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六十章 奚宮竊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章 奚宮竊葯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小姐,小姐,該起了,不然要誤了請安的時辰了0紫嫣在一旁推攘了許久,才將昏昏沉沉的顧珩雪喚醒,她揉了揉太陽穴,直到適應了光線,人才清醒了些。

紫嫣一邊伺候她穿衣一邊道:「今日小姐怎麼睡得這麼沉,奴婢叫了好久都沒醒1

顧珩雪回想起夢中的一切,夢裡,年輕的陛下小心翼翼地幫她包紮傷口,耐心地教她如何使喚阿隼,他對她很溫柔,沒有一點不耐煩的神色,一點也不像昨日白天里看到的他,果然是做夢啊!

顧珩雪甩甩頭,將夢境拋開,低聲道:「沒什麼,又做夢了罷了1

「小姐又做奇怪的夢了?身邊沒有安神葯,要不奴婢去找太醫給你看看?」紫嫣擔心道。

顧珩雪搖搖頭,道:「我一個默默無聞的才人,還是別叫太醫了,免得讓你受白眼,再說醫術我自己也會,真有什麼問題我自己也知道的。」

紫嫣想到後宮中人那些跟紅頂白的嘴臉,也不再提找太醫的事,只嘆氣道:」小姐,他們都說,如今陛下最寵愛的是杜昭儀,下朝之後常常陪著她一起,我聽那些小宮女說,杜昭儀很快就要封妃了呢,昨天見到陛下的時候,杜昭儀就跟著陛下的,不知道你看到沒有?「

顧珩雪曬然一笑,寬慰她道:「杜昭儀的爹可是吏部尚書,陛下說不定在她入宮前就認識她了,寵愛她也沒什麼稀奇的,你別唉聲嘆氣的了。」

紫嫣看了她一眼,恨鐵不成鋼道:「話是這樣說沒錯,可昨天那麼好的機會,陛下的鷹還護著你,你怎麼都不知道把握住呢,比如和陛下提一提去為他養鷹之類的差事也好啊1

顧珩雪聽了她的話撲哧一聲笑出來,她捏了捏紫嫣的臉,笑道:」你不是說在進宮的時候公子讓你一切都聽我的,順其自然就好嗎?「

紫嫣垮著臉道:「就怕順著順著就變成了枉然,奴婢瞧著別宮的主子都在費盡心機地想引起陛下的注意,只有小姐不知道在想什麼,本來小姐的年紀在宮中就算大的,再不抓緊,等年華老去,那不是只能在宮中孤老一生了1

面對她真心實意的擔心,顧珩雪微微一嘆,她低聲道:「你放心,我不會在宮中孤老一生的1無論如何,她都要想辦法逃出去!

顧珩雪去昭陽宮請安后,沒有如平時那樣帶著紫嫣在宮中轉悠,而是直接回來了寧幽宮,用完午膳她便告訴紫嫣要去陪著夏菏澤,讓她用晚膳時再去找她,紫嫣知道夏菏澤受了傷她不放心,不疑有他,便讓她過去了!

待進了夏菏澤的寢殿,她便去屏風后換了一身宮女的裝扮,夏菏澤看到她的舉動,驚道:「你這是要做什麼?」

「我有點私事要辦,扮作宮女比較方便,我和紫嫣說了在這裡陪你,讓她晚膳時分再來找我,若她中途來了,你就讓竺靈攔著她,說我在幫你治傷,不能被人打擾,行嗎?」顧珩雪向夏菏澤請求道。

她們早就是朋友了,夏菏澤自然會幫她,只是看她這樣,忍不住道:「可你得告訴我扮作宮女到底要做什麼啊?連紫嫣都瞞著,不會出什麼問題吧?」

「我要弄點藥材,想混進奚宮局去看看,如果紫嫣知道了一定會阻止我的,所以才瞞著她。」顧珩雪不再隱瞞她。

「你弄藥材做什麼?」夏菏澤神色不安道。

「自然是做葯,你放心,我不會害人的,你一定要幫我保守秘密,別讓任何人知道。」顧珩雪認真囑咐道。

「好,那你可別耽擱太久,一定得趕在晚膳前回來,不然我怕竺靈也攔不住她了。」夏菏澤應道。

顧珩雪點點頭,從夏菏澤的寢殿偷偷摸摸地出了寧幽宮,往奚宮局而去。

奚宮局在後宮的西北角,地勢偏僻,來來往往的都是宮女太監,守門的太監看到她,問道:「你是哪宮的,來奚宮局是身體不適嗎?」

顧珩雪搖搖頭,冷靜答道:「我是太醫署的醫女,聽說奚宮局裡人手不足,院正大人讓我過來搭把手。」

「院正大人還真是心善,連宮女太監的死活都放在心上了。」那太監笑道,也沒攔她,因為在他的認知里,就算有心懷不軌的人,也不會把主意打到這個地方來,這裡的管理一向都比較鬆散。

顧珩雪道了謝,進去之後,撲面而來的中藥氣息和滿屋子臉色蠟黃的宮女太監讓她有些心驚,幫忙看病的人並不多,她向管事的說明來意后,管事的隨便考了考她,發現她確實懂醫術,也就沒細查,讓她在一旁幫忙了。

她為那些生病的太監宮女號脈下針,盡量不動聲色地在給他們開的方子裡面加上自己要的藥材,親自去幫他們抓藥熬藥,這樣下來,她便弄到了需要的一兩味藥材,為避免被人看出端倪,要的分量都是極少的。

回到寧幽宮后,她將來之不易的藥材藏好,第二日,第三日繼續如此,五日下來,奚宮局的病人被她治好得七七八八,而她在這裡能拿到的藥材,也差不多了。

「紫嫣姑娘醫術高明,只在太醫署做一個醫女實在是太大材小用了,不如我去找崔尚宮提一提,讓她將你調到奚宮局來做管事,這樣有宮女太監生病了也不會久久治不好了。」在她最後那日離開時,奚宮局的管事太監和她提議道。

她原本就是騙他們的,一查就穿幫,自然不敢讓他們這樣做,顧珩雪搖頭道:「多謝陳公公美意了,和院正大人的醫術比起來,我的實在是不足掛齒,我還想再多跟著院正大人學點東西呢,等我學有所成了,再過來不遲。」

陳公公想了想,笑道:「聽說薛太醫年事已高,這兩月就要告老還鄉了,院正換人,你能學的時間也不多了,那我就再等等吧1

顧珩雪本來就是胡編的,壓根不知道什麼薛太醫告老還鄉的事,但他既然給了她台階下了,她自然樂得順坡下。

她偷偷摸摸地帶著身上的藥材離開奚宮局,往寧幽宮的方向而去,才走到半路的假山處,卻看見一群宮女侍衛慌慌張張地在找什麼,她一心虛,揣著藥材閃身躲進了假山裡面。

這假山外面看著沒什麼,裡面卻另有乾坤,她在一片雜草中發現了一個僅能容下一個瘦小之人才能進出的洞口,不假思索地藏了進去。

洞內狹小,她站不起身,只能半蹲著貼著牆,還來不及讓自己的姿勢舒服點,便見一個六七歲錦衣玉帶的男孩也爬了進來,顧珩雪嚇得要說話,他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小聲恐嚇道:「你要是引來了他們,本殿下就說你挾持了本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