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八十章 侍寢之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章 侍寢之夜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顧珩雪再不願意,傍晚還是漸漸來臨了,她看著那頂緩緩進入忘憂宮的小轎,心裡慌得厲害,只想要落荒而逃!

「娘娘,你別怕,陛下如此看重娘娘,娘娘該高興才是啊!若是老爺和公子知道此事了,一定會欣喜若狂的1紫嫣在一旁小聲道,如今忘憂宮不止她一個宮女了,她也不敢再如寧幽宮那般喚顧珩雪小姐!

顧珩雪看了她高興的面容一眼,心中微微一嘆,這丫頭自從知道她今晚要去紫宸殿,便一直積極準備著,幫她沐浴焚香,幫她仔細地梳妝打扮,對她臉上的不願視而不見,還說什麼這是她天大的福分,天地良心,她並不想要這樣的福分!

眼看著來接她的宮人已經越來越近,顧珩雪悄悄抬手摸了摸頭上的發簪,深吸了口氣,如果這侍寢是假的便罷了,如果那皇帝想趁機占她便宜,她就跟他拼了!

「奴婢是紫宸殿的宮女,奉陛下旨意來接娘娘的,請娘娘上轎1轎前的宮女畢恭畢敬地向她行禮道!

顧珩雪攏了攏身上的披風,視死如歸般坐上了那頂小轎,如今她沒有退路,只能這樣走一步算一步了!

前去侍寢的小轎在被宮燈照得亮堂的宮道上穿梭,引得宮道上路過的太監宮女紛紛側目,紫宸殿離忘憂宮並不遠,不過一炷香時間,便到了紫宸殿的寢殿門外了!

「娘娘,請下轎1宮女溫和地聲音傳來,顧珩雪慢慢地下了小轎,目之所及是七級大理石建造的台階,隱隱可見台階后高大巍峨的殿門,殿門的橫樑上刻著五爪鎏金龍紋,這是天子的居所,未經傳召,任何人都不得踏足!

她明明是第一次來這裡,卻恍惚覺得自己曾經見過這樣的建築!

「娘娘,請隨奴婢來1

宮女引了宮燈,帶著她拾階而上,那殿門漸漸完全顯現在顧珩雪眼中,恍惚之間,她似乎看到了一個年輕男子挺直地跪於門外的身影,她一眨眼,殿門外空空如也,哪有什麼人影!

殿門緩緩打開,身上的披風被宮女解開,露出了她裡面穿著的寢衣!

按照宮中的規矩,被皇帝招來紫宸殿侍寢的宮妃,需沐浴焚香后,穿上侍寢特製的寢衣,寢衣樣式簡單,內里是用絲綢所制的齊胸襦裙,外罩薄如蟬翼的紗衣,顧珩雪的肌膚在那幾近透明的紗衣下若隱若現,手腕間的一點硃砂紅痣更是鮮紅欲滴,宮女在她身後低聲道:「娘娘進去吧,奴婢先告退了1

顧珩雪點點頭,忐忑不安地走了進去,神情保持著高度的緊張!

皇帝的寢宮很大,地面由上好的白玉鋪就而成,淡淡的龍涎香縈繞在殿中,四周巨大的夜明珠將整個宮室照得恍如白晝,也將殿中所有的擺設清晰地映入顧珩雪眼中!

寢宮內並沒有什麼多餘繁華的擺設,正中是一個檀木所制的書案,書案上擺放著整整齊齊的奏摺與文房四寶,高大的龍椅后是一副巨大的屏風,上面畫著栩栩如生的山川河流,書案的右邊則是一排兵器架,上面擺著長槍和寶劍,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張大弓,那弓比普通的弓大上許多,一看便不是尋常人能拉動的!

而書案的左邊有三級矮階將寢殿左邊抬高了一截,兩邊掛著明黃色的紗帳,紗帳后隱約可見那張巨大的龍床,顧珩雪收回目光,對著空曠的寢殿低聲喚道:「陛下,你在嗎?」

寂靜的寢殿中只有她自己的回聲,她試著又喚了兩聲,還是沒有人回答她,看來是不在了,顧珩雪忐忑不安的心情一下子放鬆下來,心裡也不再那麼害怕了!

她走馬觀花般在寢殿內四處晃悠,當靠近書案時,上面一本敞開的書一下子便吸引了她的目光,這是她曾經不知道翻過多少遍的醫書,神農百草經!

她不由得將那書拿了起來細細看了看,這書還比較新,上面記載著剛勁有力的筆記,看那筆記的內容,讀這書的人應該還是個初學者,顧珩雪想著這書出現的地點,心中訝異道:「莫非當今聖上還有學醫的業餘愛好1

她正驚訝著,手中的醫書被不知何時出現在身後的人輕輕奪過,謝容華低沉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顧婕妤能看懂醫書?」

顧珩雪悚然一驚,急急轉身看向身後盯著他的男人,他離得太近,讓她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了一步,將身體抵在了書案上!

「臣妾,參見陛下1顧珩雪結結巴巴地道!

「嗯1謝容華輕聲應了,翻了翻手中的醫書,看著她繼續問道:「顧婕妤懂醫術?」

他的眼睛漆黑如墨,如同一個巨大的漩渦,欲將她捲入其中,她緊握拳頭,直將指甲嵌入血肉之中,刺痛襲來,也讓她清醒了幾分!

顧珩雪訕笑著道:「陛下說笑了,臣妾怎麼會懂醫術呢?」

「是嗎?方才看顧婕妤對著醫書這麼專註,連朕進來都沒有發現,朕還以為你也懂醫術呢1謝容華退後一步,淡淡看了她一眼,輕聲呢喃后,便將醫書合上,置於書案旁邊的書簍中!

顧珩雪看著他,總覺得他方才的語氣中似乎帶了絲失望,她還沒想好,他已經轉身離開!

謝容華掀開明黃色的紗帳,正要進入,卻見顧珩雪並沒有跟過來,他回過頭,微微皺眉道:「顧婕妤怎麼不過來?」

顧珩雪猶如被踩到尾巴的貓,一下就炸毛了,她警惕地看著他,顫聲道:「我為什麼要過去?」

謝容華看她緊繃的神色,一下便明白過來,她恐怕誤會了什麼!原本欲開口對她解釋,可看她神情如一隻受驚的小鹿,不知為何,他突然就起了逗逗她的心思。

謝容華看向她,眉頭微皺,神色不悅道:「怎麼?今日尚靜去宣旨的時候,沒告訴你今晚接你過來是做什麼的嗎?」

就是告訴了才得離他遠點啊,萬一他獸性大發怎麼辦?顧珩雪在心中腹誹道,嘴上卻規規矩矩地道:「尚公公說了,叫臣妾今晚來紫宸殿侍寢1

「既然是侍寢,你不過來朕的身邊?那你要怎麼侍寢?」謝容華看著她好笑地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