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六十三章 宮中暗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三章 宮中暗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已經到了夏末時分,天氣卻變得越發熱了,整個宣政殿內都瀰漫著濃濃的燥熱之意,謝容華聽殿中的朝臣滔滔不絕地稟報著近日的國事,待他一一回復后,尚靜高聲道:「眾愛卿可還有事啟奏?無事退朝1

杜毅澤看了高坐在龍椅上的人一眼,握緊了手中的笏板,毅然地出列,高聲道:「臣有本啟奏1

謝容華看向他,微微一笑,道:「杜愛卿請講1

杜毅澤躬身道:「陛下,臣身為吏部尚書,肩負著為大魏挑選人才的重任,如今天下安定不過數載,光依靠科舉在貴族子弟中挑選人才,實在不能滿足如今百廢待興的需求,之前陛下曾提過科舉改制,擯棄門庭之見擴大選擇範圍,當時臣對寒族子弟有所顧忌不敢輕易贊同,那以後臣對他們做了大量的暗訪,寒族子弟中雖不乏粗鄙不堪之輩,亦有不少德才兼備之人,臣以為,只要方法得當,給那些懷才不遇的寒族子弟一個報效魏國的機會,於他們於魏國皆會成就一段佳話,如今秋試之期已近,此事亦當有一個決斷才是1

謝容華點點頭,看著堂下的朝臣問道:「杜愛卿所言甚是,此事不管是行與不行,此刻都必須要有一個決斷了,諸位愛卿的意見是?」

朝堂上眾人面面相覷,一時拿不定主意,若那些寒族子弟得入朝堂,對他們貴族統治或多或少都會有影響,王承志看了柳弘業一眼,率先出列道:「臣以為杜大人所言及是,今時不同往日,魏國正是缺人之際,不該因為出身,便錯失了有識之士1

朝中眾人大驚,王承志是柳弘業的女婿,眾所周知柳弘業是對科舉改制反對聲最強的人,沒想到王承志竟然先出來同意了!

四大貴族世家已有兩家贊同,高家又向來向著皇帝,不用問也知道高家的態度,眾臣心中漸漸有了決斷,站出來附和道:「臣附議1

「臣也附議1

隨著站出來的人越來越多,最後只剩了柳弘業和他少數的幾個心腹還未發話,謝容華看向柳弘業,低聲問道:「不知柳相的意見如何?」

柳弘業站了出來,意味不明地笑道:「杜大人既然已深入調查過了,選拔人才又是他的職責,連他都贊同,臣自然再無反對的道理1

謝容華微微一笑,對杜毅澤道:「既然大家都無異議了,那具體的選拔實行,就交給杜愛卿來辦了,朕希望在明年春天的殿試上,能看到寒族有才之士的身影1

「微臣遵旨,定不負陛下所託1杜毅澤鄭重其事道!

謝容華微微一笑,似是突然想起什麼,對尚靜道:「幫朕擬一份旨意,杜昭儀溫婉賢明,克嫻內則,淑德含章,自入宮后甚得朕心,擢升為一品賢妃1

尚靜高聲應是,杜毅澤跪下伏拜道:「臣替小女謝過陛下的恩典1

杜昭儀獲封賢妃的消息,很快便從前朝傳到了後宮,整個後宮人心惶惶,各宮嬪妃心思各異,當然,除了一個人!

「看左邊1顧珩雪高聲道,謝珩往左邊看去,顧珩雪笑道:「你又輸了1

她說著,往謝珩的小腦袋上又貼了一張紙條,謝珩望著自己一臉的紙條,顧珩雪臉上卻只有幾張,嘟著嘴道:「我不玩這個了,這個不公平1

「怎麼不公平了,是你自己說這個簡單,你絕對不會輸的1顧珩雪看他耍賴,逗弄他道!

他當時聽著她說遊戲規則的時候確實覺得很簡單,反正只要做和對方說的相反的動作就行了,可誰知道做起來和他想的不一樣呢,他將臉上的紙條扯下,坐在她身邊委屈道:「我餓了,餓了腦子不好使,反應不過來1

顧珩雪低低地笑,取出自己帶來的食盒,遞到他跟前道:「那先吃點東西吧1

謝珩看那些外表很好看的點心,眼中卻滿是嫌棄,他第一次見的時候還很興奮,結果一點也不好吃,他看著顧珩雪搖頭道:「我不要,你做的東西難吃死了,我上次吃了回去鬧肚子,被父皇罵了兩天,還連累了幻琴姑姑,我又不能把你招供出來,再吃你東西又鬧肚子了怎麼辦?」

顧珩雪汗顏,她雖然廚藝不精,也不至於會吃了鬧肚子吧,她伸手去探他的脈象,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這才放心下來,將他摟入懷中,低聲道:「珩兒,你說的幻琴姑姑是誰啊?」她聽到過好幾次了!

「幻琴姑姑就是幻琴姑姑啊,一直都是她照顧我的,父皇說她是娘親的婢女,幻琴姑姑對我可好了,我挨父皇罵的時候別人都不敢說話,只有她敢為我說情,還有幻琴姑姑做的點心也很好吃,比你做的好吃多了1他說起幻琴的好來,如數家珍!

顧珩雪聽著他對幻琴的誇獎,心中帶了點醋意,她認真地看向謝珩,低聲問道:「那珩兒喜歡幻琴姑姑多些,還是喜歡我多一些呢?」

「當然是幻琴姑姑了,我和你認識的時間又不長1謝珩想也不想地道,看顧珩雪有點傷心了,認真道:「你以後多陪我玩的話,我可以勉為其難地考慮像喜歡幻琴姑姑那樣喜歡你1

顧珩雪聽了他一本正經的話一下子笑了起來,低笑道:「你放心,我會讓你越來越喜歡我的1

她說著,去撓謝珩的痒痒,惹得他哈哈大笑起來!

二人肆意玩鬧著,完全沒有察覺到在他們身後的大樹上,站著一男一女,那位女子,正是他們方才口中談論的幻琴,他們一直靜靜地站在樹上,將樹下顧珩雪和謝珩的一舉一動盡收眼底!

「秦洛,我們先回去吧,他們再玩一會兒應該也會走了1幻琴的目光放在樹下的兩人身上,話卻是對傻的!

秦洛點點頭,將她小心地打橫抱起,足尖輕點,悄無聲息地離開了這裡!

剛一落地,幻琴便不動聲色地掙開了他的懷抱,秦洛眼底的落寞一閃而過,輕聲問她道:「你也看了這麼多天了,要將這件事稟告陛下嗎?」

幻琴沒有答他這個問題,只是低喃道:「秦洛,你有沒有覺得,這位顧才人很像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