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五十章 初入宮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章 初入宮廷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今日,我們先去驛站住一晚上,明日一早我再送你入宮參加採選1顧臻策馬到馬車身邊,對車內的顧珩雪低聲道。

顧珩雪點點頭,隨著他一起進了長安城內的官驛,顧臻表明了身份后,裡面的官員熱情地招呼了他們進去,顧珩雪剛踏入驛站,便感覺驛站中的目光一下子聚集到自己身上,不過很快,她們又散開了去,顧珩雪有些奇怪地看向那些方才盯著她的錦衣女子們,顧臻在她身邊小聲道:「她們應當都是此次參加採選的官家之女,見你進來,應是料到你也要參選,想看看你對她們有沒有威脅罷了。」

顧珩雪聽了他的話,瞭然地點點頭,笑道:「看來我在她們眼裡屬於沒什麼威脅那類了。」這樣也好,默默無聞她才好伺機逃跑!

顧臻看了她一眼,話中有話道:「有時候,越是看著無害的人,越是讓人意想不到。」

那些人若是知道他這個「妹妹」和宸妃娘娘的相似之處,恐怕就不會覺得她毫無威脅了。

顧珩雪沒聽出他話里的意味,和他一起往官驛的客房而去,因為他們來得晚了,如今驛站已沒剩什麼好的房間,他們只好選了兩間過得去的住下,至於下人們,自然是住到了別的地方去。

翌日一早,紫嫣早早地為她梳妝打扮了一番,顧珩雪望著鏡中那個錦衣華服的女子,只覺得如此的陌生,她實在沒想到,短短几個月,她竟從一個穿越而來,毫無身份的孤女,搖身一變成了刺史家入宮參選的小姐,顧家的小姐,雙十年華,從出生起也許就被父親當作了平步青雲的工具,這原本不該是她的人生,可卻陰差陽錯地偏偏成了她!

「準備好了嗎?」顧臻在門外敲門問道。

「大公子,好了1紫嫣答著開門讓他進來,顧臻看到精心打扮的「妹妹」,眼前一亮,笑道:「果然人靠衣裝,這身衣服可是用父親花了許多心血才尋到的龍綃為你量身定製,你穿上之後,果然光彩逼人,猶如脫胎換骨1

顧珩雪對他的讚美並沒有表現出絲毫的高興,她皮笑肉不笑道:「再好看又如何,不過是精美裝飾后供人挑選的禮物罷了1

顧臻對她的話不置可否,他笑道:「雪兒放心,這採選你一定能通過的,父親將一切都打點好了,只要你不使絆子,絕不會有意外,當然,我也相信你不會和自己過不去的。」

顧珩雪聽了他的話眉頭微皺,這是她最好的獲得自由的機會,她沒道理放棄,他為什麼會說是和自己過不去?

顧臻將她送入宮門口,和等候的太監交接了一番后,他和顧家的人便不能再進入了,他望著顧珩雪,輕聲囑咐道:「雪兒,一入宮門深似海,往後我們恐怕就很難再見了,父親和哥哥都會想念你的,你自己保重。」

顧珩雪深吸一口氣,對他行了行禮,按宮人的指引踏進了宮門擺放的一頂小轎中,很快那轎子便被人抬起來,晃晃悠悠地穿過宮門,往內宮而去!

顧珩雪小心地掀開轎簾,長長的宮道上,還有另外幾頂入宮的小轎和她並排而行,她的心中滿是忐忑,進了這裡以後,她就是孤家寡人一個了,沒有人會幫她,她只有靠自己,她不想在重重宮禁下孤老而死,也不想和後宮佳麗去爭奪那一星半點的寵愛,所以無論怎樣,她也要想辦法離開這裡。

「小姐,請下轎1

顧珩雪正想著自己的心事,外面傳來一個宮女的聲音,她正了正神,掀開轎簾,任由宮女攙扶著下了轎。

和她做同樣動作的還有另外幾名官家女子,幾人被宮女引導進一間空曠的宮殿中,而那裡已經站了許許多多待選女子了。

顧珩雪看著這麼多的人,只覺得悲哀,這些人不知道有多少會被選入宮中,可就算只是一半甚至三分之一,她們中恐怕半數以上不要說恩寵了,估計連皇帝的面都見不上吧,想到自己也是她們之一,她就更覺得可悲了。

「小姐,你這身衣服可真漂亮,是用龍綃所制吧!你是哪家的小姐啊?怎麼以前都沒有見過?」一個容姿上等的女子上前,和顧珩雪攀談道。

顧珩雪看向她,禮貌而疏離地答道:「家父交州刺史顧辛瑾,我昨日才趕到長安的,之前並沒有在長安生活過。」

「交州刺史啊?」那女子尷尬地笑笑,很快便離開了。

「顧小姐,你別放在心上,她肯定看你穿得好,以為你是中書令或者御史大夫家的小姐,想和你套近乎,你自報家門后,她發現無利可圖了,就走開了,我看她都和好幾個小姐套近乎了。」顧珩雪正想著自己的心事,身邊的一個女子卻以為她在難過,上前安慰她道:「我叫夏菏澤,我爹是豐州刺史,和你爹的交州一樣,屬於偏遠地帶,在這群官家女子中,比我們兩身份更低的,估計也沒幾人了。」

她調皮地吐吐舌頭,一臉天真的模樣讓顧珩雪壓抑的心情好了許多,她對她笑道:「你好,我叫顧珩雪,其實我覺得,身份低沒什麼不好的,選不上更好呢?」

夏菏澤聽了她的話一怔,她急聲道:「你可不能這麼想,你這身衣服價值不菲,一看你爹就花了大價錢,若是選不上豈不可惜了,再說了,如果不能被陛下選中留在宮中,那可是很慘的。」

「不就是返回家中嗎?有什麼可慘的?」顧珩雪不解道,她可是還打算讓自己落選呢。

「哎呀,你不知道嗎?」夏菏澤靠在她耳邊小聲道:「我爹都和我說了,這次採選,除了給陛下充盈後宮,還有給太上皇選美人的,原本陛下是要太上皇先選的,太上皇堅持不受,如此才由陛下先選,落選的要送到太上皇宮中再行挑選,最後剩下的才能返回家中另許婚配,太上皇都六十五歲了,如果被選中去伺候他,那還不慘嗎?」

她的話讓顧珩雪如遭雷劈,難怪顧臻會說讓她不要使絆子,還說她不會和自己過不去,她有理由相信,如果她不聽他們的話入了這後宮,那他們一定會把她送進太上皇的宮裡,既然他們能在皇帝的採選中安插自己的人,那太上皇那邊不是更加易如反掌,一邊是年輕的帝王,一邊是一隻腳都踏進棺材的太上皇,傻子也知道怎麼選了。

「顧小姐,你沒事吧,怎麼臉白得這麼厲害?」夏菏澤有些擔心道。

「沒事1顧珩雪咬牙切齒地低聲答著,罷了,她便先聽他們的入了這後宮便是,他們雖然收走了她身邊所有的藥物和行醫工具,可她總能想到辦法的。

「我不會一直任由你們擺布的。」她微不可聞地喃聲道,猶如宣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