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五十九章 不識舊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九章 不識舊愛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顧珩雪就這樣看著那個慢慢走近的男人,所有人都跪下了,只有她依舊坐在地上,安安靜靜地抱著懷裡的阿隼,他的臉一點一點在她眼中變得清晰起來,輪廓分明,沉穩俊朗,猶如天神下凡,時間彷彿在這一刻靜止了,有什麼畫面在她腦海中一閃而過,她想抓住它,卻最終什麼也沒有抓住!

顧珩雪懷中的阿隼看到謝容華來了,發出興奮的咕咕聲,彷彿在向他邀功一般,謝容華居高臨下的看著眼前望著他發愣的陌生女子,容顏清秀,在整個後宮中不過中人之姿,她沒有像別人那樣向他請安,但他卻奇怪地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他看著阿隼乖巧地窩在她懷中,畫面如此熟悉,曾經也有人,像她一樣抱著阿隼,對他展開燦爛的笑容,只一眼,便讓他義無反顧地沉淪下去!

謝容華在所有人的驚訝中蹲下了身,與顧珩雪的目光觸碰到一起,她在他的眼中看到了若有所思,他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不知所措,謝容華輕輕一笑,伸手輕撫她懷中的阿隼,對她溫聲問道:「阿隼很久沒和人這樣親近了,沒想到它會喜歡你,你叫什麼名字?」

她的名字?顧珩雪想告訴他她叫顧珩雪,可一瞬間卻開不了口,他的聲音,和夢中那個男人的聲音太像,而夢中的那個男人,叫她汐凝!

「陛下,請陛下為臣妾和顧才人做主0夏菏澤捂著受傷的臉,泫然欲泣地開口,謝容華眉頭微微一皺,看了她一眼,又將目光回到顧珩雪身上:」你是朕的顧才人?「

顧珩雪終於將那些莫名的情緒控制下來,她放開阿隼,向他恭恭敬敬地跪下,行后妃之禮后輕聲道:「臣妾顧珩雪,叩見陛下1

許若晴怕顧珩雪告狀,急忙磕頭搶先一步辯解道:「陛下,今日是夏才人以下犯上,和臣妾起了爭執,臣妾的宮女因為護著臣妾,便不小心傷了夏才人,顧才人見了,以為是臣妾欺負了夏才人,便要對臣妾動手,臣妾的宮女去拉她,卻不想,卻不想被陛下的鷹所傷了,臣妾不知道這鷹是陛下養的,若知道,給臣妾一萬個膽子,臣妾也不敢喊人對它動手的1

顧珩雪看他臉上露出不耐煩的表情,正欲開口解釋,他已經一下子站起身來,沉聲道:「後宮之事,你們不必在朕面前爭論,去昭陽宮找貴妃決斷,朕相信她會秉公處理,至於這兩個宮女,先帶下去醫治吧1

「是1一旁的侍衛答道,上前將受傷的兩個宮女帶了下去。

謝容華吩咐完后,招呼了阿隼就要離開,夏菏澤見他要走,急聲道:「陛下1

好不容易能見他一面,她不想他就這麼走了。

謝容華看向她,目光中帶著絲不耐,夏菏澤一驚,不敢再出言留他,她叩頭道:「臣妾夏菏澤,謝陛下救了臣妾和顧才人,臣妾恭送陛下。」

謝容華點點頭,最後看了安靜的顧珩雪一眼,大步離去,一直跟在謝容華身邊的昭儀杜語芹亦看了顧珩雪一眼后,沉默地跟著謝容華離開,她總覺得,今日的陛下,和往常的情緒有些不同,那顧才人還真有能耐,竟然能讓阿隼瞧上了。

他們離開后,剩下的眾人去了昭陽宮向柳江月稟告,柳江月聽了她們各自的說辭,各打了五十大板,處罰了夏菏澤以下犯上之罪和許若晴擅用私刑之罪,還告誡她們作為後宮的姐妹,要和睦相處,絕不能傷了和氣惹得陛下心煩。

回到寧幽宮后,顧珩雪小心地為夏菏澤處理傷口,夏菏澤看她嫻熟的手法,吃驚道:「你,你會醫術?」

「略知一二罷了,你可別到處嚷嚷,我不想惹來不必要的麻煩。」顧珩雪向她調皮地眨眨眼睛。

夏菏澤點點頭,想到今日的情況,有些不甘心道:「明明是許若晴不對,最後偏偏我和她一樣被罰了俸祿。」

「沒惹出別的事就不錯了,你和她都想獲得聖眷,又打扮得那麼漂亮和她出現在同一個地方,壓了她一頭她自然不會甘心。」顧珩雪嘆聲道。

說到聖眷,夏菏澤高興起來,她道:「珩雪,我終於看到陛下了,果然和我爹告訴我的一樣俊美非凡,你說陛下會不會記得我的名字啊,我最後可是大著膽子在他面前說了名字。」

他會記得嗎?她叫顧珩雪,顧珩雪在心中苦笑,暗道自己又在胡思亂想了,她都打算離開的,他會不會記得和她有什麼關係。

「對了,那鷹……」夏菏澤的聲音將顧珩雪從思緒中拉回來,顧珩雪糾正她道:「它叫阿隼,有名字的。」

「對,阿隼,你是怎麼認識的啊?看它和你很熟的樣子,那可是陛下的寵物。」夏菏澤急聲問道。

顧珩雪搖搖頭,低聲道:「我今天也是第一次見它1她說著,笑了起來:「不過它對我很友好,我也很喜歡它。」

「那下次見到它,你讓它也和我親近親近好不好?」夏菏澤拜託道,和阿隼親近了,說不定能見陛下的機會也會變多。

「好啊,如果下次我們再見到它,我介紹它和你認識。」顧珩雪大言不慚地說道,其實她也不知道還會不會遇見阿隼,因為今天紫嫣給她提供的線索,她已經有了逃跑的初步計劃了,等離開了皇宮,估計沒可能見到阿隼了吧。

幫夏菏澤處理完傷口后,顧珩雪回到了自己的寢殿,她取出一張紙,才寫了一個謝字,卻不知後面該寫什麼了,她望著那個字,低喃道:「真希望能在離開前知道你叫什麼,可惜你是皇帝,看來這輩子都不可能知道你的名字了。」

他的聲音和夢中那個男人的聲音太像,讓她不由自主地就有了親近感,說起來,夢中的那個男人,也好久沒有出現過了。

她這樣想著,眼皮沉重起來,喚了紫嫣進來伺候她梳洗,便早早地睡下了,而這一晚,她又做夢了。

夢中她又見到了阿隼,它受傷了,她在幫它包紮,不過夢中的它變得沒有白日里那麼友善,甚至還抓傷了她的手。

顧珩雪有些委屈,它之前明明對她很溫柔的,為什麼突然變成這樣了。

她正想著,軍帳被人掀開,夢中的男人逆光而來,容顏從模糊漸漸變得清晰,那是她今日見過的陛下的臉,雖然年輕了很多,但她絕不會認錯,這就是,陛下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