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五十二章 受封才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二章 受封才人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初選結束后,通過的小姐們被安排住在了儲秀宮中,翌日一早,便有宮女來喚她們起床,為她們梳洗打扮,整理妥當后,領著她們到一座高大的宮殿中,考教她們的琴棋書畫。

和顧珩雪想得一樣,顧辛瑾已經為她鋪好了路,儘管琴棋書畫皆是入門階段,但抽中的考題都是極其簡單的,她不過隨便糊弄,便混了過去,她想,顧辛瑾為了能讓她成功入宮,恐怕把全部的身家都搭進來了,她實在是不懂,他到底哪裡來的信心,只要她入了宮,就能在後宮佳麗中脫穎而出,她看了看滿屋才貌雙全的待選女子,只覺得顧辛瑾大概是想離開交州想瘋了,才會抓著她這根救命稻草死命不鬆手吧。

一日的考教之後,又淘汰了一批人,到最後,也就剩下不到兩百人了,留下來的人對明天都滿是憧憬,畢竟到了這一步,明天就算落選,也算得見天顏了。

她們晚上仍然住在儲秀宮中,第三日,所有人都打扮得很隆重,她們被帶進了一座名為飛霜殿的大殿中,等著那位天子最後的挑眩

崔尚宮領著她們等了很久,卻遲遲都沒有等來這個帝國的主人,因為要等著皇帝,所有人都只能站著,等得久了人便很難受了,顧珩雪極力忍耐著腿間傳來的酸痛感,暗自在心裡大罵他發泄怒氣。

不知過了多久,大殿外有腳步聲傳來,眾人還來不及高興,便見崔尚宮變了臉色,她疾步走過去,朝進來的年輕男子恭聲道:「燕王殿下,您怎麼過來了?」

謝靈禎摸摸鼻子,有些鬱悶道:「皇兄說他國事繁忙,讓本王來替他挑選嬪妃1

他的話讓在場眾人大驚,崔尚宮在前朝的時候便在宮中做宮女了,遇見過皇帝自己挑選后妃的,也遇見過高位妃嬪幫皇帝挑選后妃的,可這讓親王幫皇帝挑選后妃的,她還從來沒有遇見過。

「這,這不合規矩啊1崔尚宮苦著臉道。

「本王也知道不合規矩,要不,尚宮大人去和皇兄說?」謝靈禎挑眉笑道。

「殿下的一聲大人,真是折煞奴婢了,這既然是陛下的要求,那當然按陛下的話來辦,奴婢怎敢違抗聖意1那位陛下的脾性她又不是不清楚,她怎麼敢去觸怒龍顏,崔尚宮擦了擦額頭的汗,將手中的名冊遞到謝靈禎手中,恭聲道:「這是各位小姐的資料,這是後宮嬪妃名冊,時辰已經不早了,請燕王殿下開始吧1

謝靈禎點點頭,走到高階之上的大椅上坐下,隨意地翻了翻后,便將名冊遞給一旁的太監,望著殿中站著的數百名官家小姐,輕笑道:「這後宮名冊就不用拘泥了,合本王眼緣的就留下,不合的就送她們離開。」

「是。」崔尚宮表面恭順地答著,心中卻十分無奈,這燕王難不成還真當成給自己選妃了,他在外的風流名聲那可是整個長安城都知道的事,誰知道他的眼緣能不能入陛下的眼緣呢?

顧珩雪看他們這如兒戲一般的舉動,只覺得心中火冒三丈,她們在這裡站了那麼久,結果那皇帝就這樣把決定權隨意地扔給了他的弟弟,還真把她們當禮物來挑選了不成。

「你,那位穿著龍綃青藍薄衫的小姐1原本正在翻閱她們資料的謝靈禎突然抬頭,望向顧珩雪站著的方向,顧珩雪左右四顧,最後才指著自己皺眉道:「你在叫我?」

「除了你,還有第二個穿著龍綃材質衣物的小姐嗎?」謝靈禎笑著站起身,看向她道:「你站到前面來。」

顧珩雪忐忑不安地站到了前面,離他近了,才將他的相貌完全看清,他儀錶堂堂,面容英俊,望著她的一雙眼睛清亮有神,不知怎麼,竟讓她想到之前夢中那個對著她大吼的少年。

謝靈禎看叫出了她以後,她居然在對著他發獃,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不悅道:「方才你在人群中一臉不滿之色,如今叫了你出來,又當眾走神,真當本王是空氣嗎?誰家的小姐,如此沒有禮數。」

他突然發火,讓在場的人都驚地一動不動,可不知為什麼,顧珩雪卻一點也不怕他,直覺告訴她他是個好人,不會傷害她,她直接忽略掉他對她的不滿,對謝靈禎露出燦爛的笑容:「我叫顧珩雪,我爹是交州刺史顧辛瑾。」

顧珩雪?他的呼吸一滯,那些已經沉入記憶深處的畫面一下子湧上心頭,曾經他男扮女裝逃亡的時候,那個人便是為他編造的這樣一個名字,她只說過一次,可就那一次,他卻記到了現在,因為她說過,顧珩雪是一個對她很重要的人,那時,她的神情那樣的落寞。

心中的怒氣因為她的名字一瞬間消散,他看著她,神色間帶著無奈道:「既然你爹只是小小的交州刺史,你就不要穿得這麼招搖,不知道的人,見了你的衣著還以為你是御使大夫家的小姐呢。」

「哦,我知道了。」顧珩雪點頭答道,一點也沒有自己在話語間失了尊卑的自覺,崔尚宮眉頭微皺,對謝靈禎小聲道:「燕王殿下,這位小姐如此目無尊卑,就別留下了吧,萬一以後冒犯了陛下?」

謝靈禎眉頭一挑,對崔尚宮道:「尚宮大人如此想做主,不如你來幫皇兄選嬪妃?」

「奴婢不敢,奴婢不是這個意思1崔尚宮一驚,急忙搖頭道。

謝靈禎不再理會她,再次翻開手中的名冊,找到了顧珩雪的資料:顧蘅雪,交州刺史顧辛瑾之女,雙十年華……

明明只有數十行字,他卻看了許久,崔尚宮也不敢催他,良久以後,才聽他低嘆道:「顧蘅雪,你爹給你取了個好名字。」

顧珩雪還沒懂他的意思,他已經對身後太監吩咐道:「顧小姐溫婉賢良,冊封為才人1

「是。」那太監急忙記錄了下來。

謝靈禎揮揮手,道:「顧才人,你先退下吧,進了皇兄的後宮,可不能再像今天這樣把什麼情緒都寫在臉上了,皇兄可沒本王這麼好說話。」

顧珩雪還沒從她的身份轉變中回過神來,她獃獃地退回去,在走過夏菏澤身邊時,她不動聲色地握了握她的手,向她投來擔憂的目光!

顧珩雪回以她安心的微笑,走回了自己的位置,她望著坐回高位上的那個清俊年輕男子,若有所思,明明是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為什麼,她竟會覺得如此熟悉,熟悉到,見到他就好像是見到了親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