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五十七章 前車之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七章 前車之鑒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珩兒,是她的寶貝,也是我的寶貝,到了年關,他便七歲了,也到了學習治國之道的年紀,朝廷內外,所有人都虎視眈眈地盯著他,這個天下,根深蒂固地以世家貴族為尊,他們對珩兒一直都心存偏見,朕的朝堂之上,除了跟著朕出生入死的那群武將,恐怕再沒人會希望朕把天下傳到他手裡……」謝容華自顧自地低聲呢喃著,語氣中滿是無可奈何!

「所以皇兄才極力推行科舉改制,想打破這個局面?」謝靈禎低聲問道。

謝容華點點頭,苦笑道:「只有讓寒族出身的有才之士也能參與到帝國的建設中,才能完全打破這個僵局,畢竟如今不是亂世,我們以武奪天下,卻終究要以文治天下,只是朕沒想到,他們會如此沆瀣一氣地站在柳弘業那邊,讓朕寸步難行0

他的臉上漸漸露出諷刺的笑容:「不過當他們再三勸朕充盈後宮的時候,朕便想明白了,人以利驅使,朕得給他們一點希望,讓他們因為私慾自亂了陣腳,接下來才好辦朕想辦的事,你也看見了,朕不過才剛封了一個貴妃,他們便從全體反支持科舉改制的事了,其實他們並不是真的支持朕,只是希望通過支持朕,增加自己女兒在後宮中爭寵的籌碼罷了,畢竟太子一日未定,那便誰都有可能,朕還年輕,他們所有人都還有機會0

謝靈禎點點頭,低聲道:「臣弟明白了,皇兄是打算用後宮來打破朝廷的平衡。」

「其實辦法不止這一個,若她還在,朕也不會選擇這樣的方式……」謝容華低聲呢喃,突然笑了起來,他看向謝靈禎,道:「不知不覺竟和你說了這麼多,靈禎,你先退下吧,離宮前去看看珩兒,你走了以後,他就更寂寞了。」

「是,臣弟明白1謝靈禎緩緩退下,在退出大殿前那刻,他看見謝容華小心翼翼的將那個香囊帶回腰間,他記得謝容華和他說過,那香囊,是她送過他唯一的東西,從今往後,再不會有第二個了。

**************************************

柳江月的出現,讓掖庭宮亂成一片,管事周夏青慌慌張張地迎出來,高聲道:「奴婢不知娘娘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請娘娘恕罪1

柳江月看著掖庭宮破敗的宮室,低聲道:「本宮想見見罪婦柳泠玉1

周夏青一驚,顫聲道:「娘娘要見她?」柳泠玉是謝容華交待了要特殊對待的罪婦,她知道她和柳江月同為柳家人,實在是怕她看到柳泠玉如今的狀況,尋機報復她。

柳江月看她害怕,寬慰她道:「你放心,是陛下答應了本宮來見她的,她犯了滔天大罪,陛下留她一命已屬恩賜,無論她如今變成什麼樣?本宮都不會怪罪於你的。」

周夏青聽了她的話放下心來,她卑躬屈膝道:「既然如此,貴妃娘娘請隨奴婢過來。」

柳江月隨著她進了掖庭宮,宮中正在勞作的宮女看見她,皆向她投來好奇的目光,掖庭宮內枯草重生,處處破敗不堪,一點也不像在皇宮之中,她眉頭微皺,想著那個心高氣傲的大小姐怎麼適應這樣的環境的。

走到最裡間的時候,一陣惡臭襲來,讓人幾欲作嘔,跟著柳江月的莫鳶捂緊口鼻,不滿道:」這裡怎麼這麼臭啊?「

「呃,這裡是專門清洗宮中夜壺的地方,難免有異味,若娘娘難受,我們先離開此地,待奴婢將柳泠玉喚出來見娘娘1周夏青小聲道。

「不必,本宮還忍得祝」柳江月沉聲道,一把推開了眼前的門,堆積如山的夜壺前,一個半老婦人在那裡不停歇地清理著,她的衣裳襤褸,髮絲凌亂,一雙手枯瘦如柴,臉色憔悴難看,柳江月一步一步走向她,低聲喚道:「泠玉姐姐1

柳泠玉彷彿受到了莫大的驚嚇,看到眼前衣著華貴的她,她慌得扔下手中的夜壺,抱頭後退著躲到了角落中去,尖叫著道:」我不是柳泠玉,我不是0

她情緒一激動,四肢百骸驟然傳來刺骨的痛意,讓她忍不住痛得在地上打滾,不住地祈求道:「謝容華,你放過我吧,我知道錯了,我不該養噬魂蠱,不該對付顏汐凝,我錯了,你放過我吧1

「她怎麼回事?」柳江月問不遠處的周夏青。

周夏青上前,低聲道:「娘娘,陛下,陛下讓人在她的身體里種了蠱,那蠱不會要人命,但只要她情緒激動,便會讓她痛得生不如死,只要她情緒下去了,便不會再痛了。」

柳江月聽了她的話,心中一寒,莫鳶早已被眼前的光景嚇得目瞪口呆,柳江月看了還痛得在地上打滾的柳泠玉一眼,對莫鳶道:「莫鳶,我們走吧1

「娘娘,你不和她說話了嗎?」莫鳶奇怪道,她來這裡,不就是為了和柳泠玉說上幾句話嗎?

「沒有必要了1柳江月說著,大步離開,她還記得在金陵的時候,柳泠玉因為是大伯父唯一的嫡女,大伯父又是族長,她有多麼的風光,是柳家所有小姐羨慕的對象,可如今,她卻成了一個半老的醜陋婦人,做著最下賤的活計,忍受著生不如死的折磨,她絕不要變成她這樣。

回到昭陽宮后,莫鳶立刻安排了柳江月沐浴更衣,柳江月洗凈了身上不該有的異味后,又變回了高貴典雅的貴妃娘娘,她喝茶漱口后,想起今日見到的情形,問莫鳶道:「莫鳶,顏汐凝是誰?」

莫鳶一驚,小聲道:「娘娘可不能在宮中隨便說這個名字,她就是已經離世的宸妃娘娘,如今在宮中,宸妃娘娘的寢宮華陽宮也是宮中禁地,娘娘可要注意,別誤闖進去了。」

「宸妃娘娘1柳江月微不可聞地低喃著,在心中感嘆道:「泠玉姐姐,大伯父就是以前將你養得太好了,你才會那麼蠢,淪為棄子后竟然還敢去招惹陛下的心頭肉,連借刀殺人都不會,難怪會把自己弄到如此凄慘的境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