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七十一章 秋圍狩獵(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一章 秋圍狩獵(四)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天越來越黑了,天邊那火光越來越亮,可她再也走不回去了,身體因為放了毒血本來就失血過多,如今到了夜晚又有冷風一陣一陣地吹來,整個四肢都被凍得有些麻痹之意,就在顧珩雪越來越絕望的時候,空中響起了一陣陣的鷹唳聲,她驟然想到了阿隼,夢裡那個男人,教過她使喚阿隼的,空中的鷹,也許就是阿隼!

她為著最後的希望,拼盡最後的力氣將手指曲起放到唇邊,有節奏地吹響了一段口哨!

片刻之間,有羽毛從她眼前落下,阿隼如從天而降的勇士般降落到她跟前,讓顧珩雪差點喜極而泣,她招手讓阿隼過來,對它低聲呢喃道:「阿隼,帶人來救我,快點1

阿隼看了面容蒼白的她一眼,撲閃著翅膀往遠處的火光處飛去,她不知道它懂了沒有,可如今她沒有別的依靠,只能靠它了!

「陛下1幻琴進了大帳后,便恭恭敬敬地跪了下來!

謝容華正在批閱奏摺,頭也未抬道:「珩兒怎麼樣了?你是來跟朕認錯的?」

幻琴磕了一個響頭,道:「奴婢已經把殿下哄睡著了,奴婢來找陛下,除了和陛下認錯求罰以外,還有一件事要向陛下坦白1

謝容華聽了她的話,不由得抬起頭來,看向她皺眉道:「你該說的白日不是都和朕說了嗎?如今還有什麼要坦白的1

「白日因為殿下在,奴婢還隱瞞了一些事。」幻琴抬頭看向他,視死如歸道:「其實逃跑的那女子不是宮女,她也不叫紫嫣,她叫顧蘅雪,是陛下……」

「是朕的顧才人1幻琴還沒說完,已被謝容華出聲打斷了,他的一張臉沉得可怕,放在桌案上的手也微微握緊了幾分。

幻琴看向他,目光中有幾分詫異,沒想到謝容華會知道宮中一個小小的才人,驚訝的不止她,連謝容華自己都驚訝於自己不過見過那一面,竟然能記得她,就連她那張平凡無奇的臉,都在一瞬間清晰地出現在了他腦海中。

謝容華正要繼續問她,屋外傳來了阿隼焦急的叫聲,他站起身大步出了營帳,阿隼一見他,便在他頭頂極速地打轉,謝容華知道,它這是要帶自己去什麼地方。

「陛下1陳大趕了過來,恭聲道:「禁軍進了山中搜尋並沒有發現那宮女的蹤跡,剛剛微臣看到阿隼過來,猜想是不是它發現了什麼?」

「給朕牽一匹馬來1謝容華望著阿隼,沉聲對陳大吩咐道。

陳大一驚,很快反應過來,領命道:「臣遵旨1

天已經黑盡了,無窮無盡的黑暗和寒冷侵蝕了顧珩雪全身,身體凍得動彈不得,山中偶爾能聽到山風呼嘯聲和幾聲動物的叫聲,顧珩雪的心裡怕極了,無盡的恐懼在她心中蔓延,越是害怕,神經越是緊繃,這樣體力消耗地更快了,她望著遠處那唯一的希望,暗想道,如果阿隼帶了人過來,她已經屍骨無存了該怎麼辦,這個時空,她連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朋友都還沒有,有誰會為她收屍呢?幻琴嗎?她利用了她,她現在很恨她了吧!

眼皮越來越重,她很想閉上眼睛,可是她不敢,她怕眼睛一閉上,就再也沒有機會睜開了,她還那麼年輕,還沒有好好地愛過一個人,怎麼能就這樣死去了!

在絕望之際,有極速的馬蹄聲從遠方傳來,她艱難地抬頭看去,那個人影緩緩近了,猶如黑暗中的一束光,照亮了她的光明,她看著那人快步下馬,朝她一步一步走過來,她艱難地挪動那已經快失去知覺的手,抓住了他著五爪龍紋的衣擺,微不可聞地祈求道:「救我1

謝容華蹲下身,看著眼前狼狽不堪的女人,她剛說完那兩個字,便再也支撐不住,閉上眼睛昏了過去,謝容華不由自主地伸手將她抱住,她的全身冰冷,猶如一塊寒冰一般,一張臉白的毫無血色,腳邊蜿蜒著長長的血跡,腳腕劃了一條長長的傷口,他的目光微凝,一把將她打橫抱了起來,轉身朝自己的馬走去。

跟著他的禁軍趕了上來,正要替他接過環中的人,謝容華卻搖搖頭,望著懷中的女人低嘆道:「朕的才人,朕自己來就行了1

那禁軍侍衛一怔,目光劃過他懷中的女子,很快便轉開了去。

謝容華將她輕輕抱上馬背,翻身上馬,將她小心地護在懷中,對跟著自己的人馬沉聲道:「回靈泉宮1

顧珩雪又做夢了,不過這一次,她不再是那個叫汐凝的女子,因為她看到了她,在偌大的公主府門前,她看見她抱著一匹極漂亮的赤紅色駿馬,顧珩雪上前幾步,想和她說話,卻見她張開手,掌心出現了她在謝珩身上看到的玉墜,只是此刻,那玉墜已經一分為二了。

空中傳來電閃雷鳴的聲音,豆大的雨水很快落了下來,將她和那馬一瞬間淋得濕透,顧珩雪上前急聲道:「下雨了,你快躲起來啊1

她彷彿看不見她,握緊了手中的玉墜,抱緊那馬悲痛地哭了起來,她哭得那樣傷心,讓顧珩雪心裡也忍不住跟著難過起來,她走到她身邊,低聲問道:「你怎麼了?為什麼哭?」

她沒有理她,只自顧自地難過著,身後突然有門打開的聲音,顧珩雪回頭,見還是丫環打扮的幻琴撐著傘從公主府走出,她看到她們,驚呼道:「姑娘,你怎麼在這兒不進府去?這麼大的雨。「

顧珩雪身邊的女子看向幻琴,放開了抱著的馬,虛弱地對幻琴笑道:「幻琴1她剛邁出兩步,整個人便不受控制地往地上摔去,顧珩雪急急地伸手去扶她,卻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好似空氣般被她從身體中穿過,她一驚之下,醒了過來!

她躺在一張柔軟華麗的床榻上,身上蓋著厚厚的錦被,頭頂是極其精緻奢華的幔帳,身上還有些麻意,腳腕間有微微的刺痛襲來,她一時有些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她記得她在林中迷路被毒蛇咬了,她這是死了又穿越了嗎?還是上天堂了!

「顧才人,你如今的表情,可別告訴朕你失憶了,記不得之前發生了什麼事1一個低沉悅耳的男聲在她身邊響起,顧珩雪一驚,轉頭望去,便見到了那個坐在不遠處,貴為天子的男人,他就那樣靜靜地看著她,也不知道看了有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