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五十三章 貴妃娘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三章 貴妃娘娘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謝靈禎封完了顧珩雪,神色變得認真起來,他過來的時候謝容華曾經囑咐過他,一定要冊封的那個人:「柳江月1

柳江月聽到喚她,款款邁步而出,恭順地行禮道:「江月見過燕王殿下1

出眾的氣質讓她在一眾佳麗中猶如鶴立雞群,謝靈禎眼中的驚艷一閃而逝,看她並沒有因為他先封了顧珩雪而表現出絲毫不悅,暗道這高門世家出來的貴女,果然沉得住氣,他取了放在身側的一柄玉如意,鄭重其事地交到她手中,高聲道:「柳小姐毓秀鍾靈,德儀備至,實為後宮典範,應封為一品貴妃1

柳江月聽了他的話,舉雙手接過玉如意,臉上並無意外之色,她溫婉地笑了笑,道:「江月謝過燕王殿下1

謝靈禎擺手道:「可不用謝我,這是皇兄特別吩咐過的,他還讓我轉告娘娘,冊封儀式會擇日舉行1

他這樣一說,柳江月的臉上終於浮現了淡淡的紅暈,她點點頭,對謝靈禎行了一禮,緩緩退下!

謝靈禎接著吶子一一點名查看,來決定她們最後的去留,一直到傍晚時分,才算冊封完畢,除了柳江月外,並沒有別的女子再被封為妃位,她成了事實上的後宮之主!

等落選的女子都被送走後,謝靈禎對崔尚宮吩咐道:「你按照位份給諸位娘娘貴人安排寢宮吧,若有無法決斷的,交給貴妃娘娘處理,本王還要向皇兄復命,先走一步了1

崔尚宮看了淡定自若的柳江月一眼,對謝靈禎道:「奴婢知道了,恭送殿下1

謝靈禎笑了笑,起身離開,在離開前他忍不住看了人群中的顧珩雪一眼,正好與她望向他的目光對上,顧珩雪一怔,顯然沒料到他會往她的方向看,不過只是瞬間,她便對他展現了溫柔的笑容,讓謝靈禎神思一恍惚,面前浮現出另外一張笑臉來。

謝靈禎搖搖頭,將思緒甩開,他瞪了她一眼,大步離開,不過是一個窮鄉僻壤之地來的刺史小姐,有什麼資格和她做比較,那不是在侮辱她嗎!

顧珩雪被他瞪得一愣,不知道自己哪裡做得又讓這燕王殿下不高興了!

「貴妃娘娘,請上坐1崔尚宮的聲音將顧珩雪的思緒拉回,她看那位柳小姐,不,貴妃娘娘坐到了先前謝靈禎坐的位置上去,大殿上的嬪妃皆對柳江月行禮恭聲道:「貴妃娘娘千歲1

突然的舉動讓顧珩雪反應不過來,她雖然急忙隨她們一起做了,到底遲了一步,看著便很是突兀了,崔尚宮眉頭一皺,看著她不滿道:「顧才人,今日你才剛被封了才人,先前對燕王殿下不敬,如今又對貴妃娘娘不敬,還不到短短一日,你便接連犯錯,看來奴婢得好好找人教導才人一番宮中規矩了。」

「顧才人自小一直在交州一帶生活,離京城甚遠,不懂宮中的規矩也是情有可原,再說,我如今也沒有正式冊封,不必講究那麼多,我相信顧才人在宮裡呆久了,這些規矩自然就會了,崔尚宮不必逼得她太緊。」顧珩雪還沒想好怎麼應對,柳江月已經開口替她解圍了!

崔尚宮沒想到她會幫顧珩雪說話,但到底是宮中老人,很快便反應過來,笑道:「娘娘說得是,是奴婢太急躁了,主要是她這個樣子,實在沒有一點官家小姐之態,也不知燕王殿下怎麼就留下她了,她衝撞了燕王殿下和娘娘事小,若衝撞了陛下那罪過可就大了1

柳江月看了隱忍著的顧珩雪一眼,低聲笑道:「規矩可以慢慢學,人也可以慢慢教,尚宮大人何必如此心急,若怕她衝撞了陛下,那等顧才人學好了規矩,再安排她面見陛下不就行了嗎?」

崔尚宮一下子回過味來,看了神色淡然的顧珩雪一眼,笑道:「娘娘的話奴婢明白了!燕王殿下離開的時候,讓奴婢為各位娘娘安排寢宮,不過有娘娘在,奴婢自然不敢僭越,不知娘娘想住哪一宮?奴婢好即刻讓人收拾出來。」

柳江月搖搖頭,溫柔笑道:「我以前也沒在宮中呆過,對後宮的格局也不清楚,還是由尚宮大人來吧,等我先適應一段時間再將管理後宮的事交給我,行嗎?」

她和善的笑容晃花了崔尚宮的眼睛,她怔愣片刻后,才點頭道:「那奴婢便自作主張了,以前貴妃娘娘都住昭陽宮,娘娘還是住那裡,可好?」

柳江月點點頭,笑道:「正好,我如今不也是貴妃嗎?」

崔尚宮小聲地提醒她道:「如今娘娘身份尊貴,要自稱本宮1

「好,本宮明白了,尚宮大人也給諸位姐妹安排寢宮,讓她們早點回去歇息吧,今日我們可站了太久了1柳江月笑道!

「娘娘心慈,乃後宮之福,陛下之福1崔尚宮感嘆道,急忙為殿中的各位嬪妃安排了寢殿!

顧珩雪只是個才人,按照規矩,才人是沒有資格獨居一個宮殿的,所以她和夏菏澤被安排在了同一間宮殿中,又因為崔尚宮不太待見她,所以她們的寢宮被分到最偏僻的寧幽宮中!

二人在宮人的引導下走了許久才走到了目的地,宮人將他們引進殿中,便很快離開了,殿中一下子便只剩了顧珩雪和夏菏澤!

宮殿因為久未修葺住人,已經有些破敗了,顧珩雪看到夏菏澤眼中一閃而過的失望,抱歉道:「都怪我今日表現太差,連累你了1

「這怎麼能怪你呢,你又不是故意讓燕王注意到你,做了這後宮的「第一」嬪妃的,不過說真的,那貴妃娘娘看著年紀小,心思可不小,她表面上為你解圍,實際上卻話里話外暗示崔尚宮不要讓你有機會見陛下,這可不,把我們安排到了這麼個破地方,連宮女都沒有一個1夏菏澤說著,語氣中難免帶著怨氣!

顧珩雪淡淡一笑,她本來對皇帝就沒興趣,如今這偏僻的宮殿,正好可以方便她做事呢,只是委屈了和她同為才人的夏菏澤,她到底過意不去:「你忍耐一下,不是說才人以上的可以從家中帶一個婢女隨侍入宮嗎?明天她們到了我們就有宮女了,我現在先去收拾兩間屋子出來,將就住一晚1

夏菏澤看到她麻利的收拾屋子,吃驚道:「顧才人,你這個刺史小姐當得可真不像刺史小姐啊1

「不然怎麼樣?難不成睡地上?」顧珩雪開玩笑道,二人說笑間,為空寂的宮殿帶來了一絲活力,寧幽宮外,天還未黑盡,夏日的夜晚來得格外的晚,而明天,又將是新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