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七十五章 林中涉險(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五章 林中涉險(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別怕,我會保護你的。」顧珩雪說著,抬手瞄準了前面纏鬥著的阿隼和豺狼,她的呼吸緊促,心裡怕得要死,可她知道自己不能後退,那豺狼兇惡,阿隼也快支撐不住了!

她閉了閉眼,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咬牙對阿隼高聲道:「阿隼,你讓開1

阿隼聞言飛高躲開,豺狼尋到機會向他們撲來,在那一瞬間,顧珩雪扳動袖箭的機關,一下子射出了三枚袖箭,那豺狼發出慘痛的叫聲,撲地一聲倒了下去,濺起一地塵埃。

顧珩雪后怕地跌坐在地上,看那豺狼還在掙扎著爬起來,她心有餘悸地抱起謝珩,低聲道:「我們快走1

她抱著謝珩飛快地翻身上了馬,正要離開,躲起來的黃昭媛顫抖著高聲道:「別扔下我1

顧珩雪看了她一眼,不耐煩道:「你自己跟上來1她親眼見著這個女人扔下謝珩一個人跑了,對她自然不會有好臉色看。

幾人騎馬極速狂奔著,謝珩抖著身體躲在顧珩雪懷中,死死地抱著她,他抬頭看到她緊繃的神色和堅毅的下巴,更深地鑽進她的懷抱中。

他們跑了沒多久,便和前來尋他們的侍衛遇上了,顧珩雪看到他們,終於鬆了口氣,此時才感覺到,腳腕有刺痛襲來,原本癒合的傷口,在她的劇烈運動下,似乎裂開了。

謝珩看到她發白的臉色,顫聲問道:」紫嫣,你怎麼了?「

顧珩雪搖搖頭,低頭望著他,溫柔笑道:「珩兒,別再叫我紫嫣了,我叫顧珩雪,以後我不會再騙你了,你能原諒我之前對你的傷害嗎?」

謝珩抿著唇,低頭不說話,顧珩雪心中一澀,他們回到營地后,立刻有宮女太監圍了上來,幻琴抱過謝珩,將他狠狠地罵了一頓,厲聲道:「這件事情,姑姑一定會如實稟告你父皇,你等著挨訓吧1

她正要感謝顧珩雪,卻見她腳腕的血跡,大驚道:「顧才人,你的腳1

顧珩雪淡淡一笑,對跟著幻琴的韶芳道:「韶芳,快去幫我叫太醫過來。」

她說著,一瘸一拐地往不遠處的營帳走去,雖然她自己也能治,可是這一番折騰下來,她是真的累了。

謝珩看到她的樣子,想跟過去卻又不敢跟過去,他將頭埋入幻琴的懷中,不再看顧珩雪!

幻琴看他這樣,輕嘆一聲,終究沒有說什麼。

等謝容華回來,幻琴果然將事情一五一十地和他說了,謝容華大怒,將謝珩叫過來大罵了一頓,直到謝珩深刻地認識了自己的錯誤,他才放過他!

訓完謝珩后,謝容華去了顧珩雪休息的營帳,他掀開帳簾,慢慢地走到了那個熟睡的女子身邊,靜靜地看著她,她看起來那麼弱小,可謝容華知道,她的內心,比她的外表要強大得多,就像她明明身在皇宮,卻死活不認命想逃離開,就像她面對兇惡的豺狼,心裡明明怕得要死,卻為了保護珩兒,逼自己和阿隼合作除掉它,這個女人,才認識不過短短几日,便給了他這麼多的意外,以後,她的身上,不知還會給他怎樣的意外。

謝容華動作輕柔地抱起她,儘管如此,顧珩雪在一驚之下還是醒了過來,看到眼前放大的俊顏,她掙扎著要下地,謝容華卻禁錮住了她,他沉聲笑道:「怎麼?朕比豺狼還要可怕?如今天快黑了,這營地不是睡覺的地方,太醫說你這次傷得比上次更重,不能隨意走動,朕只能勉為其難的抱你回靈泉宮了。」

顧珩雪聽了他的話,停止了掙扎,她看著他堅毅的下巴,垂下眼低聲問道:「陛下,你能不能告訴我,我要怎麼做?珩兒才能原諒我1

原以為今天她拚命救他,他對她就可以既往不咎了,可她傷口複發,他卻連看都沒來看她,若說不難過,那也只能是自欺欺人罷了。

謝容華看了她一眼,不解道:「你很在意珩兒對你的看法?」

顧珩雪點點頭,疲憊地靠在他的懷中,她低聲呢喃道:「不管陛下信不信,我是真的很喜歡很喜歡他,一想到他如今討厭著我,我心裡便難受。」

謝容華想問她,為什麼會這麼喜歡珩兒,可話到嘴邊,到底沒有問出口,他將她抱出營帳,小心地放在馬背上,翻身上馬讓她靠在了自己懷中,對周圍的一眾人馬道:「啟程回靈泉宮1

他輕拉韁繩,那馬便緩緩動了。

顧珩雪垂著眼,看到周圍對她或嫉妒或憤恨的目光,嘴角微微勾起,露出嘲諷的笑容,她知道,謝容華對她所有的好,不過都是人前做戲,今天她這個新寵才拚命救了他兒子,他當然要在人前給她莫大的恩寵,若之前她住在飛霜殿養傷,後宮的人對她這個新晉寵妃多多少少還有些懷疑的話,今天之後,她們所有人,恐怕都會坐實了她寵妃的位置吧,從今往後,她的安穩日子,怕是要到頭了!

夜晚,謝珩翻來覆去睡不著,他走到幻琴的榻前,輕搖她道:「幻琴姑姑,珩兒睡不著1

幻琴原本也沒有睡著,立馬就睜開了眼睛,她將謝珩抱入懷中,低聲道:「殿下在擔心顧才人嗎?」

謝珩低垂著眼,小聲問道:「她的腳流了好多血,以後會不會不能走路了?」

「殿下既然這麼擔心,為什麼不去看看她,你去看她,她會很高興的1幻琴低聲道。

謝珩抬頭看她,輕聲道:「幻琴姑姑,她騙了珩兒,也騙了姑姑,姑姑不討厭她嗎?」

幻琴苦澀一笑,答道:「姑姑不想騙殿下,姑姑很早就知道她不是宮女了,只是看她對殿下是真心實意的喜歡,才一直沒有拆穿罷了。」

謝珩抿著嘴,難過道:「既然喜歡珩兒,為什麼要丟下珩兒逃跑?」

原來他最在意的是這個,幻琴微微苦笑,對謝珩低聲道:「殿下不想顧才人離開?」

謝珩點點頭,委屈地道:「珩兒怕她和娘親一樣不見了1

「既然如此,殿下就該更在一起,讓她更捨不得殿下才是,不然殿下一直這樣討厭著她,以後她也討厭殿下了,那她在宮中了無牽挂,就逃走得更快了。」幻琴哄著他道。

謝珩聽了她的話,恍然大悟,點頭道:「那珩兒三,讓她更更喜歡珩兒,這樣她就不會走了。」

「對1幻琴笑道,摸了摸他的頭,柔聲道:「快去睡吧,明天一早姑姑就陪你去看她,好嗎?」

謝珩點點頭,快步跑回自己的床上躺下了,幻琴看他的樣子,心中微微一嘆,在心中暗自道,顏姑娘,我把殿下和陛下交給顧才人,你會怪我嗎?我不想陛下自苦下去,也不想殿下一輩子沒有娘親疼愛,顧才人和你有那麼多相似的地方,哪怕只是個替身,讓她陪在他們父子身邊,也是好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