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六十七章 心痛抉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七章 心痛抉擇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謝珩他們離開后,殿外一時就剩了顧珩雪和那個侯著的太監,她看了那恭恭敬敬的太監一眼,低聲問道:「這位公公,能不能和你打聽點事?」

那太監看她如此客氣,急忙笑道:「姑娘是殿下跟前的人,不必和奴才客氣,有什麼事直接問奴才就是,奴才一定對姑娘知無不言1

顧珩雪沉吟片刻,看了看四周的宮殿,皺眉道:「不瞞公公,我是第一次來這驪山行宮,對這一片一無所知,公公能不能和我說說這一帶的地勢環境,也免得狩獵的時候我什麼都不懂,丟了殿下的臉1

那公公笑道:「姑娘這可算問對人了,奴才一直都負責管理著驪山的行宮別苑,這一帶可沒有比奴才更熟悉的人了,說起這驪山行宮的歷史,那可是一天一夜都說不完,這驪山行宮千年以前就開始修建,朝代幾經更迭,修了拆拆了修……」

「公公,我想知道的不是這個,我想知道的是驪山周邊的環境,比如狩獵是在哪裡,平日里會有老百姓誤闖上山來嗎?」顧珩雪眼看他要長篇大論,急忙打斷了他!

那太監一怔,明白過來,答道:「驪山東面有大片的山林,便是皇家的狩獵之地,裡面生活了不少珍禽猛獸,陛下來這邊狩獵的時候,禁軍都是將這一帶包圍起來了的,不過驪山地勢複雜,難免有老百姓誤闖進入,禁軍捉拿他們後會仔細調查,若只是普通老百姓的話,禁軍也不會為難他們,會直接放他們返家的1

顧珩雪微微點頭,心中暗道,既然會有老百姓誤闖,那整個狩獵場的外圍防守並不是很嚴,她能逃出去的機會也就增加了幾分!她繼續道:「那麻煩公公仔細和我說一說狩獵之地的環境吧0

太監點點頭,將驪山獵場的地形和需要注意的地方一一和她細說了,二人一問一答間,謝珩已見完謝容華,由幻琴牽著走了出來,顧珩雪見他們出來了,急忙止住了話頭!

隔著一段距離,謝珩便放開了幻琴向顧珩雪飛奔而去,他搖著顧珩雪的手,興奮道:「父皇說明天要去狩獵場,讓我今晚早點休息,明天他要親自教我騎馬1

「那你今天可得養精蓄銳,免得明日在你父皇跟前丟臉1顧珩雪笑著道!

「我那麼聰明,才不會丟臉呢1謝珩大聲道,看向幻琴:「幻琴姑姑,我們早點去休息吧,我要養好精神1

幻琴無奈一笑,道:「你礙…」

她說著,帶著顧珩雪和謝珩去了離飛霜殿不灶中,吃過晚膳后,幻琴便伺候著謝珩梳洗,哄著他睡覺了,等謝珩睡了,她將顧珩雪留在了謝珩的房中,對她笑道:「我知道他現在更想你陪著他,殿下睡到半夜喜歡踢被子,夜間麻煩你注意一下了1

顧珩雪點點頭,看向幻琴,有些不解道:「幻琴姑娘,你為什麼這麼放心我?我們不過才見了幾次1

幻琴看著她,喃聲道:「顧才人,還記得你我第一次見面時我說過的話嗎?你給我的感覺,很像我家小姐,她是一個很好很好的人,所以我相信,像她的你,也定然值得我相信0

顧珩雪一怔,想起第一次見時她說的話,猶豫著問道:「你家小姐,是宸妃娘娘嗎?」

幻琴沒有回答她這個問題,只低聲呢喃道:「我家小姐,命不好……」她剛說完這句,一下子想起了顧珩雪如今的身份,再怎麼說,她也不該在如今陛下的女人面前提起顏姑娘的。

幻琴搖搖頭,笑道:「我就住隔壁,有什麼事顧才人叫我就好1

顧珩雪看到她離開的背影,心中壓抑,她微不可聞地自言自語道:「幻琴,如果你發現了我利用你和謝珩逃跑,恐怕就不會覺得我像你家小姐了吧1

她關上屋門,緩緩走近床邊,為謝珩仔細地掖了掖被角,便在床邊坐下了。

顧珩雪專註地望著謝珩的睡顏,她是真的很喜歡他,等她離開了,以後就再也見不到他了吧!心中有酸楚泛開,她輕觸謝珩的臉,他突然睜開眼睛望著她,將顧珩雪嚇了一大跳!

「你不是睡著了嗎?」顧珩雪吃驚道!

謝珩爬起身來,將顧珩雪拉到他身邊,窩在她懷裡道:「我裝睡的,不然幻琴姑姑會一直守著我1

他抬頭看向顧珩雪,垮著臉道:「紫嫣,我睡不著,怎麼辦?」

「因為明天你父皇要教你騎馬?」顧珩雪問道!

謝珩點點頭,苦惱道:「我一想到明天可以學騎馬了,就興奮地睡不著,可睡不著,明天就沒有精神,要是明天父皇教我的時候,我在旁邊困得睡著了怎麼辦?」

顧珩雪聽了他的話,笑了起來,道:「我給你講睡前故事吧,聽說小孩子聽故事聽著聽著就睡著了1

謝珩抬頭看她,眼睛一亮,高興道:「你會講故事啊,以前娘親在的時候也給我講故事,後來娘親走了就沒人給我講了……」他說起他的娘親,語氣漸漸低落下來!

顧珩雪怕他想起傷心事,抱著他躺下,在他耳邊柔聲道:「你明天要學騎馬,那我給你講一個田忌賽馬的故事吧,從前,齊國的大將田忌……」

她的聲音輕柔,謝珩一邊聽著一邊思考著故事的內容,漸嚼б猓在快要睡過去的時候,他抱緊顧珩雪喃聲道:「以前娘親給我講完故事就消失不見了,你可不能和她一樣消失不見,不然以後珩兒再也不聽故事了1

他微不可聞的一句話,讓顧珩雪心中大慟,眼前有似有若無的畫面閃過,那從心底深處溢出的悲傷一瞬間侵蝕了她的全身,讓她的眼睛頃刻間泛濫成災,她握緊雙拳,咬緊牙關不讓自己發出聲響,就怕此刻她的異常會把好不容易睡著的謝珩驚醒,直到將指甲嵌入血肉之中,微微的刺痛才讓她的理智漸漸回籠,她擦乾眼淚,在心中對自己默念道:「顧珩雪,你在想什麼,這麼好的機會,為什麼要猶豫,和謝珩呆的時間越長,你越捨不得離開,難道真打算為了他老死在宮中嗎?」

她深吸了口氣,目光漸漸變得堅定起來,低頭看向熟睡的謝珩,無聲地道:「珩兒,對不起,你是宮裡的皇子,我沒有辦法陪著你一輩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