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八十四章 坦誠相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四章 坦誠相告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顧珩雪四下看了看,見如今院子里只有她們兩人,沒有別人在,才低聲道:「我還夢到了陛下,不過夢裡別人叫他秦王,還有一個女子,就是我看不清她的樣子,陛下對她很好的,比我們現在看到的陛下溫柔多了……」

「在你的夢裡她叫什麼你知道嗎?「幻琴激動地問道。

顧珩雪點點頭,低聲道:「我聽陛下叫她汐凝,姓什麼我就不知道了。」

她話音剛落,便被幻琴死死地抱入懷中,她抱得那麼緊,彷彿下一瞬間,她就要不見了一般,顧珩雪感到她的眼淚順著她的脖頸流下,她輕輕拍著她發抖的身體,不安地問道:「幻琴,你怎麼了?我說錯話了嗎?」

幻琴抬頭看向空中,將那些抑制不住的眼淚努力地壓下,連她自己都不記得,她有多久沒有聽過那個名字了,從七年前顏姑娘離開長安后,她的名字,就成了秦王府的禁忌,再後來,她走了,她的名字也成了整個皇宮的禁忌,她從來沒想過,會從一個認識不久的婕妤口中,聽到她的名字,她說,她在夢裡夢到了顏姑娘,夢到了陛下,而她,一舉一動和顏姑娘那麼地像,她抱著她,就像抱著顏姑娘一樣。

「幻琴1顧珩雪低低地叫她,幻琴回過神來,她放開她,對她啞聲笑道:「對不起,我方才失態了,七年沒聽到小姐的名字,驟然聽到,讓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小姐?顧珩雪有些驚訝道:「你是說我夢裡的那個女子是宸妃娘娘,珩兒的娘親?」

幻琴擦了擦眼淚,對她緩緩點頭,她輕撫她的臉,低喃道:「顧婕妤,你有沒有想過,也許,我是說也許,你就是我家小姐。」

顧珩雪驚得後退一步,看著她猛烈地搖頭道:「我怎麼可能是你家小姐?你家小姐你不認識嗎?你覺得我和她長得像嗎?」

幻琴如被事實擊中,她看著她,苦笑著搖頭道:「不像,你這張臉,和她一點也不像,我家小姐三年多前就亡故了,這是連陛下都不得不承認的事實,不管我多想她,她也不會回來,除非……」顏姑娘借屍還魂,死而復生了。

「除非什麼?」顧珩雪不解地問道。

幻琴搖搖頭,這件事太過匪夷所思,在她沒有弄明白前,她不能說出這樣的話,眼前的女子,只是很像她,只是夢到她,可她並沒有屬於顏姑娘的記憶,她不敢下定論,如果弄錯了,不僅空歡喜一場,還會給她帶來殺身之禍,她縱然不是顏姑娘,她也不想眼睜睜地看著她死。她看著顧珩雪,語氣凝重地道:「顧婕妤,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夢到我家小姐,但你要記住我的話,這些夢,你不要再告訴任何人,否則,它們可能會為你帶來血光之災。」

顧珩雪一驚,看她鄭重其事的表情,輕輕點頭,幻琴輕輕握住她的手,寬慰她道:「你別怕,從今以後,我會像保護我家小姐一樣保護你,絕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的。」

顧珩雪看著她誠懇的笑容,心中感動萬分,她輕輕擁緊她,低聲道:「幻琴,謝謝你1

她和她認識的時間並不長,可短短的相處中,她們卻如同久別重逢的朋友一般,她對她的信任,甚至比紫嫣更甚,看她如今這樣,她想著,還好她沒有和她說,在夢裡她偶爾會扮演她家小姐,不然,更會嚇到她吧,她心中明白,她是帶著身體穿越而來,她有自己的記憶,絕不可能是她口中的小姐!

顏汐凝,我終於知道你的全名了,可你為什麼會託夢給我呢?顧珩雪想著,腦中突然靈光一閃,謝珩和她拉鉤上吊的畫面驟然出現,他說是他娘親教她的,那明明不該是這個時代的人會的東西,想到這裡,顧珩雪心中豁然開朗,她和她一樣,都是穿越而來的人,她們都不屬於這個世界,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她才會把夢托給她吧!

謝容華到忘憂宮的時候,一大群人正陪著謝珩在大殿外的院子里做遊戲,牧歸看到他正要大聲請安,被他抬手阻止了,他領著秦洛走到角落之中,靜靜地看著那群玩遊戲的人。

謝珩和幻琴一組,廖一和廖二一組,清風和明月一組,他們中一人的一隻左腳與另一人的一隻右腳被綁在了一起,紫嫣站在一旁幫忙當裁判,而他的婕妤,正背對她們,口中大聲念道:「一二三,一二三1

隨著她的口令,謝珩他們快速地往前跑著,她突然轉身的同時大叫道:「木頭人0

原本快速前進的人一下子停了腳步,有的人腳甚至還在半空中,清風和明月撐不住,不小心動了一下,她指著她們道:「你們動了,回到起點,從頭開始。」

清風嘟著嘴,扶著明月慢慢走回原點,嘆聲道:「娘娘,這個好難的,我們都從頭來過好多次了。」

「你們要齊心協力嘛,你看珩兒和幻琴他們,還有兩步就到終點了。「顧珩雪笑道。

「要到了又怎麼樣?我們都要到過好多次了。」明月撇嘴道。

「別發牢騷了,我都沒給你們設置障礙物呢,這算簡單的了,你們為了第一名的獎品也要努力嘛。」顧珩雪笑道。

兩人垂頭喪氣地回到了起點,顧珩雪看著他們道:「準備開始了哦0

她話音剛落,轉過身極快地說聲:「一二三木頭人1

這次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全部重來,謝珩眼看著馬上就贏了,他怒氣沖沖地看著顧珩雪道:「顧婕妤,你耍賴,還沒轉過身就開始念一二三了。」

「我哪裡耍賴了?只要開始轉身就可以開始口令了,而且我之前還提示你們準備了的,你自己反應不過來還怪我耍賴,你給我過來,從頭開始。」顧珩雪哼聲道。

謝珩憋紅了臉,泄氣地正要走過去,突然看到隱藏在角落的人,高興地大聲喚道:「父皇1

他說著就要跑,差點被腳上綁著的繩子絆倒,幻琴趕緊扶住他,剛解開腳下的繩子,他便一溜煙地跑到謝容華身邊去了。

顧珩雪看到那個不知道看了他們多久的男人,不情不願地走到他面前,行禮道:「臣妾不知陛下前來,有失遠迎1

謝容華一隻手抱起謝珩,一隻手牽起她,笑道:「不怪你,我看你們玩得高興,便沒讓牧歸出聲,你們這是在玩什麼?」

「我們在玩木頭人和兩人三足,父皇要和我們一起玩嗎?」謝珩高聲道。

顧珩雪瞪了謝珩一眼,還來不及阻止,謝容華已經開口道:」好啊,顧婕妤和朕說說,這個要怎麼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