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六十四章 隱隱相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四章 隱隱相似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秦洛一怔,望著她的目光中滿是疑惑,幻琴見他不懂,嘆息道:「我不是說長相,我是說感覺1

謝珩是這個皇宮中,除了陛下以外最重要的人,他無論是學習還是玩耍,暗地裡都會有一群武功極高的暗衛在他身邊跟著,所以他自以為是的秘密,早已暴露在了秦洛和幻琴眼中,那日暗衛一直跟著他和顧珩雪,見顧珩雪對他並沒有惡意,他也很喜歡顧珩雪,才沒有選擇現身,只是回宮后偷偷告訴了作為暗衛統領的秦洛和照顧他的幻琴,他們暗中調查了顧珩雪,這半個月來謝珩每次和顧珩雪相見,幻琴都讓秦洛暗中帶了她出來在一旁觀察。

「你是因為阿隼的關係?」秦洛問道,根據他的調查,這位顧才人在被人刁難的時候,曾經被阿隼救了。

「不止是阿隼1幻琴喃聲道,卻不知道該怎麼和秦洛解釋,謝珩是顏姑娘的血脈,當她知道顧珩雪以宮女的身份接近謝珩的時候,她是憤怒的,可這半個月的觀察下來,她發現顧珩雪回寧幽宮后,會苦思冥想逗小孩的遊戲,會努力地做一些東西來討謝珩歡心,而她在和謝珩相處的時候,卻從來不會打探陛下的事,和謝珩之前接觸的那些后妃完全不同,她漸漸明白了,顧珩雪是真的喜歡謝珩,她只是喜歡他想陪著他罷了,無關其他。

這段日子謝珩很高興,自從陛下充盈後宮,燕王殿下離京以後,他很久不曾這麼高興了,她曾經日日陪著顏姑娘,對她的一舉一動再熟悉不過,而這段日子的暗中觀察,竟讓她發現顧珩雪和顏姑娘在有些情緒上的小動作一模一樣,她知道她和顏姑娘不是一個人,可就是這些相似,讓她心底對她產生了難以言說的親近感,她想,也正是因為她和顏姑娘那隱隱的相似,謝珩才會親近她吧,畢竟,謝珩在三歲以前,一直是和顏姑娘在一起的,他雖然記不起顏姑娘的樣子了,可感覺總是不會變的。

幻琴低嘆一聲道:「這位顧才人對殿下並沒有惡意,還是別告訴陛下了吧,你也看見了,殿下和顧才人玩得有多開心,若陛下知道了,他們恐怕就不能這麼開心了。「

秦洛點點頭,低聲道:「我都聽你的,幻琴,我……「他想問她還打算這樣守著謝珩多久,卻不知該如何開口。

幻琴知道他想說什麼,低聲道:「秦大哥,殿下是顏姑娘的兒子,在我沒有找到更讓我放心照顧他的人之前,我不能離開他,你對我的心意我懂,但是對不起,你還是放下我,另尋一個中意的女子吧1

她已經二十五歲了,早就過了嫁人的年齡,她不知道還要這樣守著謝珩多久,但是在沒有讓她更放心的人選前,在謝珩沒有長大前,她願意這樣永喳!

秦洛看到她決然而去的背影,將雙拳握緊,他望著遠處的天空,深吸一口氣,苦笑著自言自語道:「既然都等了那麼久了,繼續等下去又何妨呢……」

杜昭儀成了杜賢妃后,各宮的娘娘都紛紛去了玉明宮送禮祝賀,就連柳江月,雖然人沒有過來,卻也為她備上了一份厚禮,杜語芹坐在大殿中,望著滿屋子的禮物,整個人卻並沒有什麼欣喜之色。

「娘娘,你今日獲封賢妃,應該高興才是,怎麼還垮著臉啊,如今誰不知道我們娘娘獨享聖眷,聲勢直逼貴妃娘娘1杜語芹的貼身宮女柯依一邊招呼玉明宮的小宮女收拾禮物,一邊對杜語芹高興道。

杜語芹看了她一眼,喃聲道:「獨享聖眷?」若她們知道她這個宮中獨享聖眷的寵妃別說侍寢,連陛下的手都沒有碰到過,也不知道她們會不會笑話她。

陛下對她很好,至少在外人面前對她很好,會對她溫聲細語,會聽她彈琴,會陪她用膳,偶爾還會陪她下棋,可他從來不在玉明宮留宿,她偶爾裝作不經意的觸碰也會被他及時躲開,她如今這賢妃的位置,也不過是因為父親在朝中幫他推行科舉改制,才獲得的封賞罷了,可儘管如此,在外人面前,她還是要必須保持著宮中寵妃的微笑,才不至於被別的宮妃笑話,她想,無論如何,她也算好的吧,至少入宮快兩個月,她還從來不曾聽說他在哪個宮妃那裡留宿了,至於召人侍寢那更是聞所未聞,父親總託人讓她趁著聖眷正濃想方設法懷上龍種,可試問陛下連碰都不碰她一下,她有什麼能耐能懷上龍種!

當今陛下冷心冷情,她陪在他身邊的日子也不算短了,可卻從未感到他有情緒波動的時候,不對,杜語芹想起來,那日阿隼救下顧才人的時候,他的情緒是有變化的,她原以為那顧才人會有什麼不同,可除了那短短的一瞬外,陛下又變回了平日的樣子,甚至沒有問過有關顧才人的一句話,也不知道這後宮中,第一個真正能入了他眼的人會是誰。

待初秋到來的時候,宮內突然傳出了陛下要去驪山秋闈狩獵的消息,消息並非空穴來風,很快,柳江月便在眾妃面前證實了它。

「三日以後,陛下要啟程去驪山秋闈,依陛下旨意,九嬪以上的宮妃隨行,各位回去好好收拾一下,做好隨侍準備,這兩日就不必到昭陽宮請安了。」柳江月坐在高位上,鬧諶說蛻道。

殿中九嬪以上的宮妃個個臉上都帶了喜色,而九嬪以下的大多都神色落寞,柳江月望著那些落寞的人,低聲道:「留在宮中的各位姐妹亦要好好照顧自己才是,此次秋闈狩獵,不會耽擱太久,我們大概半個月便會回宮。」

出了昭陽宮,九嬪以上的宮妃都急急地回去準備出行事宜了,夏菏澤滿臉落寞地走在顧珩雪旁邊,看顧珩雪在思考什麼的樣子,問她道:「珩雪,你有沒有辦法讓我們也去秋闈隨行呢?」

顧珩雪回過神來,看向她笑道:「陛下既然下了旨,我們只是才人,自然不能去了1

夏菏澤聽了她的話,意興闌珊地往寧幽宮走去,顧珩雪卻想的是,她能不能趁宮中人少,想辦法弄到剩下的藥材,這次秋闈狩獵,想必謝珩也是要參加的,她不用陪他,自然得想想做假死葯的事,雖然捨不得謝珩,但是她也明白,她是沒有辦法一直在這宮中呆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