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七十七章 心思各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七章 心思各異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杜語芹一怔,驚喜地上前接過謝恩,想著他果然還是向著自己的,可還沒開心多久,謝容華已經開口道:「那豺狼是顧才人喚了朕的阿隼合力之下才擊倒的,算不得她獨自狩獵,所以這頭獎不屬於她,不過她英勇無畏,又救了大皇子,自然也該褒獎,朕已打算下旨封她為婕妤,賜居忘憂宮1

他說起顧珩雪的時候,嘴角揚起了淡淡的笑容,顯而易見的寵愛令在場所有人大驚失色,柳江月一怔后,很快反應過來,看向謝容華笑道:「陛下所言極是,顧才人從才人一舉升到婕妤,雖然有些不合規矩,但她立了大功,逾制一下也情有可原,只是這件事,怕得回宮才能辦0

「這是自然,如今她還躺在床上動彈不得,你讓她跪地接受封賞她也無能為力啊1謝容華輕笑著道,他和柳江月短短的對話,讓杜語芹的臉色發白,她低頭看著手中難得一見的東海夜明珠,只覺得無比的刺眼,那個莫名其妙冒出來的顧才人,憑什麼這麼輕而易舉,就毀掉了這幾天她所有的努力,她那麼拚命,只是想讓謝容華對她另眼相看罷了,可是現在,讓他另眼相看的卻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女人,她實在是不甘心!

封賞結束后,謝容華便讓群臣和后妃啟程回靈泉宮休息,後面幾日,他們可自行在驪山泡溫泉遊玩,可今日之事過後,後宮的嬪妃誰還有心思沒心沒肺地玩耍呢。

杜語芹回到花月殿便忍不住扔掉了手中千辛萬苦才奪來的東海夜明珠,將殿內能砸的東西都砸了!

柯依見狀臉色大驚,急匆匆地撿回夜明珠,對杜語芹小聲道:「娘娘何必發這麼大的火,這可是御賜之物,還好沒摔壞,否則被陛下知道了,娘娘一定會被責罰的1

「御賜之物又如何,得了它對本宮沒有半點加成,說來你也許不信,本宮拿到它這麼久,竟沒有一位宮妃為本宮道喜,你知道為什麼嗎?」杜語芹慘然地笑著,「因為她們如今的心思全在飛霜殿住著的顧才人身上去了,不對,等回了宮中,人家可就是顧婕妤了1

「娘娘,管她顧才人還是顧婕妤呢,見了娘娘,還不是都得行禮,娘娘何必因為她置氣1柯依在一旁勸慰道。

杜語芹聽了她的話,臉色好了幾分,她冷冷一笑,低聲道:「你說得沒錯,不過是一個三品婕妤罷了,連九嬪都不是,本宮何必在意她,再說了,陛下對她的好是真是假還不一定呢?」

靈泉宮南面的朝霞殿中,柳江月讓莫鳶為自己換了衣裳,慵懶地躺在榻上假寐,任由莫鳶為她揉捏,這幾日她也是夠累,看來是得在溫泉好好泡泡,通通氣血了。

莫鳶看著柳江月疲憊的臉,低聲道:「娘娘,飛霜殿住著的那位顧才人,你就一點不擔心嗎?她到底是怎麼來驪山的啊,不是說了九嬪以下的宮妃不能來嗎?」

柳江月睜開眼睛,望著遠方低聲道:「你應該先問,後宮諸妃都討好不了的大皇子,她怎麼就討好了呢?討好了大皇子,還怕來不了驪山?」

「娘娘的意思是說,她是專門討好了大皇子,來驪山勾引陛下的?」莫鳶問道。

「本宮可沒這樣說,只是這顧才人,本宮還真是看走眼了。」柳江月低喃道,從她第一次給了她點教訓,看她安靜地在宮中默默無聞開始,她就把她排出自己的威脅範圍之外了,真沒想到,她會有這樣的後手,在驪山給了她這樣一個莫大的驚喜。

「連娘娘都看走眼了,這後宮恐怕也沒幾人曾經看準了她,陛下和大皇子都喜歡她,那她以後恐怕會成為娘娘的心腹大患1莫鳶皺眉道。

柳江月淡淡一笑,看向莫鳶道:「是不是本宮的心腹大患,現在斷言尚早,如今最恨她的,可不是本宮,想要除掉她的人,也不止本宮一個,等回宮了,好戲才真正開始呢1

*************************

顧珩雪的腳傷一養就養了好幾日,因為自己另有打算,一時之間也不敢暴露自己的醫術,便任由太醫為她慢慢治療,等傷好得差不多了,他們也到了啟程回宮的日子!

與來時一樣,她還是和謝珩一個馬車,但比起來時的自由,那就完全不同了,因為這馬車不是普通馬車,而是當今天子的御駕,也就是說,除了他們,謝容華也在,這馬車雖然夠大,她和謝珩也坐得夠遠,這馬車中依舊充滿了他的氣息,他雖然在遠處坐著默默地批閱奏摺,連看都沒看他們一眼,顧珩雪還是覺得,她和謝珩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謝珩規規矩矩地玩了一會兒后便窩在顧珩雪懷裡睡著了,顧珩雪看到他胸前隨著馬車微微晃動的玉墜,小心地拿起來仔細觀察,雖然很淺,但是能看到一條很細的修復的裂痕,也就是說,這枚玉墜,曾經是碎過的,而夢裡的玉墜,也是碎成兩半的!

「把你的手拿開,那不是你可以碰的東西1突如其來的嚴厲聲音讓顧珩雪一驚,她手一松,玉墜掉回謝珩胸前,顧珩雪看向謝容華,他也正看著她,眼中壓抑著隱隱的殺氣,讓顧珩雪心中一懼,她不過就看看那玉墜,他有必要對她動殺心嗎?

她抱緊謝珩,小聲道:「我知道了,以後不會再碰了1

謝容華將心底的情緒壓下去,看向她低緩而平靜地道:「顧才人,你和珩兒親近朕不會阻止,但有些底線希望你能清楚,比如方才的玉墜,比如任何和珩兒娘親有關的事,朕都希望你不要觸碰,也不要因為他喜歡你,就妄想代替他的娘親,若你犯了朕的忌諱,朕會毫不留情的處置你,明白嗎?」

「明白了1顧珩雪點點頭,在心中腹誹道,都一後宮的女人了,還在她面前裝什麼深情,不碰不問就是,有什麼了不起的!

謝容華看她有些委屈的樣子,也覺得方才自己的態度過分了,他想說點安撫她的話,卻見她已經將頭轉向了馬車車窗外,他微微一嘆,也沒再說什麼!

馬車駛入了長安城,因為兩邊有禁軍攔著,老百姓只能仰著頭往裡面看,顧珩雪看著他們一閃而過的臉和長安城錯落有致的房屋,微微一嘆,長安城這麼大,可她不知道,她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有機會在這個帝國核心的都城中自由的走走看看,在她的嘆息聲中,馬車緩緩駛入皇宮,這個她最不想回來的地方,終究還是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