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四十六章 顧家小姐(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六章 顧家小姐(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Vrt隨顧臻回到陳平的齊州總管府時,面對著對她喜極而泣的「母親」,她都恍惚以為她真是他們家走丟的女兒了。\r

「別哭了,女兒失了記憶,你這樣也不怕嚇到她1顧辛瑾皺眉,對顧臻吩咐道:「臻兒,先帶你娘回屋去。」\r

「是1等顧臻帶走了母親,顧辛瑾對顧珩雪招招手,低聲道:「雪兒你過來,讓爹看看你在外面的日子是不是受委屈了?」\r

顧珩雪望著他,神色拘謹地走上前去,顧辛瑾上下打量了她片刻,眼中帶著若有所思的神色,許久之後,才道:「看來在外面吃了不少苦,回來得好好養養了。」\r

顧珩雪抿了抿唇,低聲道:「你真的是我爹嗎?」\r

顧辛瑾聞言大笑道:「怎麼?你覺得我們在欺騙你嗎?騙你來做刺史家的小姐,給你錦衣玉食的生活?」他一把抓住顧珩雪的手,道:「雪兒未免想得太天方夜譚了些。」\r

顧珩雪不自在地想抽出手,他卻並不放,將一塊木牌塞入了她手中,道:「聽說你把證明你身份的腰牌弄丟了,為父重新為你做了一塊,你可不能再弄丟了0\r

顧珩雪低頭看去,手中的木牌色澤金黃,紋理清晰,是用上好的金絲楠木作的腰牌,上書:顧蘅雪,晉陽龍山人氏!\r

「我,我不叫顧蘅雪1顧珩雪驚訝道!\r

「這個為父自然知道,你的珩乃王行珩,不過既然你以前的戶籍腰牌丟了,那為父便幫你改了珩字,以免衝撞天顏1顧辛瑾點頭答道。\r

「為何會衝撞天顏?」顧珩雪問道,她並不想改名,雖然讀音相同,但莫名其妙換了個名字,她心裡還是不舒服。\r

「你名字中的珩字與大皇子殿下的名諱一樣,雖然大皇子如今還未冊封太子,但陛下膝下就他一個兒子,說不準哪天就冊封了他,你倒時再改名字也麻煩,不如為父趁此機會就先給你改了。」顧辛瑾解釋道。\r

原來是為了避諱,顧珩雪暗道,古代就是麻煩,她摸了摸如今她的「身份證」,再問道:「這裡不是交州嗎?為何是晉陽龍山人氏?」\r

「我們的祖籍在晉陽龍山縣,自然是晉陽龍山人氏了,為父是來交州做刺史,才舉家遷到此地居住的1顧辛瑾答道,怕她問更多的東西,叫了婢女來,道:「小姐剛回家,一路上也辛苦了,你帶小姐先下去休息吧1\r

「是1那婢女答了,領著顧珩雪往後院而去,顧珩雪望著目之所及的亭台樓閣,看了下手中的金絲楠木牌,想著她如今總算不是黑戶了,這也算是認了個便宜爹的好處吧!\r

「小姐,這就是你的房間了1那婢女恭敬地道:「小姐想先吃東西還是先沐浴?」\r

「隨便吧,你叫什麼名字,以前就一直是你伺候我嗎?」顧珩雪打探著問道。\r

「奴婢名喚紫嫣,以前並不是奴婢伺候小姐的,聽大公子說小姐的貼身婢女和小姐外出的時候命喪於猛獸之口,以後就換奴婢來貼身伺候小姐了,小姐放心,奴婢一定會盡心儘力伺候的。」紫嫣恭敬地答道。\r

顧珩雪心中暗笑,看來那顧臻是把對她的說辭和這些下人都說了一遍了,他們如此大費周章地要坐實自己刺史小姐的名號,也不知道打的究竟是什麼算盤,不過既來之則安之,她先等等再看吧,若有不對,再伺機逃跑就是,如今的情況再怎麼樣,也比她在張家村的境況好不是。\r

顧珩雪到了顧家以後,他們倒真是把她當女兒一樣對待的,日日衣食無憂不說,她學醫,閨房裡便放滿了醫書,顧辛瑾還專門找了人來教她琴棋畫,至於為什麼沒有書?她也很奇怪,顧辛瑾只說她如今的字就很好了,不用再學,她反正也不愛學,並沒有放在心上,那名義上的母親有空便會帶她出府,去參加陳平城內大大小小的名媛聚會,她禮貌疏離地應對著,很快交州範圍內的貴族豪紳們都認識了她這個刺史大人的女兒,不過顧珩雪找了很久,除了顧臻給她看的那幾張舊的藥方外,她再沒發現什麼和她有關的東西。\r

這樣一起生活了一個多月,她的琴棋畫依舊只是入門階段,倒是發現了自己的另一個技能,她會吹笛,雖然只會吹一首曲子,但是她清楚地記得以前的自己是樂盲,和樂器相關的東西,沒有她會的,雖然驚訝,但她如今已經不奇怪了,反正莫名其妙會的東西已經不少了,就算再多幾樣,她也可以適應了。\r

「小姐,宮裡來聖旨了1紫嫣慌慌張張地跑了進屋,急聲道:「大人讓我來叫小姐出去接旨呢1\r

「給我的?」顧珩雪訝異道,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r

紫嫣點點頭,催促道:「小姐快隨我過去吧1\r

顧珩雪到了前廳,和顧家上上下下的人一道跪下,恭聲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0\r

來宣聖旨的使者目光從顧珩雪身前劃過,沒有一絲一毫地停留,他清了清嗓子,展開聖旨朗聲道:「門下,朕即位四年,海內河清,天下昌平,吏治清明,君臣善睦。國蔭天道之眷,承日月之隆,粟積絹壘,以為晟盛。夫本朝素賴道統,以應乾坤,天命陰陽,不可或違。朕逢華歲,適值嬪納,而又承興慶之訓,奉崇孝之節,遂以立年詔天下諸道州縣,悉選良家女,以充掖庭。朕令戶禮二部奉持此諭,公巡州縣,凡女及笄之上,花信之下,容姿端秀,鶯音正儀,復耽擅六藝之華者,皆儕甄進之列,著爾持朕諭,呈名驗身。著於朱明初六,禮選御妻,正隆陰陽,匡大魏之旻安,續宗廟之綿延。欽此。」\r

他說完,眾人皆高呼萬歲,顧珩雪卻一動不動,她愣了許久才理解了聖旨的內容,而那內容,對她來講無異于晴天霹靂!\r

那使者上前對顧辛瑾笑道:「顧大人在最南面,倒是最後一個接旨的人,如今離採選之日只有不到一個月光景,顧大人還需安排小姐儘早出發才是,莫耽誤了時辰才好。」\r

顧辛瑾笑著回應道:「那是自然,有勞來使了,請進屋上座,喝杯茶再走1\r

「不了,跑了這麼多州縣,我得趕緊回長安復命才行1那使者搖頭道!\r

顧辛瑾聽他這麼說,親自送了他出門,回來卻見顧珩雪還獃獃地站在原地,他上前輕喚道:「雪兒1\r

顧珩雪回過神來,看了他一眼,一言不發的轉身大步而去,原來坑在這裡,她算是明白了他們為什麼要哄騙她做什麼刺史小姐,原來是為了讓她進宮選妃,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