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八十一章 侍寢之夜(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一章 侍寢之夜(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他的話讓顧珩雪一下子羞紅了臉,她看向他,鼓起勇氣大聲道:「陛下,你答應過兩年之後放我出宮的,若我今晚侍了寢,就不怕兩年後我出宮給你帶綠帽子嗎?」

謝容華看了她良久,直看得她心裡發毛,就在顧珩雪想著她的話是不是讓他的天子自尊心受到了極大的侮辱,他是不是要對自己發火時,謝容華幽幽開口問道:「你出宮后又見不到朕,如何給朕帶綠帽子?」

顧珩雪聽了他的問話,只覺得自己的一口老血差點噴了出來,看來這個時代並不流行綠帽子的說法,她憤恨地瞪著謝容華,也不想再和他拐彎抹角了,對他義正言辭地開口道:「陛下,我雖然答應了做你的假寵妃,但我絕不會和你做那種事的,你宮裡那麼多女人,找誰不好,幹嘛一定要來找我,你又不喜歡我,我也不喜歡你……」

她的話還沒說完,只覺得眼前人影一閃,她還未反應過來,謝容華已經到了她面前,他抓起她的手腕,輕撫她腕間那粒紅艷欲滴的守宮砂,語氣曖昧地低語道:「顧婕妤說的那種事是指哪種事,一直在朕面前和朕東拉西扯,莫非你是在和朕玩欲擒故縱的把戲,對朕有了什麼企圖?」

他的氣息噴洒在她的臉上,讓她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她急急地將手抽回,惱怒地道:「鬼才對你有企圖,要不是你把我叫到這裡來侍什麼寢,我才不會來呢,實話和你說吧,我要的是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感情,像陛下這種三宮六院的男人,你放心,我絕不會懇緩戀南敕模

她的話讓謝容華沉默下來,他再沒有逗弄她的心思,他望著她,又彷彿是透過她在望著別人,喃喃低語道:「你怎麼就知道,我給不了一生一世一雙人1

顧珩雪一驚,詫異地看著他道:「陛下,你如今後宮佳麗如雲,事實已擺在眼前,和我談一生一世一雙人不是搞笑嗎?」

謝容華驟然回過神來,看向她笑道:「朕自然不會和你談1他的一雙人,早已只剩了他一個人了!

他雖然笑著,那笑意卻並沒有到達眼底,甚至還透出了一絲悲涼感,顧珩雪還來不及問什麼,已被他拉著,跌跌撞撞地走到了龍床邊!

「把它喝了1顧珩雪聽了他的話,才發現龍床邊上不遠處有一個玉制的矮機,如今上面放了一碗黑糊糊的葯!

「這是什麼?」顧珩雪不解問道!

「不想侍寢,就把它喝了?你放心,不是毒藥,朕要是想殺你,有千萬種方式1謝容華淡淡道!

「我又沒有說是毒藥1顧珩雪撇撇嘴,端起來嗅了嗅,味道很濃,混合了十幾味藥材,她細細地判斷了下,不是什麼傷身體的葯,看到謝容華一直盯著她,便一鼓作氣地將葯喝了!

喝完了葯沒多久,顧珩雪感到手腕間有火辣辣的感覺,就如同初選宮妃時那老宮女為她點守宮砂時一般,她低頭望去,驚訝地發現那鮮紅欲滴的守宮砂一點一點地消失了,就像從未出現過一般!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那空空如也的葯碗,一下子明白過來原來那葯是這個作用的,在宮中,失去守宮砂,就代表失去清白了,他明明沒有碰自己,卻要讓外面所有人都認為他碰了她嗎?

「侍寢結束了,你早點休息,朕還有公文要批,不會在這裡陪著你,你安心睡吧1他輕聲說道,隨即毫不留戀地轉身離開!

顧珩雪鬩換岫,放輕腳步掀開紗簾的一角,靜靜地注視著那個坐在桌案前批閱公文的男人,他的面容在夜明珠的照耀下有些模糊不清,在她的印象中,他似乎總是忙於國事的!

顧珩雪放下紗帳,猶豫著躺到了寬大的龍床之上,高床軟枕,金絲錦被,這恐怕是天下間最好的床了,她輕撫錦被上的花紋,暗自猜測著,這張床上是不是還躺過別的女人!

「你怎麼就知道,我給不了一生一世一雙人1

他之前的話語突然在她腦海中響起,她知道那話不是對她說的,可今晚發生的一切,讓她突然覺得,他也許真的能給他愛的女人一生一世一雙人,只是那個女人是誰呢?珩兒的娘親嗎?她不是已經死了嗎?

這樣迷迷糊糊地想著,她漸漸睡了過去!

再次睜開眼時,顧珩雪發現自己光著身子躺在一個渾苫持校而那個男人,正是讓她安心睡覺,說不會碰她的陛下!

顧珩雪放聲尖叫,對他又打又踢道:「你這個混蛋無賴,竟然這樣騙我?」

男人被她弄醒,一個翻身把她壓到身下,眼中帶著寵溺的笑意:「汐凝乖,我知道我昨晚太放肆了,可明日就要去軍營了,到了軍營,我是主帥,要以身作則,恐怕有好幾個月都要做和尚了,你也要可憐可憐你夫君,對吧?」

汐凝?軍營?夫君?

顧珩雪漸漸明白過來,她這是又做夢,在夢裡變成了那個汐凝了嗎?上次她明明看到她了,這次怎麼又變成她了?

「你去軍營做什麼?」顧珩雪不解問道!

「你傻了?河東戰事告急,父皇派我去出征啊,你不也要同我一起去嗎?你放心,姐姐的公道,我一定會為她討回來的1他看著她,目光中柔情似水,與她十指相扣,他輕輕吻了吻她的手背,語氣無比虔誠道:「等我獲勝回來,我們便正式完婚,你做我的秦王妃,從此以後,我們一生一世一雙人,白頭偕老,永不相棄1

「嗯1顧珩雪低低地應道,只覺得他和她說的每一句話,都那麼的美好,讓她感動地想哭!

眼前白光一閃,顧珩雪幽幽醒轉過來,她望著眼前無比巨大的龍床和不遠處隨風搖曳的明黃色紗帳,思緒漸漸回籠,她慢慢坐起來,身上的衣服完好無損,身體也沒有任何異樣,那果然是一個夢嗎,顧珩雪微不可聞地嘆了口氣!

「娘娘,你醒了嗎?奴婢可以進來嗎?」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了顧珩雪一跳,她這時才發現紗帳外恭恭敬敬地跪了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