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七十三章 談筆交易(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三章 談筆交易(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不然你以為是什麼?」謝容華挑眉看她,顧珩雪只覺得這個男人可怕,她看到那些后妃如何想方設法地想獲得他的注意,獲得他的榮寵,可她沒想到,那些人人艷羨的榮寵,原來只是他在做戲嗎?是了,選妃的時候他都沒有出現,就讓他弟弟幫忙選了,這樣的無所謂,又怎麼可能對宮中的嬪妃有半分感情呢?

面對眼前這個冷心冷情的男人,顧珩雪感到背脊一寒,後宮所有人都是他的棋子,如今她也要變成他的棋子了嗎?她別開目光,遲疑著道:「若是我不願意做陛下的寵妃呢?」

一旦成為寵妃,那就是後宮的眾矢之的,她不像柳江月和杜語芹那樣有家族倚靠,而這個男人,又不是真的把她當寵妃,所有的明槍暗箭都得靠她一個人面對,她不覺得,她有能耐全身而退,到時候還沒等到出宮,她說不定就被害死在皇宮裡了。

」不願意嗎?「謝容華低低笑道:」昨晚朕在眾目睽睽之下將你抱進飛霜殿,你猜外面現在在傳著什麼?朕既然答應了珩兒不殺你,那朕就不會殺你,只是,若你不做朕的寵妃,那你今天就得離開飛霜殿,去你才人該去的地方,你的那些罪狀,朕不追究,自然會有人追究,到時候你是死是活,可就不關朕的事了。「

他的一字一句,在顧珩雪心中如同驚雷,他昨晚救她一定是故意的,故意抱著她進了飛霜殿,這樣所有的宮妃定然知道了她偷偷跟來驪山的事情,若是她今天被他趕出這裡,就憑藉他昨晚做的事,那些宮妃也會把她啃得骨頭都不剩,若不陪他演戲,做他的寵妃,那出了飛霜殿,她就是伺機勾引聖上失敗的狐媚子,更是被人隨便踩的對象,她瞪著謝容華,只覺得想立馬咬死他!

謝容華看她如一頭困入絕境的憤怒小獸,一時間心情大好,他看著她,低笑道:「顧才人,朕給你一個時辰的時間考慮,如果得不到朕想要的答案,那一個時辰后,會有宮人送你離開飛霜殿。」

「不用一個時辰了,我現在就答應你1顧珩雪氣急敗壞地應道,她還得跟他談條件,他現在走了,鬼知道她什麼時候能見到他,既然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了,那她總得為自己爭取最大的生存空間。

謝容華看她如此識抬舉,點頭微笑道:「顧才人果然是聰明之人1

顧珩雪冷哼一聲,若她真夠聰明,怎麼會莫名其妙地就被他算計得無路可走了,她看著謝容華,沉聲道:」陛下也知道,後宮兇險難測,陛下要我做這個假寵妃,不管陛下目的是什麼,我都希望陛下能儘可能的保證我的人身安全,這宮裡宮外,我能依靠的,不過就陛下一人而已,就算是陛下的一枚棋子,也希望陛下好好珍惜,不要隨隨便便就把我弄成了棄子0

「這是自然,不到萬不得已,朕當然不會捨棄你1謝容華點頭道。

顧珩雪撇撇嘴,對他的話不置可否,她繼續道:「陛下說交易完成後,便讓我出宮,那這總得有個期限吧,若十年八年的,我還不如就此死了算了1

謝容華看著她,問道:」你能接受的時間是多久?「

「當然是越快越好了……」她看謝容華臉色難看起來,不敢把後面的最好一個月就換人的話說下去,傻子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她諂媚地笑道:「陛下是我的領導,自然陛下說了算!只要別十年八年那麼長就行了。」

領導……

謝容華一怔,這個詞他不是第一次聽見,曾經她也和他說起過,還和他解釋了這個詞的意思,顧珩雪看他愣著不答,暗想自己不會是說錯話了吧,她小心翼翼地喚他:「陛下1

謝容華從她的呼喚中回過神來,他第一次認真仔細地打量她,一雙乾淨清澈的眼睛,鵝蛋臉,五官沒有什麼特別出色的地方,臉色因為失血而略帶蒼白,她的容貌,當得起清秀二字,再多的,便沒有了,可就是這張清秀的臉,竟然會讓他莫名有了絲親近感,他難道是被謝珩影響了嗎?還是因為她方才說了和她一樣的詞語!

顧珩雪看他望著自己的眼神,心中有些不安,正不知要怎麼做的時候,謝容華已經沉聲道:「兩年,兩年之後,朕給你自由1

他說著,也不等她的回答,決然地轉身離開,顧珩雪獃獃地望著他離去的背影,竟然覺得此時的他,身邊籠罩了淡淡的悲傷!

她搖搖頭,將那些莫名的感傷甩開,躺在床上望著帳頂華貴的幔帳,自言自語地低聲道:「顧珩雪,從今天開始,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得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應對了,他雖然說不到萬不得已,不會捨棄你,但誰知道他什麼時候就萬不得已了呢,所以不能想著靠他,你最能相信依靠的,只有你自己,不過就是兩年,加油,一定可以熬過去的1

顧珩雪答應了謝容華的條件以後,便安心地在飛霜殿住下了,她傷得並不重,餘毒清了以後,不過兩日,便可下床四處走動了,飛霜殿是謝容華在靈泉宮的寢殿,她雖然住在偏殿中,但這裡沒有傳召,外人是不得擅入的,這兩日她過得很平靜,除了奉命來照顧她的宮女韶芳,和偶爾來為她看傷的太醫,她再也沒見過外人,不理會外面的風雨,日子過得倒還算愜意,但她知道,她不能一直這樣鴕鳥一般的生活下去,謝珩說不理她,就真的不理她了,可她不想,她和他的關係就此冰冷下去,無論多難,她還是希望,能得到他的原諒。

「韶芳,你知道幾天大皇子殿下都在做什麼嗎?」顧珩雪小聲地詢問道。

「這幾天陛下都在帶著殿下騎馬,不過幾日,殿下已經騎得有模有樣的了呢0韶芳笑道。

「是嗎?」顧珩雪想到他神氣的樣子,臉上不由得染上了笑意,想起他之前總要自己去看他騎馬,她心中一動,問韶芳道:「這飛霜殿,我能出去嗎?」

韶芳點點頭,答道:「陛下只讓奴婢來伺候才人,並沒有說不讓才人出去,才人想去什麼地方?」

顧珩雪握緊雙拳,決定主動出擊,看著韶芳沉聲道:「我要去狩獵場的營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