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四十八章 帝王往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八章 帝王往事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小姐,我長這麼大,這還是第一次離開陳平縣,去交州以外的地方呢?」紫嫣在顧珩雪身邊感慨道,「要不是因為小姐要去長安,老爺讓我隨身伺候著,我恐怕一輩子也沒機會離開這裡去外面看看。」

顧珩雪聽了她的話,輕嘆道:「我也是第一次去交州外面的地方1她說著,隨即苦笑道:「不對,應該說我連交州都還沒留下什麼印象,沒想到這麼快就要離開去別的地方了。」

紫嫣知道她失了記憶,有些可憐她,低聲道:「小姐別難過,我聽別人說長安是國都,整個魏國最繁華的地方,那裡不知道比交州比陳平縣好多少倍呢,小姐見了一定會高興的。」

顧珩雪搖搖頭,她去長安是為了入宮採選的,能高興才怪了,想到入宮的事,她之前對這個帝國這裡的皇帝一無所知,可如今都要入宮了,她總得先了解一下,知己知彼,才好安排接下來的後路。

她看了眼滿眼憧憬的紫嫣,這丫頭才十四歲,問她估計也是一問三不知的,她想了想,掀開車簾,對護送在馬車一側的顧臻高聲道:「哥,你上車來,我有事問你1

顧辛瑾已經和顧臻說過顧珩雪知道她不是真的刺史千金的事了,此時聽到顧珩雪毫無芥蒂地這樣喚他,他一時有些怔然,等回過神來后,他策馬靠近馬車邊,對顧珩雪道:「有什麼事你這樣說也是一樣的?」

顧珩雪看了他和他不遠處的護衛們一眼,低聲道:「我想問和陛下相關的事,你確定這樣說也可以?」

顧臻神色一變,停下馬將馬交給護衛牽著,上了馬車后才讓隊伍繼續前進!

「你問陛下的事做什麼?」顧臻皺眉道。

顧珩雪望著他,臉上帶著嘲諷的笑意:「這不是要進宮採選嗎?父親想讓我獲得聖寵,那我總得先打聽點陛下的性情喜好,才好想辦法應對他不是。」

顧臻沒想到她竟然想通了,點頭道:「你問吧,我把知道的都告訴你。」

「好,第一個問題,當今陛下的名諱是什麼?」顧珩雪開口問道。

「陛下的名諱我們做臣子的哪能直呼,這是大不敬之罪,你換一個1顧臻皺眉道。

顧珩雪撇撇嘴,繼續問道:「那陛下今年多大了?父親說他有一個兒子,既然只有一個兒子,那應該還年輕吧?你們為什麼對這次採選這麼重視呢?」

他一口氣問出了許多問題,讓顧臻一時也不知道該回答哪一個好,他想了想,道:「雪兒,父親和你說能入陛下後宮是多少女子夢寐以求的事,你知道他為什麼這麼說嗎?」

顧珩雪翻了一個白眼,冷聲道:「不就因為他是皇帝嗎?」

顧臻搖頭輕嘆,道:「若只是普通的皇帝,那又如何能讓所有女子夢寐以求,你失了記憶,許多年以前的事情你都不記得了,魏國到如今不過建國十一年,十一年前,天下大亂,戰火紛飛……」

他這樣一說,顧珩雪不由也認真了起來,顧臻感嘆般回想道:「那時候我還小,常常被父母帶著四處流亡,不過也聽說了陛下的事,他十八歲隨太上皇起兵,不到一年內攻下長安,魏國建國后便受封秦王,隨後滅西秦,收服河東,洛陽一戰更是破了榮國和夏國的夾擊,一舉殲滅了兩股最大的勢力,完成了魏國一統天下的夙願,可以說,魏國最難打的戰役,最大的江山,都是他親手打下的,可就這樣一個人,他完成這所有的一切時,也才不過二十四歲而已,他是魏國的戰神,魏國官員從文官到武將,提起他沒有不臣服懼怕的,前太子也因為忌憚他,急不可耐地想通過造反奪取皇位,最後東窗事發,太上皇傷心欲絕,將軍國大事全交給了秦王處理,封了他做太子,不過一個月,便將皇位傳給他,自己做了太上皇0

顧珩雪靜靜地聽著,那些從他口中而出的簡短往事,卻讓她心中似乎壓抑著什麼,讓她喘不過氣來,她靠在車窗邊,良久后才道:「這麼說,他如今還不到三十歲?」

「陛下二十五歲登基,如今已過四年,他離而立,的確還有一年,不過,說年輕也不年輕了,畢竟臨近而立,膝下卻只有一子,朝中大臣沒有不擔心的,可惜陛下對宸妃娘娘用情太深,自從三年前宸妃娘娘去了,他一直等到現在,才同意採選的事,你要知道,後宮無妃,只為一人,這不要說對他如此有為的帝王,就算是對一個昏庸至極的君主,都是無法想象的事。」顧臻嘆聲道,「所以父親對採選才會如此重視,因為這次以後,誰也不知道還會不會有下次機會1

顧珩雪聽了他的話,不知為何有一種絞痛在她心中蔓延開來,讓她幾欲落淚,她強迫自己忍耐下來,裝作毫不在乎道:「說來深情,可也不過三年,他就大肆採選充盈後宮了,如此的深情,宸妃娘娘知道了不知該高興,還是覺得心寒1

顧臻聽了她的話,不滿道:「你這是什麼話,一個帝王能做到這樣的地步已經難能可貴了,若他再深情些,那魏國的江山怎麼辦?你得明白,綿延子嗣不僅是陛下的私事,那更是國事,若是大皇子殿下並非帝王之才,那一代帝王豈不是要因為一個女人,做了亡國之君。」

「你怎麼就知道大皇子殿下不是帝王之才了,會做亡國之君了,說來說去還不是為了你們自己的私心,送女兒進去爭寵,好以後宮影響前朝,讓女兒淪為你們飛黃騰達的工具。」聽他那麼說大皇子,顧珩雪不知怎麼就怒意橫生,對他口不擇言起來。

「你……」顧臻聽了她的話大怒:「簡直不可理喻,停車1

他說著,就要下車去,卻被顧珩雪叫住:「哥,我還想問你,那些舊藥方你從哪裡得到的,這對我很重要?」

顧臻回頭看向她,沒好氣道:「你確定那是你寫的?」

「當然,我自己的字跡難道自己會認錯嗎?」顧珩雪沉聲道。

「等你進宮了,你自然會知道了,若真是你寫的,那我提前恭喜你1顧臻冷冷地道,快步下了馬車?

他這是什麼意思?顧珩雪琢磨著他的話,卻百思不得其解,想起他今日和她說的,她心中悶悶地,也不想再思考下去,靠著馬車閉目養神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