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八十五章 心起漣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五章 心起漣漪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我來說我來說。」謝珩興奮地從謝容華身上下地,將遊戲規則對眾人娓娓道來,謝容華點點頭,笑道:「什麼地方的遊戲,聽起來倒是有些意思?」

「我們之前也沒聽說過,是今天娘娘想到的?」牧歸在一旁誇道。

謝容華笑了笑,回頭看向秦洛,道:「秦洛,你也和朕一起來放鬆一下吧1

原本一直看著幻琴的秦洛聞言一驚,低聲答道:「屬下遵旨。」

「那好,你就和幻琴一組吧,朕和顧婕妤一組。」他的話音剛落,幻琴和顧珩雪的臉色驟然一變,她們還未開口,謝珩一臉不滿道:「那珩兒呢?珩兒不能玩了嗎?」

「珩兒當然可以玩,方才顧婕妤站的那個位置,現在由你去站,由你來對我們發號施令。」謝容華摸著他的頭笑道。

「好啊,好埃」謝珩聞言眼睛驟然一亮。

「陛下,這遊戲磕磕碰碰地,很容易絆倒或者踩到身邊的人,陛下龍體金貴,萬一臣妾不小心踩到了陛下的腳,傷到了龍體……「顧珩雪苦口婆心地勸著,只希望他能放棄。

她話還沒說完,謝容華已經托起她的胳膊抱了她起來,顧珩雪大驚道:「你做什麼?」

等他放下她的時候,顧珩雪猛然發現,她的雙腳正踩在他的龍靴上,他若無其事地笑道:「顧婕妤以為這點重量能傷得了朕嗎?」

顧珩雪急急地挪開她的腳,往後退了一步,她知道她再說什麼也沒用了,吸氣道:「那我們開始吧1

謝容華牽著顧珩雪走到起點,牧歸上前小心地用繩子將他們的腳綁到一起,顧珩雪咬唇看了他一眼,他的臉上並沒有什麼表情,她別開眼,看到旁邊的幻琴,她全身僵硬著,手被秦洛死死地抓著,似乎比她還要緊張,按理古代男女授受不親,她和謝容華就算了,這個看著像侍衛的男人是誰?怎麼他竟然和幻琴分到一組了,看他們的樣子,應該是認識的。

「顧婕妤,專心一點,若你讓朕輸給了他們,那朕的臉可就丟大了。」身邊男人的聲音將她的思緒喚回,她回過頭,他並沒有看向她,仍舊望著終點的方向,也不知道怎麼發現她開小差的。

「珩兒要開始了哦。」謝珩大聲道。

顧珩雪收斂了心神,這遊戲她比這裡的任何人都熟悉,哪有失敗的道理。

然而現實往往和想象相反,她和謝容華毫無默契,他們的步調總是不一致,她有好幾次差點摔倒,要不是他眼疾手快地接住她,她都不知道丟臉了幾次了,而且每次停下的時候,她本來好好的,可一感覺到他就在她身邊,她甚至可以感覺到他的呼吸,她就渾身緊張,忍不住想離他遠點,總是控制不住亂動。

好在幻琴似乎比她還要狀況百出,而廖一和清風他們,看到陛下和娘娘沒贏,他們哪敢贏?

在不知道第幾次回到原點后,謝珩終於忍不住了,嘲笑道:「你們好笨啊,珩兒都喊累了還沒有人能贏,父皇和顧婕妤還沒有珩兒厲害。「

謝容華的眉頭微皺,他側臉看向顧珩雪,低聲道:「你讓朕在兒子面前丟臉了,你說朕要怎麼罰你?」

顧珩雪欲哭無淚,她本來就勸他不要玩這個的,是他自己偏要玩的,如今還來怪她。

顧珩雪還沒回答他,他已經回頭看向謝珩道:「珩兒再來一次,父皇這次一定能走到終點。」

謝珩不通道:「父皇真能到?顧婕妤那麼笨。」

顧珩雪對於被一個六歲小孩鄙視的事,十分無語,謝容華看了她一眼,輕笑道:「這次父皇帶著顧婕妤過去。」

他的話讓顧珩雪不由自主看向他,謝容華在她耳邊低聲道:「朕捏你手的時候,你就將腳踩到朕的腳上,你自己不用動了,一停下你就忍不住動,我們只能一次到達終點了。」

顧珩雪點點頭,謝珩轉過身,剛說了一個一,謝容華便捏了握著她的手一下,顧珩雪得到指令,趕緊把腳踩到他的腳上,然後,便感覺他抱緊了她,縱身一躍。

顧珩雪驚呼一聲,不可思議地看著他,他的神色淡然如常,甚至都沒有看她,可他俊逸的臉龐,似乎一瞬間刻進了她的心裡,只覺得人飛起來的時候,她的心也跟著飛了起來,跳得那麼地快。

等謝珩的三喊完,叫木頭人的時候,他們已經降落到了終點之後,謝容華鬆開抱著她的手,看向對面的謝珩,笑道:「怎麼樣,父皇沒騙你吧?」

謝珩瞪大眼睛看著他們,不滿地高呼道:「父皇耍賴,竟然用輕功。」

「這叫兵不厭詐,這遊戲可沒說過不能用輕功,是吧,顧婕妤。」謝容華看向她,挑眉笑道。

顧珩雪的臉微微一紅,點頭輕聲道:「是沒說過。」

她答完,飛快地蹲下身將綁住他和她的繩子解開,退後一步對謝容華道;「天色也不早了,大家都累了,也該用晚膳了。」

謝容華點點頭,納芯駁潰骸叭ソ杏膳房的人把晚膳傳到忘憂宮來,朕今晚就在這裡用膳了。」

「是。」尚靜答著,疾步而去。

顧珩雪看了他一眼,低聲道:「陛下既然要在這裡用膳,那臣妾先去準備準備。」

她說著,喚了自己的宮人,急急地進了殿中,幻琴飛快地鬆開綁著她和秦洛的繩子,跑過去照顧謝珩了。

秦洛看她落荒而逃的樣子,神色中的落寞一閃而過,他走到謝容華身邊,低聲道:「屬下謝陛下給了屬下這樣一個機會。」

謝容華看著牽著謝珩進殿的幻琴,低聲道:「秦洛,朕知道你對她的心思,這麼多年了,因為朕的私心,將她留在了宮中那麼久,是朕對不住她,朕看珩兒很喜歡顧婕妤,也許,是時候將她還給你了。」

秦洛詫異地看著他,不敢置通道:「陛下的意思是……」

謝容華看著他笑道:「等珩兒過了七歲生辰,朕便為你們賜婚,你們幸福了,她也會開心。」

秦洛自然知道他口中的她說的是誰,他跪了下來,重重地磕頭道:「屬下謝陛下的恩典,謝宸妃娘娘的恩典。」他知道,陛下開了口,那幻琴斷然無法再拒絕他了。

「起來吧,離珩兒的七歲生辰,還有三個月呢,這時間你可要好好準備,不能因為她只是一個宮女,便委屈了她1謝容華將他扶起來,秦洛笑中帶淚道:「陛下放心,屬下一定會讓她風風光光地嫁進來,絕不會讓她受半分委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