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七十九章 入主忘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九章 入主忘憂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翌日一早,便有宮人來寧幽宮,說忘憂宮已經打掃乾淨了,請顧珩雪過去,還熱心地要為她搬東西。

顧珩雪搖搖頭,嘆道:」我們沒什麼東西,這就走吧0

在和紫嫣離開前的剎那,她還是忍不住走到夏菏澤的寢殿前,對裡面的人低聲道:「菏澤,我走了,我知道你不想見我,往後你自己多保重,如果有什麼難處,可以讓竺靈去忘憂宮找我1

裡面良久也沒有回應,顧珩雪低嘆一聲,對紫嫣道:「我們走吧1

忘憂宮位於昭陽宮和紫宸殿中間,宮殿雖然不大,但無論去昭陽宮請安還是去紫宸殿見皇帝都十分方便,顧珩雪走到忘憂宮門外,望著這座比寧幽宮不知好多少倍的宮殿,這裡以後就是她新的住處了,可惜,在這皇宮裡,她沒有家。

「娘娘到了怎麼站在外面,快隨奴才進去吧1出來探風的太監見到顧珩雪,恭恭敬敬地迎了她進去,邊走邊笑道:「奴才是內侍省分配到忘憂宮的管事太監,命喚牧歸,娘娘可以叫我阿牧或者小歸子1

顧珩雪點點頭,跟著他走進忘憂宮的大殿中,牧歸請她坐在了首位上,紫嫣侍立在一旁,很快有兩個小太監和兩個小宮女進來,對顧珩雪磕頭道:「奴才/奴婢給娘娘請安1

顧珩雪受不了他們這樣的大禮,高聲道:「你們先起來吧,有什麼話站起來再說。」

四人恭恭敬敬地站起身來,在屋內站好,牧歸介紹道:「他們四人是這忘憂宮的隨侍太監和隨侍宮女,廖一,廖二,清風和明月1

他剛介紹完,紫嫣不由得笑了起來,顧珩雪皺眉瞪了她一眼,道:「你笑什麼?」

紫嫣急急地止住笑,答道:「奴婢只是覺得他們的名字有意思,直接就叫一和二了。」

廖一和廖二摸摸頭,其中一人不好意思道:「我們原本不叫這名的,是因為小時候進宮,是一位姓廖的公公為我們凈的身,剛好我們倆是排第一個和第二個,便給我們起了這個名了。」

「別看他們靦腆,他們兩可進宮十多年了,算是宮中的老人了。」牧歸笑道。

顧珩雪瞪大眼睛看著他們,他們也就十七八歲的年齡,竟然都進宮十多年了,那不是很小就受了宮刑,顧珩雪想著一激靈,目光中對他們不由自主帶了同情。

她想了想,問牧歸道:「阿牧,既然他們都進宮十多年了,想必你在宮裡呆的時間更長吧。」

「這是自然,奴才入宮那時候,這裡還是晉國皇宮呢……」猛然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他急忙住口,神色略帶慌張地道:「奴才妄言了,娘娘可別放在心上。」

顧珩雪淡淡一笑,安撫她道:「別擔心,這裡都是忘憂宮的人,沒有外人。」她看向那兩個安靜乖巧的宮女,她們面容秀雅,一個圓臉,一個鵝蛋臉,皆讓人有幾分親切。

「你們誰是清風?誰是明月?」顧珩雪低聲問道。

「奴婢清風1鵝蛋臉的宮女屈膝行禮道。

「奴婢明月1圓臉的宮女亦屈膝行禮。

顧珩雪點點頭,看向他們道:「我不知道你們以前是在哪個宮裡當差的,不過你們既然來了忘憂宮,那以後就是忘憂宮的人了,我身邊沒什麼規矩,所以你們不用拘束,我日常的衣食起居自有紫嫣照顧,你們只需要將忘憂宮打掃收拾乾淨,做好自己的分內事就好,我對你們只有一個要求,那便是忠心,只要你們對我忠心耿耿,我也不會虧待你們。「

她說著,看了紫嫣一眼,紫嫣明白過來,從包袱里取出碎銀分給了他們幾人,他們拿了銀子,對顧珩雪跪下道:「謝娘娘賞賜,奴才/奴婢定當對娘娘忠心不二。」

顧珩雪讓他們起來,對他們追加了一句道:「在忘憂宮中,你們不用動不動就給我下跪,我不喜歡別人跪我,有什麼事,站著說就好,明白嗎?」

幾人面面相覷,看著顧珩雪緩緩點頭,顧珩雪正要叫他們下去,卻見尚靜手舉聖旨,領著一眾手捧托盤的宮人魚貫而入!

「顧才人接旨0尚靜高聲道。

顧珩雪無奈地起身,帶著忘憂宮的宮人跪了下去,心中埋怨道,她剛剛才讓別人不用跪了,轉頭她就帶著他們跪在了聖旨面前,還真是諷刺埃

尚靜對她笑了笑,高聲道:「顧才人聰慧靈秀,溫婉有禮,驪山隨行中智勇雙全,救大皇子於危難之中,今擢升為正三品婕妤,賜居忘憂宮,另賞賜玉如意一對,珠寶一箱,絲綢十匹,欽此0

「臣妾叩謝陛下恩典1顧珩雪領著眾人拜下去,尚靜將聖旨遞到她手中,小心地將她扶起來!

顧珩雪示意忘憂宮的宮人接過賞賜之物,收下冊封禮冊,對尚靜笑道:「怎麼是公公來傳旨?」

她在飛霜殿也算住了好幾天,尚靜可是大內總管,皇帝的貼身大太監,他來給她傳旨,比那些賞賜的財寶更令她受寵若驚。

「自然是陛下親自吩咐奴才過來的,另外,陛下還有一事要我轉告婕妤0尚靜笑著答道。

顧珩雪點頭示意他說,他看向顧珩雪,眼中溢滿笑意:「陛下讓我轉告婕妤,今晚好好準備一下,傍晚的時候會有紫宸殿的人來接娘娘過去侍寢。」

侍~寢~

他的話如同一個晴天霹靂擊在顧珩雪腦中,她看著尚靜不確定地問道:「你說陛下要我晚上去紫宸殿,侍寢?」

尚靜點點頭,如感嘆般道:「這後宮嬪妃進宮也有好幾月了,這可是陛下第一次召宮妃去紫宸殿侍寢,婕妤娘娘好福氣啊?」

侍寢你妹,好福氣你妹,不是說好了假寵妃嗎?他這是想玩死她吧?顧珩雪咬緊牙關,極力剋制著自己才沒讓她罵出聲來,本來後宮那些嬪妃就已經討厭她了,這一出下來,她可真要成為她們的眼中釘肉中刺了,昨天才回宮,今天他就要把自己立起來當靶子給別人打,她上輩子莫不是得罪過他,今生才被他這樣欺負?

尚靜看她通紅的臉,還以為她在害羞,勸慰道:「顧婕妤不用害臊,女兒家嘛,總有這一日的,侍寢之前該做什麼,你宮裡伺候的人都知道,顧婕妤好好準備,晚些時候奴才讓宮人來接你去紫宸殿1

他說完,帶著宮人大步離開,顧珩雪腳步虛浮地走回座位上,如泄氣的皮球一般坐了下去,她如今已經是靶子了,不得不面對後宮的險惡,可是如今最困擾她的是,所謂的侍寢,到底是真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