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五十五章 冊封大典(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五章 冊封大典(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採選結束后,禮部便測算了吉日,將柳貴妃的封妃大典定在了七日之後,雖然是封妃不是封后,但因為對象是柳江月,所有的人都不敢怠慢,所制定的儀式除了不需要皇帝參加,其餘的也比封后的規格低不了多少了!

為著這事,朝中流言四起,有說柳相用權勢欺壓禮部的,也有說是皇帝為體現對柳家的重視的,當然,存在更多的是各大臣對柳家隱隱的不滿,論尊貴,柳家不過是趁著亂世投機取巧,才成了這天下第一貴,比起資歷來,高王兩家都比他久,若不是兩家在亂世間受了重創,這貴妃的位置又哪裡輪得上柳家!可憐如今高王兩家無人可入宮,杜家的女兒又才封了個昭儀,而他們自家的更沒混到什麼好位份,這後宮如今已定了柳家一家獨大,他們唯一的希望,便寄托在了皇帝對自家女兒的寵愛上了!

在離封妃大典僅剩兩日之時,謝容華突然在朝堂上再次提出科舉改制的事,他在去年便提過此事,不管在前朝,還是如今,自科舉設立以來,都是貴族子弟才可以參加的,寒族子弟就算讀書,也只能止步於鄉試,而謝容華卻想一視同仁,讓寒族子弟和貴族子弟公平競賽,擇憂錄取,這一舉措,嚴重影響了貴族子弟們的切身利益,朝堂文官,十有八九皆是貴族出生,在柳相的帶頭下,以寒族子弟素質低下為由否了,原以為就這樣過去了,可沒想到謝容華竟然會再次提起!

這次柳相還是反對的,但朝堂上的其他貴族官員卻並不像之前那樣跟著他走了,意見分歧之下,最後的結論就變成了擇日再議!

王承志下朝回家,柳絮便迎了出來,她如今大腹便便,即將臨盆的架勢惹得王承志心中一緊,他疾步上前,小心地扶住她,語氣中帶了絲責備道:「你如今身體不方便,出來做什麼?」

「又不是第一次生孩子,夫君不用緊張了1柳絮握著他的手柔柔地笑,他們已經有了一個一歲多兒子,這是第二胎了,如今的他們很幸福!

王承志小心翼翼地扶她坐下,低嘆道:「話雖如此,你也不能大意啊,什麼事值得你這樣急著找我嗎?」

「還有兩日,便是貴妃娘娘的封妃大典了,她是我的堂妹,按理我該祝福她的,可我勸說了自己良久,卻還是做不到,畢竟她要代替的,是顏姐姐的位置,所以我希望,夫君你也不要參加,我們欠顏姐姐太多了1自從她發現柳弘業確實如柳泠玉所言,對她們並無什麼父女之情以後,她和柳家便很少有來往了,如今柳江月比起她,也許更像他的女兒,畢竟,如今她才是他最需要的人!

王承志想起今日朝中的事,他低嘆一聲,道:「絮兒,你真的覺得你那個堂妹能佔了宸妃的位置嗎?陛下答應選妃的時候,我以為他放下了,可今日的事卻讓我發現,他也許另有目的,我們的這位陛下,心狠起來的時候,連自己也是可以當做棋子的1

「夫君是什麼意思?陛下想通過選妃做什麼?」柳絮不安道!

王承志沒有直接答她,他看向柳絮,低聲道:「絮兒,若是往後貴妃娘娘有了兒子,父親一定會支持他做太子,到時候必然容不下大皇子,那時,你希望我幫誰?」

柳絮一怔,她沉默半晌,低喃道:「真的會有那一天嗎?」

「也許不會1王承志苦笑道,畢竟陛下或許不會給貴妃娘娘和柳家這個機會!

「如果那一天真的來了,我希望夫君向著大皇子,顏姐姐不在了,我們要替她保護好大皇子1柳絮握緊雙拳,沉聲答道!

王承志淡淡一笑,對她的答案並不意外,可是謝珩也許並不需要他們的保護,他有一個足夠強大的父親,會幫他將一切的風雨都擋在他的羽翼之外!

永熙四年六月十六,天空萬里無雲,一大早便有禮炮在長安城的皇宮內響起,一身華服的柳江月在一眾宮人的引導下,一步一步往昭陽宮而去,昭陽宮的宮門外擺放了一個巨大的祭台,她慢慢走到台上,規規矩矩地跪下,禮部尚書王寧德打開金冊,朗聲宣讀冊文,最後鄭重地將金冊交到柳江月的手中!

柳江月雙手捧著金冊,慢慢站起身來,四周參加冊封儀式的官員以及嬪妃們都跪了下來,口中高呼道:「貴妃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1

柳江月望向他們,高聲道:「各位請起1

隨著人群的緩緩起身,隨侍的太監高聲道:「冊封禮成1

他說完伸出手攙扶了柳江月下祭台!

顧珩雪和夏菏澤只是才人,這次冊封大典好幾百人,她們遠遠地站在人群後面,夏菏澤看著遠處的柳江月,目光中滿是艷羨之色,什麼時候她也能如此風光就好了,她正想著,突然有太監高唱道:「陛下駕到1

夏菏澤和原本安靜的站在她旁邊的顧珩雪皆是一驚,她們隨著前面的人群,又緩緩地跪了下來,口中高呼道:「微臣/臣妾參見陛下1

顧珩雪抬起頭,當看見遠處那個一身玄衣,遠得看不清面容的男子緩緩向柳江月走去時,他的身影和夢中的那個男人漸漸重合起來,她的心,那麼痛,身體不可抑制地顫抖起來,眼淚毫無徵兆地流下,悲傷就這樣一瞬間侵蝕了她的全身,她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這樣難過,可是她控制不了自己,那眼淚彷彿帶著自己的意殊樣止不住的往下流,她匍匐在地,無聲地哭泣著,不敢讓任何人發現自己的悲傷和脆弱!

謝容華親手將柳江月扶起來,柳江月低垂著眼眸,溫順道:「陛下怎麼過來了?」

「今日是愛妃的冊封大典,朕自然得來看看1謝容華淡笑道,與她不動聲色地保持著距離,大步走進昭陽宮中!

柳江月望了他的背影一眼,款款跟了上去!

二人離開后,很快謝容華身邊的隨侍太監尚靜便高聲道:「陛下請諸位大臣嬪妃起身,如今冊封儀式已結束,請各位各自散去吧,不必再守在昭陽宮外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