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七十二章 談筆交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二章 談筆交易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陛,陛下1顧珩雪抖著聲音喚道,想下床和他行禮,身上的麻痹之意卻讓她很快又倒了下去。

「太醫說你身上雖然放了毒血,但仍有餘毒,他們剛幫你清了毒上好葯,你有什麼話,躺在床上說就行1謝容華低聲道,「既然顧才人還認得朕,想必沒有失憶,看來之前的帳,朕可以好好跟顧才人算一算了1

顧珩雪聽他說要算賬,心中叫苦不迭,她看了他一眼,苦著臉道:「陛下,我知道錯了,你能不能饒了我這次1

「身為宮妃,妄想私逃出宮,假扮宮女,引誘欺騙皇子,顧才人,你犯的條條都是死罪,你說朕要怎麼饒了你?」謝容華看著她冷冷地笑道!

顧珩雪身體一抖,不知道該怎麼說才能逃出生天,正苦思冥想之際,謝珩風風火火地跑了進來,到她床邊滿是怨氣地質問道:「紫嫣,你去哪裡了,那個公公說你逃走了,你不是答應了要陪著珩兒的嗎?怎麼能扔下珩兒……」

眼看他就要哭,顧珩雪想安慰他,謝容華卻已經先一步將謝珩拉了過去抱在懷中,對他溫聲道:「珩兒別哭,她可不值得你為她哭1

「父皇,是不是珩兒對她不夠好,她才會這樣對珩兒1謝珩難過地靠在謝容華懷中!

謝容華看向顧珩雪,平靜的目光中隱隱帶著壓迫:「顧才人,你對珩兒的所作所為,是你自己說,還是朕替你說1

他的一聲顧才人將謝珩一驚,謝珩看向顧珩雪,喃聲道:「你不是叫紫嫣嗎?怎麼成顧才人了?」

顧珩雪心中絞痛,她看著謝珩清澈的眼睛,低聲道:「對不起,我騙了你,我不叫紫嫣,也不是宮中的宮女,我叫顧珩雪,是,是你父皇的才人1

謝珩獃獃地看著她,難過道:「那你和那些娘娘一樣,對珩兒好,只是為了搶走珩兒的父皇嗎?」

「不是的,我沒想過要搶走你父皇,我對你是真心的,瞞著你是因為怕你知道我的身份以後會討厭我,我不想被你討厭,想一直陪著你……」顧珩雪急急地解釋著!

「你騙人,如果你想一直陪著珩兒,那為什麼要丟下珩兒逃走1謝珩怒氣沖沖地打斷她!

「我……」顧珩雪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和一個六歲的孩子講自由的可貴,他怎麼能懂!

謝珩看她說不出話來了,受傷地大聲道:「你這個大騙子,珩兒討厭你,以後再也不和你玩,再也不理你了1

他說著,整個人將頭埋入謝容華懷中,不再理會顧珩雪!

謝容華輕輕拍著謝珩安撫他的情緒,看向顧珩雪譏諷道:「朕的珩兒很久沒這麼傷心過了,顧才人還真是有能耐1

他譏諷的目光讓顧珩雪心中難受,她不知道該怎麼樣解釋,才能獲得原諒,顧珩雪看向那個背過去不再理會她的孩子,心中抽痛,她低聲呢喃:「珩兒,是我傷害了你,除了對不起,我也不知道還能說什麼,顧珩雪願意接受所有的懲罰,只希望你的心裡能好過些,不要為了我再難過了,我是個大騙子,不值得……」

謝珩偷偷看了她一眼,更深地倚入謝容華懷中,謝容華低頭看向他,柔聲道:「她利用皇子出逃,是大罪,父皇幫你賜死她好不好?」

謝珩快速的搖頭,低語道:「不要,死了就再也見不到了,父皇不要賜死她1

「她騙了你,你還想見她?」謝容華詫異道。

「我不知道,但是珩兒捨不得她死,父皇不殺她好不好?」謝珩垂著眼眸,低聲懇求道。

父子二人旁若無人地討論著她的生死,而那個當事人卻只是安靜地看著他們,嘴角溢出苦澀的笑容。

「好吧,父皇答應珩兒,不過珩兒也要答應父皇,不能為了這件事再難過了1謝容華認真考慮片刻后答道。

謝珩點點頭,謝容華輕撫了撫他的發,柔聲道:「出去找幻琴姑姑玩吧,剩下的事情,父皇會解決的1

謝珩看了顧珩雪一眼,見顧珩雪也看向了他,他的臉沉了下來,快步出了這間屋子!

房中只剩了謝容華和顧珩雪時,謝容華的臉又變回了最初冷漠的樣子,他沉聲道:「看在珩兒為你求情的份上,朕這次便饒了你1

顧珩雪不知道為什麼,看了之前他的種種表演后,一下子就不再害怕他了,她低笑道:「陛下一開始就沒有殺我的打算,現在殿下已經走了,何必還要在我面前演戲1

謝容華一怔,詫異道:「哦,顧才人何出此言?」

「陛下若是有心要我的命,就不會救我,更不會在殿下面前提起要殺我,陛下之所以這樣做,只是希望殿下能早點從我對他的傷害中走出罷了1顧珩雪嘆息道。

謝容華看著她的目光中多了一絲讚賞,他站起身來,一步一步往床邊走去,在即將靠近她時停下,他低頭望著她,眼中帶著濃濃的蠱惑:「顧才人,朕和你做筆交易吧,交易完成了,朕便放你離開皇宮,給你你想要的自由1

顧珩雪一怔,看向他喃聲問道:「陛下要我做什麼?」

謝容華伸出手,輕撫她略帶蒼白的臉,輕笑著道:「朕要你做朕的寵妃1

顧珩雪驚得往後一縮,不敢置通道:「你說什麼?」

謝容華看了她一眼,低聲道:「朕需要一個沒有什麼家世背景的女人做寵妃,以此來平衡後宮,顧才人,你的身份很合適1

顧珩雪搖頭道:「宮中和我一樣沒有家世背景的宮妃多了去了,她們個個都在等著陛下的寵愛,我只想離開皇宮,陛下何必要選我?」

謝容華輕嘆一聲,淡笑著答道:「正因為你除了想出宮,對朕別無他求,你才是最好的人選,這樣,朕在你面前的時候,至少不用辛苦做戲了1

做戲?顧珩雪驚訝的看著他,詫異道:「陛下的意思是,陛下對貴妃娘娘,對賢妃娘娘的榮寵,都只是在做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