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七十章 秋圍狩獵(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章 秋圍狩獵(三)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謝容華進帳看了一會兒書,見宮女已經擺好了午膳,謝珩卻一直沒回來,對一旁侍立的尚靜道:「去外面看看大皇子怎麼還不過來?」

「是1尚靜恭敬地退下了,謝容華又等了一會兒,眼見食物都要涼了,他眉頭微皺,正不耐煩之際,尚靜苦著臉回來了,身後卻別沒有謝珩和幻琴的身影!

謝容華沉下了臉,不悅道:「大皇子人呢?」

尚靜跪下,哀聲道:「陛下,殿下一直在哭鬧著要找一位宮女,幻琴姑娘勸著都沒用,他找不到那宮女也不肯過來?」

他的話讓謝容華想起了謝珩騎馬時的三心二意,他當時說在找人,他也沒深究,謝容華看向尚靜沉聲問道:「什麼宮女?」

「具體的奴才也不清楚,那名宮女名叫紫嫣,是幻琴姑娘帶著過來的!殿下對她很是親近,今早奴才去接殿下的時候,幻琴姑娘說紫嫣還有事要辦,稍後她會派人接她來狩獵場,可不知為何現在還沒到,殿下見不到人,就不依不饒了,一直哭鬧著要去找她1

謝容華眉頭緊皺,站起身來沉聲道:「帶朕過去看看1

「是1尚靜答著,站起來領了他過去!

謝容華過去的時候,地上跪著兩個太監,其中一個只穿了白色的裡衣,謝珩的一雙眼睛已經哭紅了,他撲在幻琴懷裡抽泣道:「幻琴姑姑,珩兒要紫嫣,你幫珩兒把紫嫣找回來,珩兒現在就想見到她1

「殿下聽話,姑姑已經派人去找了,先去陪你父皇吃飯好不好?」幻琴無奈地勸道!

「不好,珩兒要紫嫣1謝珩抬起頭惱怒地道!

謝容華看他這樣,皺眉道:「誰是紫嫣?」

他的出現將幻琴嚇了一跳,謝珩聽見他的聲音,快步跑到他跟前,抱著他的大腿道:「父皇幫我找紫嫣,她是珩兒的朋友,被他弄丟了1他說著指向那個只穿了白色裡衣的太監!

那太監驚恐地磕頭道:「陛下明鑒,不是奴才將她弄丟的,是紫嫣姑娘將奴才弄暈,還搶了奴才的衣裳自己跑的1

謝容華的臉色沉了下來,看向幻琴道:「幻琴,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幻琴臉色蒼白地跪下,顫聲道:「陛下,奴婢想,她應該是不喜歡宮裡,想逃出去。」她說著,再不敢對謝容華有一絲一毫的隱瞞,將顧珩雪和謝珩怎麼認識的?她怎麼把她帶到驪山來的都一一說了!

謝容華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他抱起謝珩,冷冷地笑道:「好大膽的女人,連朕的珩兒都敢利用,就憑她一個人,真以為能從驪山走出去嗎?恐怕還沒走出山,就被山中的野獸啃得屍骨無存了1

謝珩聽了他的話,嚇得大哭起來:「父皇,我不要紫嫣死,你幫我找她,我不要她死,她死了珩兒也不要活了1

「胡鬧1謝容華被他的話氣的臉色鐵青,謝珩被他嚇得一瞬間止住了哭聲,掙扎著下地就要往外跑:「父皇不幫珩兒找珩兒自己去找,珩兒一定會找到她的1

謝容華一把將他拉回來,無奈道:「你好好獃著,哪兒也不許去1

謝珩撅著嘴,對他倔強道:「那父皇要幫珩兒把紫嫣找回來1

謝容華額頭突突的跳,他的兒子還從來沒有這麼在乎過一個人,那個女人到底有什麼魔力,他看向謝珩,沉聲道:「你乖乖的,父皇幫你把她找回來1

得到他的承諾,謝珩終於抹掉了眼淚,他走回幻琴身邊,窩在她懷中低喃道:「幻琴姑姑,父皇答應我了,一定會把紫嫣找回來的,珩兒不哭了1

可憐兮兮的樣子,讓人心生不忍,謝容華大步出了營帳,對尚靜吩咐道:「讓陳將軍帶著禁軍搜山,務必找到那個穿著太監衣服的宮女1

驪山比顧珩雪想象中的大了許多,她不知道走了多久,只是到了後面,天色漸漸晚了,她又累又餓,更嚴重的問題是,她發現自己迷路了!

她努力地回想那個太監曾經告訴過她的地形,可眼前茂密的樹林和一眼望不到盡頭的山路,讓她根本沒辦法分辨出自己的位置,她虛脫地跌坐在地上,望著這片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地方,第一次覺得自己笨得無可救藥,這是古代,她沒有手機地圖,沒有gps,不過就聽了那個太監的一面之詞,連實踐都沒有,竟然就覺得自己可以走出去了,實在是太天真了!

她轉頭四處張望,根本不知道自己該往哪個方向走,她後悔了,可如今後悔有什麼用呢?顧珩雪欲哭無淚,隨著天色越來越暗,天邊遠遠可見火光,她想起來接自己那個太監說的話,那火光就是為迷路的人指引方向的,她下了決斷,咬牙站起身,回去受罰也比死在這深山野林里強!

她拖著疲憊的身軀往火光的方向走,才走了沒多遠,不知道踩到了什麼柔軟的東西,腳腕驟然一痛,她跌坐在地上,看著那迅速串進了草叢中動物,嚇得冷汗直冒,她撕開褲腳,看到腳腕處隱隱泛黑的傷口和一陣陣的麻意,知道她是被毒蛇咬了!

顧珩雪穩住心神,仔細地查看了傷口,取出銀針迅速護住了幾個大穴,咬緊牙關,掏出身上藏著的匕首,也顧不得消毒的問題,將那傷口劃開一個大口子,把毒血逼出來!

刻骨的痛意讓她冷汗直流,當那血漸漸變得鮮紅了,她趴著在附近找到了止血的草藥,嚼碎了敷在傷口上,等做完了這一切,她不要說爬起來走路,連動一動的力氣都沒有了!

仰躺在草叢上,她抬頭望著越來越黑的天,目光渙散,驪山是狩獵的地方,她雖然走的不是狩獵場的山林,可場外也難免有動物,如今她被毒蛇咬了,動彈不得,等天黑了還不知道會遇到什麼,就算什麼也沒遇到,如今她又冷又餓,今晚能不能撐過去都不知道,難道這就是老天爺對她利用謝珩出逃的懲罰嗎?

顧珩雪苦笑著,暗自道,她這穿越得可真失敗,才來了這個世界半年多,就要死在這荒山野嶺之中了,若是魂穿,她還可以安慰自己死了以後會回原來的身體里去,可這就是她本來的身體,若死了,恐怕就真的是乾乾淨淨的死了,珩兒,如果我死了,你會為我難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