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七十六章 各自悲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六章 各自悲喜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顧珩雪以前不懂驚喜從天而降是種什麼感覺,可當她睜開眼,看到守在她身旁的謝珩時,她第一次感覺到了,那種絕望之後的驚喜,是真的可以讓人喜極而泣的。

她急急地想爬起身來,謝珩皺眉道:「太醫伯伯說了,你現在不能隨便亂動的。」

「我知道,我不亂動1顧珩雪點頭道,謝珩看到她的眼淚,嫌棄道:「別哭了,你哭起來好醜的1

顧珩雪擦乾眼淚,對他展開笑容,小心翼翼地問道:「我不哭了,珩兒來看我了,是不是代表原諒我了?」

謝珩別開眼,一本正經地哼聲道:「你昨天救了我,姑姑說要知恩圖報,我若不來看你,太沒有良心了。」

顧珩雪的眼中劃過笑意,輕聲哄道:」那珩兒要報恩的話,就不要和我絕交,我們還做好朋友好不好?「

謝珩瞪著她,不滿道:「哪有自己要別人報恩的1看顧珩雪的神情落寞了下來,他終於大發慈悲道:「算了,我大人不記小人過,就原諒你這一次,以後你再也不能騙我了。」

顧珩雪點頭如蒜搗,笑著承諾道:「好,我以後再也不騙珩兒了1

謝珩伸出小指,望著她認真道:「拉鉤上吊1

「好,拉鉤上吊1顧珩雪笑著,和他完成了承諾的最高形式,謝珩脫了鞋子爬到她床上來,窩在她懷裡問她道:「你的腳痛不痛啊?」

「不痛了1顧珩雪想也不想地道,其實還有點痛,但他在身邊,再痛也不痛了!

他想到什麼,搖著顧珩雪道:「你昨天好厲害啊,竟然能使喚父皇的阿隼,它連我都不理的,還有那個袖箭,你射的好准,珩兒也想學1

顧珩雪被他誇得有些不好意思,擺手笑道:「這沒什麼?是我的天賦技能1連她自己都很驚訝,那袖箭她能玩得這麼專業,不知不覺中,她又發現了自己另一個穿越自帶技能。

「天賦技能是什麼意思?是說你天生就會的嗎?」謝珩不迭的問道。

幻琴端了葯進來,見他們兩個又和沒事人一樣了,對謝珩道:「你怎麼爬到顧才人床上去了,顧才人身上有傷,你可不能這樣肆無忌憚地纏著她1

顧珩雪看向她,搖頭輕笑道:「沒事的,幻琴,有珩兒這樣陪著我,我的傷才好得快呢1

她省掉了姑娘兩字,讓幻琴對她更多了幾分親近感,她將葯遞給顧珩雪,道:「你該喝葯了1

顧珩雪接過葯碗,一口氣喝了,看向幻琴感激道:」幻琴,謝謝你幫我0

她沒具體說幫什麼,但她們二人心知肚明!

幻琴淡笑著接過她手中的碗,低聲道:「這沒什麼?只希望顧才人以後有什麼心事不要再瞞著我們,顧才人的行事,我並不是不能理解,畢竟皇宮是個華麗的囚籠,不是誰都甘心被關在其中的。」

顧珩雪微微一嘆,不想再管這些煩心的事,她低頭看向謝珩,問道:「你今天不去狩獵場那邊嗎?」

「我怕我走了你會哭鼻子,就大發慈悲留下來陪你了1謝珩仰頭望著顧珩雪,一臉大發慈悲的表情!

「胡說八道,明明是昨天闖了禍,今天被陛下禁足在靈泉宮了1幻琴毫不留情地拆穿了他!

謝珩臉上先是羞窘,很快卻鎮定下來,不屑道:「今天就算不禁足我也不會去的,今天狩獵比賽結束了,那些大臣和娘娘都在等著父皇賞賜,父皇也沒時間陪我,過去了也不好玩,還不如就在這裡陪你玩1

對於他這樣強行的挽尊,顧珩雪笑著附和了幾句,來配合他的演出,飛霜殿這角落的偏殿中,一時充滿了歡聲笑語,其樂融融!

比起飛霜殿的愜意,營地那邊就要緊張得多,隨著巨大火炬的熄滅,狩獵比賽結束了,按照要求,眾人先拿出所狩獵物中最好的三樣來比試,若無法勝出,再取第四,第五件,以此類推!

參加狩獵比賽的人這幾日也全力,為的不是博得頭籌可以獲得的寶物,更重要的是希望能在皇帝面前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

一番獵物展示過後,朝廷官員這邊最終獲勝的是禮部侍郎左振海,而宮妃這邊則是賢妃杜語芹險勝了一籌!

謝容華先見了參加狩獵比賽的朝臣,無論這次是勝是敗,都對他們勇於拼搏的精神讚賞了一番,待把青冥寶劍賜給左振海的時候,他恭敬地接過,站在高台之上一臉的意氣風發。

到了后妃這邊時,他還來不及誇讚杜語芹,柳江月已先一步出列,對謝容華行禮柔聲道:「陛下,賢妃妹妹獵到了梅花鹿,臣妾眾人自然是甘拜下風,只是臣妾聽說昨日顧才人獵到了豺狼,那比起梅花鹿來可難得多了,臣妾以為,這頭名當給顧才人才是1

她話音剛落,在場眾人面色各異,杜語芹隱忍不發,別的妃子或同情或幸災樂禍,謝容華靜靜看了柳江月片刻,才笑道:「愛妃若不提這事,朕倒險些忘了1

他說著,臉色沉了下來,看向躲在妃嬪中的黃昭媛,冷聲道:「黃昭媛私自帶大皇子入山林,無故下馬將大皇子置入險境之中,差點讓大皇子丟了性命,你自己說說,朕要怎麼罰你?」

黃昭媛嚇得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昨天安然度過,她以為陛下不會追究了,沒想他如今還是想起來了,都怪柳江月,沒事提昨天做什麼?

「臣妾知錯,求陛下開恩1她抖著聲音道!

謝容華的手輕敲椅背,低嘆道:「黃大人,你說朕該如何處罰黃昭媛才好?「

被叫到名字的吏部侍郎黃克敏戰戰兢兢地出列,跪在了黃昭媛身邊,磕頭道:「微臣教女無方,才讓昭媛娘娘在宮中不知輕重大小,無論陛下怎麼處罰,微臣絕不敢多言1

謝容華看他怕得手都在顫抖的樣子,低笑道:「黃大人何必如此害怕,你雖然教女無方,但好在昨天有驚無險,朕自然不會要了黃昭媛的命,只是她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朕念在黃大人一直對朝廷盡忠職守的份上,朕這次便只剝去她的昭媛封號,貶為美人,黃大人對此可有異議?」

「臣沒有異議!謝陛下恩典1黃克敏聞言趕緊領了女兒,對謝容華磕頭謝恩。

謝容華點點頭,沉聲道:「你們先退下吧,回去好好反思,朕不希望再有下次1

二人退下之後,謝容華從身邊太監的托盤中將碩大的東海夜明珠取下,看向杜語芹柔聲笑道:「杜賢妃,這東海夜明珠還是屬於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