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五十一章 後宮採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一章 後宮採選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突然傳來的一陣動靜,將夏菏澤和顧珩雪的注意力吸引過去,幾名宮女恭恭敬敬地引著一名絕色女子進入殿中,她挽著凌雲髻,臉上畫著精緻的桃花妝,搭配著一身淡粉色華衣,外披白色紗衣,露出精緻優美的鎖骨,有一縷青絲垂在胸前,明明年紀不大,卻散發出一種萬眾矚目,唯我獨尊的氣勢來,彷彿還未採選,她便已經是整個後宮之主了。

「柳小姐,請站到這邊來。」一名宮婢恭敬地引著她,將她引到了最前排的位置去。

「世家貴族出來的小姐,就是和常人不同0夏菏澤感嘆道。

「世家貴族?」顧珩雪疑惑道。

「你不知道嗎?」夏菏澤驚詫道,顧珩雪什麼都不懂就來參選,實在讓她有些驚訝:「如果沒猜錯,這位柳小姐應當是當朝柳相的親侄女,如今魏國最顯貴的柳家的小姐。」夏菏澤低聲解釋道。

顧珩雪搖搖頭,疑惑道:「那柳相沒有女兒嗎?怎麼是侄女?」

要知道,顧辛瑾沒有了合適的女兒,造假都要弄一個進來的。

「怎麼沒有,可惜柳相的女兒都嫁人了,大女兒不爭氣,嫁的蜀王在三年前造反,獲罪充入掖庭了,二女兒如今是王家的當家主母,兩家也算強強聯合,我爹說柳相可聰明了,天下大亂那些年,柳家不僅沒像別的貴族世家那樣傷了元氣,反而越發顯貴了,這全靠了柳相,其實侄女和女兒都是柳家人,世家貴族一榮俱榮,柳相又是柳家的族長,所以進宮的只要是柳家人,是女兒還是侄女並沒有多大差別。」夏菏澤感嘆道。

顧珩雪聽了她的話,對她由衷讚歎道:「你懂得可真多1

「既然要進宮,很多事當然得有所了解。」夏菏澤胸有成竹地道,那一瞬間,顧珩雪在她眼中看到了野心。

她嘆聲搖頭,果然,她一點也不適合宮廷,還是要想辦法逃出去才行。

二人正各想著自己的心思,一陣鐘聲響起,令殿中原本有些喧鬧的氛圍一下子安靜下來,一個女聲在前方高聲道:「尚宮局尚宮崔屏茵,見過各位小姐,各位小姐皆出自官宦之家,自小知書達理,想必入宮之前,家中人多少也和各位說了宮中的規矩,此次乃陛下初次採選,如今宮中並無後妃,所有的事宜,皆由奴婢來引領各位小姐完成,此次採選並不複雜,一共三輪,第一輪檢查各位小姐的身體是否康健,第二輪考究各位小姐琴棋書畫的功底,第三輪則會安排各位面見陛下,由陛下決定你們的去留,今日我們進行第一輪。」

殿中眾人聽了她的話,心中皆有些忐忑和嚮往,隨著崔尚宮高聲宣布初選開始,那些宮人便對照著手中的冊子,一一念著名字,每個念到名字的,都會被領進她們身後的一間廂房中,柳江月是第一個,她進去不過片刻便出來了,宮人領著她到一旁的偏殿中休息,按照顧珩雪這個學醫的人看來,那點時間,她估計連衣服都來不及脫下,別說檢查了,所謂檢查,不過就是走個過場罷了。

當然,柳江月可以走過場,不代表所有人都可以走過場,有不少小姐在這一輪中就被淘汰出局,顧珩雪看她們眼睛通紅的樣子,恐怕非常難過了,名單是按照家族官位高低來排的,夏菏澤和顧珩雪等了很久,在殿內只余了十幾人的時候才聽到那個宮人喊了夏菏澤的名字,顧珩雪看她握緊雙拳,一臉緊張地走進房中,許久后才從裡面出來,聽到宮女報了通過後,那緊繃的神情才終於放了下來,對顧珩雪微微一笑!

顧珩雪剛對她點了點頭,便聽到宮女喚到她的名字,她跟著那位宮女走進了檢查的屋子,屋內都是一群年過半百的老婦人,一人見她進來,眼帶精光地上下打量她,問道:「交州刺史顧大人家的小姐,是嗎?」

顧珩雪點點頭,那人道:「帶她過去查看吧0

顧珩雪走到一個婦人面前,那人抬手檢查她的面容,低聲問道:「多大了?」

「二十……」顧珩雪有些心虛,她這年齡一下子小了五歲,總覺得很容易被拆穿。

那半老婦人聽了點點頭,並沒有多說什麼,她讓她在跟前轉了一圈后,便讓她將衣袖挽起來。

顧珩雪挽起衣袖,見她在她的手腕上點了一粒硃砂,一種灼熱的感覺襲來,片刻之後,那硃砂便如同一道印記一般刻在了她的手腕上。

「這是守宮砂,代表了小姐的貞潔1那婦人說著,對顧珩雪道:「小姐可以離開了0

「這就完了?」顧珩雪一愣,那婦人看了她一眼,神色中帶著催促的意味,她一下子便明白過來,想必這婦人是被她的父親和哥哥收買了,她頓了頓,沒說什麼,和她行了一禮后便離開了。

結果她當然毫無懸念地通過了,她慢慢地走到夏菏澤的身邊,望著手腕上的守宮砂,猶如一道諷刺的印記,早知道還不如不要埋頭死讀書,傻傻地學醫,早點好好談一場戀愛,也不用被人當成貨物一般標記起來。

「顧小姐,你通過了怎麼還一臉不高興的樣子啊?」夏菏澤疑惑道。

「沒什麼,只是覺得前路艱辛罷了。」她嘆了一聲,夏菏澤以為她是在為自己父親的身份不夠高難過,她方才在檢查的時候可被刁難了不少,顧珩雪應該也和她差不多,她安慰她道:「別難過,入宮以後,只要能得寵愛,以前什麼身份有誰關心呢?」她微不可聞地在她身邊道:「宸妃娘娘還是寒族老百姓呢,最大的身份也就是認了個太醫做義父,那背景還不如我們呢,不照樣集萬千寵愛於一身。」

顧珩雪微微一笑,並沒有和她多做解釋,只輕聲道:「你這麼有信心,一定可以得到你想要的1

「那是自然1夏菏澤對她保證道:「你放心,若你也能被選進宮中,只要我獲得寵愛,一定會護著你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