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五十六章 畫地為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六章 畫地為牢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宣政殿是百官及皇帝上朝的宮殿,亦是三省六部的帝國核心官員的辦公所在,宣政殿以北沿著宮道前行三百丈,可見紫宸門,穿過紫宸門后,便是紫宸殿,紫宸殿是皇帝的寢宮,亦是皇帝平時辦公接見朝臣的內朝正殿,紫宸殿以北是橫街,穿過街北的大門,便是嬪妃居住的後宮!

紫宸門和橫街皆有專門的宮人負責把守,沒有皇帝的傳喚和通報,無論是朝臣還是后妃,都不能輕易踏足紫宸殿。

此刻,謝靈禎望著高大威嚴的紫宸殿,一點也不想進去,他應召而來,拿不準皇兄又準備要他做什麼了,上次幫他選妃那事,他回王府以後第二日,便有各路大臣上王府求見,明裡暗裡地尋他晦氣,他突然明白自己被皇兄算計了,明明他都是按照皇兄的吩咐做的,如今倒好,那些女兒被退回去的大臣一個個都覺得是因為他,女兒才入不了宮的,偏偏他還無處喊冤!

如今他在朝堂中,幾乎每日都會被人蔘上一本,弄得他現在連王府也不敢出,就怕一不小心哪裡犯事了,遭到被他得罪的那一大群官員的打擊報復,這日子過得是越來越憋屈了。

「燕王殿下既然到了,怎麼站在這裡不進去呢?陛下可等殿下好久了1尚靜剛出紫宸殿,便見站在殿外唉聲嘆氣的謝靈禎!

「本王這就進去了1謝靈禎深吸一口氣,無奈地踏入紫宸殿中,尚靜上前將他引入紫宸殿的書房后,便恭敬地退了下去。

謝容華正在批閱奏摺,聽見聲音,連頭也未抬道:「來了便先坐下吧1

謝靈禎在一旁坐下了,弄出了不小的動靜,謝容華聽見聲響,放下手中的筆,抬頭看向他笑道:「怎麼,誰惹得燕王殿下不高興了?」

「臣弟沒有不高興1他嘴上這麼說,語氣卻不見得好。

謝容華隨手將手邊的一疊奏摺撿了一份扔給他,笑道:「看看,這些可都是參你的奏摺,你最近得罪的人不少埃」

謝靈禎接過看了,臉色難看道:「皇兄,你這是明知故問,我怎麼得罪他們的,皇兄不是最清楚嘛1

謝容華看他炸毛的樣子,眉毛一挑,笑著安撫道:「朕知道你受了委屈,所以朕不是都幫你把這些彈劾壓下來了嗎?」

謝靈禎撇撇嘴,沒好氣道:「那我謝謝皇兄了,今日皇兄召我入宮做什麼?不會就為了和我說這些吧?」

謝容華搖頭笑道,「自然不是,朕是有事安排你去做?」

謝靈禎聽了他的話面色一變,猶如驚弓之鳥:「皇兄,你好歹等我緩口氣了,再讓我去做那些得罪人的事啊?」

謝容華聞言大笑,嘆聲道:「你真以為朕就會安排你做得罪人的事了?」

謝靈禎看向他,謝容華收斂了笑容,神色認真起來:「崔劍雲那邊傳來消息,契丹如今族內起了紛爭,內部動蕩不安,正是我們一舉拿下的好時機,你如今在長安成了群臣的眼中釘,朕打算明日上朝時任命你統帥兩萬精兵與崔劍雲和宗正銘匯合,發起對契丹的總攻,待你得勝歸來之際,他們也差不多忘了你幫朕選妃的事了。「

謝靈禎聞言沉默下來,他看向謝容華,遲疑道:「皇兄一定要攻下契丹嗎?耶律公主畢竟幫了我們,那年皇兄在談判前一天扔下大軍離開涇州,第二日若不是耶律公主幫著皇兄,談判也不可能順利進行,可以說,那次若不是她,皇兄不知道將會面對怎樣的危險局面,她幫我們喘過氣了,如今我們卻要滅了契丹,臣弟總覺得,這樣做是不是太忘恩負義了。」

「忘恩負義礙…」謝容華低聲重複,往事浮上心頭,他苦笑道:「你說得沒錯,對耶律燕,朕確實只能用忘恩負義來形容了,但朕是帝王,從朕登上皇位的那一天起,朕便要對魏國的整個天下負責,曾經天下大亂時,我們為了獲得喘息的機會,迫不得已向契丹俯首稱臣,各個勢力爭相討好契丹,那時你還小,所以你沒有體會過那種滋味,明明將你壓得難受至極,你偏偏還不能有半分反抗,只因為你若反抗了,那便是對整個家族的滅頂之災,國若不強民自賤,邊境的百姓一見契丹人便怕得渾身發抖,朕若不擊垮契丹,如何讓他們相信,朕可以許他們長治久安,許他們太平盛世,你同朕一起上過戰場,應該明白,弱肉強食乃人間定律,朕不可能因為一個女人曾經的恩情,便放過來之不易的機會,哪怕你和所有人都覺得朕忘恩負義,卑鄙無恥,這次進攻,朕也勢在必行0

謝靈禎聽了他的話,心中一顫,他站起身,沉聲道:「皇兄的苦心,臣弟明白了,此次出征,臣弟定不負皇兄所託。」

謝容華點點頭,道:「你先退下吧,具體的安排,明日朕會在早朝上宣布的。」

謝靈禎點點頭,卻並沒有馬上離開,他望著謝容華,忍不住道:「二哥,在靈禎走前,能不能問問二哥,選妃之事,二哥究竟意欲何為?「

他看不透他,可他知道,他讓他去給他選妃,那便說明他絕不是放下了心結,想重新開始了。

謝容華一怔,沒想到他會突然問這個問題,他取下腰間那箇舊得有幾分褪色的香囊,輕柔地撫摸著,喃聲道:「靈禎覺得我是為了什麼?」

謝靈禎因為他的動作呼吸一滯,他啞聲道:「二哥,你清醒一點,她不會回來了1

「我知道她不會回來了,但就因為她不在了,所以你覺得,我和她之間的承諾,就該一筆勾銷,我就該放開她,去按照你們的想法生活嗎?她留給我的信讓我忘記她,你們也希望我放下她,但我憑什麼要聽你們的,要聽她的,而不選擇遵從自己的內心呢?」謝容華垂眸答道,面色平靜如水,語氣中無悲無喜!

「二哥……」謝靈禎沉聲喚道,卻不知道該如何開解他,該說的該做的,他們都早就說了做了,原本以為時間能將他心底的傷痛抹平,可看他現在這樣,他分明是將自己困在了回憶的牢籠里,能將他放出的只有那一個人,可她已經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