,臉色大驚,他又仔細對應了一番,沉聲道:「不瞞大人,以我多年的經驗來說,這筆跡確實看不出來是不同的兩個人寫的,若真如大人所言,那除非另一人日日在大人所說的那人身邊仿寫,沒有十來年的模仿,是絕不可能做到如此以假亂真的程度的。」\r

十來年?王君郭嗤笑了一聲,那顧珩雪見沒見過顏汐凝都不一定,哪裡來的十來年模仿。\r

王君郭正思考著,他派出去調查的人已經回來了,他讓徐明德先退下,並警告道:「我找你做筆跡鑒定這事,不要告訴任何人,明白嗎?否則惹禍上身,別怪我沒有提前告知你。」\r

徐明德神色一緊,應聲退下。\r

「大人,我們能查的都查了,查不到顧姑娘的來歷,翻閱了近三十年的人口宗卷,並沒有她這一號人,而且……」\r

「而且什麼?」王君郭有些不耐道。\r

「而且這位姑娘在兩個月前突然出現在張家村五裡外的深山中,據我們去張家村暗查得到的消息,她是整整昏迷了十五日才醒過來的,她被發現的時候衣著怪異,身上也沒有隨身攜帶證明身份的腰牌,無論長相學識,都不像普通人家的女子,可她除了自己的姓名,別的什麼都忘記了,還有這個……」他說著,將一塊奇怪的飾物和一個杯子放到桌上。\r

「這是不久前顧姑娘去當鋪典當的東西,這個飾物可以記錄時辰,而這個杯子可以存放熱水,使熱水很長時間都不會變涼。」他一一訴說道,當他們查到這些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東西時,簡直是大開眼界,這姑娘怎麼看都來頭不校\r

王君郭把玩了桌上的東西片刻,低笑道:「從天而降的奇怪女人嗎?這些東西絕不是魏國的,可以肯定她不是魏國人,既然她失憶了,又毫無身份背景來歷,也許,是個機會1\r

「機會,什麼機會?」下屬不解道。\r

王君郭也不好和他解釋,只道:「你去安排一下,幫我寫一封拜帖給顧大人,就說,他的女兒我幫他找到了。」\r

那下屬神情微變,但還是什麼都沒有說,答應著恭敬退下了。\r

王君郭將新舊兩張藥方鋪開,仔細地看了片刻,低聲道:」顧珩雪,我幫你找了個刺史大人做父親,你可別讓我失望才好0\r

顧辛瑾收到王君郭的拜帖后,別急急地召了他去陳平,王君郭進了交州總管府,便見到了面目陰沉的顧辛瑾和忐忑不安的顧臻。\r

顧臻一見到他,便上前大怒道:「王君郭,我不是說了你不能把我妹妹的事說出去嗎?你竟然給我爹遞拜帖,真是害死我了。」\r

「顧兄稍安勿躁。」王君郭安慰他,對顧辛瑾恭聲道:「下官也是為顧大人著想,這位女子,定比所有人都更適合做顧大人的『女兒』1\r

「你倒說說,她怎麼個合適法,難不成是天女下凡?」顧辛瑾沒好氣道。\r

「某種意義來說,說是天女下凡也不為過。」王君郭淡笑道,將自己調查的一切都一一和顧辛瑾說了,顧辛瑾皺眉道:「就因為她姓顧,有幾分姿色又沒了記憶,不知道身家背景所以就合適了?」\r

顧臻也附和道:「是啊,你說的那顧姑娘我也見過,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怎麼就能做我妹妹了?」\r

「自然是有她的特別之處1王君郭將藥方從懷中取出,遞給顧辛瑾道:「大人請看這個?」\r

顧辛瑾認真看了,道:「不過是尋常的藥方,有什麼特別的?」\r

「確實是尋常的藥方,但它的特別之處在於,舊的那幾張是宸妃娘娘的手筆,而新的卻是顧姑娘的手筆1\r

王君郭的話如同一枚炸彈將二人炸得魂不附體,顧辛瑾急忙又仔細辨認了一遍,喃聲道:「這筆跡根本一模一樣啊1\r

「是啊,一模一樣,一個同樣會醫術的女子,寫得一手和宸妃娘娘一模一樣的字,那日據我的觀察,她連性子都有幾分像宸妃娘娘,迫菀咨袼頗眩大人覺得,在陛下跟前,是這樣的女子更容易受寵,還是大人四處搜尋的絕代佳人更容易受寵呢?」王君郭輕聲道,「既然是要送入宮中的,當然得投陛下所好才是最好的,大人說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