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八十八章 後宮之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八章 後宮之爭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事與願違,當一連十天謝容華天天來忘憂宮留宿,顧珩雪夜夜為他站崗后,她覺得她快崩潰了,這哪裡是寵妃的生活,分明還不如那些宮女太監,他們好歹能安安穩穩地睡一會兒,她每晚不能安穩睡覺不說,白日里還要接受各宮嬪妃眼中射過來的飛刀和她們明裡暗裡的怨氣,她的臉色越來越差,那些嬪妃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柳江月還「好心」地送了她好些補品,暗示她身體不行,就不要日日霸佔著皇帝,天地良心,她巴不得他趕快滾蛋,讓她能安穩地睡個好覺,她不知道他怎麼能精神這麼好,晚上出去,白天還能和沒事人一樣上朝處理國事,可她實在是不想過這種一晚上只能睡一兩個時辰就要爬起來伺候他更衣上朝的日子了。

這一天和謝容華一起用完晚膳后,她終於忍不住開口和他反抗了。

「陛下,這幾日臣妾去昭陽宮請安,貴妃娘娘見臣妾精神不濟,身困體乏,賜給了臣妾不少滋補養身之物。」顧珩雪看了謝容華一眼,對他低聲道。

「她既然如此體恤你,那你收下即可,這些事,不必和朕說。」謝容華頭也不抬地道。

…………

等伺候他們的宮女太監都離開了,寢宮只剩他們二人後,她也不再和他拐彎抹角了,搶在謝容華去換衣前攔住了他:「陛下,這些日子,宮中有很多不好的傳言1

謝容華聽了她的話,在桌邊坐下,看著她似笑非笑道:「那些傳言很困擾顧婕妤?」

顧珩雪在他身邊坐下,對他氣憤道:」現在後宮都在傳,說臣妾利用大皇子去驪山引得陛下注意,回宮之後又對陛下施展了狐媚之術,使得陛下眼中只看到了臣妾一個人。「

謝容華點點頭,望著她笑道:「前半句不是事實嗎?至於後面的,她們能從你身上看出狐媚之氣,也是難得。」

我……

顧珩雪真想大罵他,她握緊雙拳,邊吸氣邊在心中對自己道:「不能生氣,不能生氣,生氣傷身0

謝容華看她敢怒不敢言的樣子,眼中的笑意一閃而過,他站起身,對她居高臨下道:「顧婕妤沒事的話,朕走了1

「不行1顧珩雪攔住他,對他道:「陛下,今天已經是第十天了,後宮這麼多嬪妃,陛下應該按規矩雨露均沾,而不該獨寵後宮一人,後宮嬪妃,都是如花似玉的年齡嫁入宮中,陛下就忍心讓她們年紀輕輕守活寡,這樣日日盼著陛下嗎?」

「顧婕妤倒是深明大義的很,看你這樣,這話在你心裡憋了很久了吧,你就這麼想趕朕走?」謝容華笑道。

顧珩雪抿著唇,答是也不是,不是也不是,她看著謝容華,不滿道:「反正陛下今天給個準話吧,還要在這裡住多久?臣妾也好有個心裡準備,如今後宮諸妃對臣妾的不滿日益加深,每次去給貴妃娘娘請安,比上墳還難受1

謝容華聽了她的比喻,大笑起來,道:「若柳貴妃知道你每次都帶著上墳的心情去給她請安,不知她心中會作何感想?」

顧珩雪瞪了他一眼,咕噥道:「說來說去,罪魁禍首還不都是陛下1

謝容華止住了笑,對她認真道:「你好好守好今晚,等今晚之後,朕便放你睡個好覺0

「真的?」顧珩雪眼睛一亮,還不等他回答,已自問自答道:「陛下是皇帝,皇帝的話就是聖旨,這聖旨臣妾今晚領了,陛下可不能再收回去。」

謝容華無奈一笑,對她道:「好好守好今晚,別朕還沒回來,自己就睡著了。」

顧珩雪翻了個白眼,不情不願地點點頭。

這些日子,一開始還沒什麼事,可後面幾天,偶爾會有別宮的宮女太監過來報告自家娘娘夜裡不舒服,求旨傳召太醫。

顧珩雪知道,求旨是假,想讓陛下去看他們主子才是真,只不過每次都被她給擋回去了,她讓尚靜去傳口諭領太醫進宮,那些宮女太監見不到陛下,心裡埋怨了她幾句,也只能作罷了。

只是顧珩雪沒想到,今晚來表演這一出的,竟然會是杜賢妃宮裡的人,當有人來報玉明宮的柯依求見時,顧珩雪心中一緊,知道這次沒這麼好打發了。

她想了想,使勁地在鎖骨和脖頸處掐出了點點紅痕,將它大大方方地裸露在外,又扎了自己幾針,讓臉上有了些慵懶的媚態,換了身衣裳,把床上擺成了人形搭著謝容華寢衣的枕被整理了一番,確定在垂下的帷幔中看不出破綻以後,才起身開門出了寢殿。

「陛下剛剛睡過去,紫嫣,你守在這裡,不準任何人打擾陛下休息,知道嗎?「顧珩雪關門之後,沉聲對門外的紫嫣道。

紫嫣看了她頸間的痕一眼,臉色微微一紅,低聲道:「奴婢知道了。」

顧珩雪走到前廳大殿的時候,柯依已經等在了大殿中央,她見到她,不情不願地行禮道:「奴婢見過顧婕妤0

「都這麼晚了,你不在賢妃娘娘身邊伺候著,怎麼來忘憂宮了?」顧珩雪到首座上坐下,淡笑著問她道。

大殿四周點亮了巨大的燭火,顧珩雪頸間和鎖骨上的點點痕,在燭光的照耀下顯得尤為曖昧,柯依看著她暴露在外面的痕,心中暗罵不要臉,臉上卻不動聲色地道:「奴婢是來忘憂宮求見陛下的,今晚我家娘娘歇下不久后肚子難受,將晚膳吃的東西全都吐出來了。」

「哦,你也是來求旨傳太醫的嗎?」顧珩雪問道。

柯依輕蔑一笑,道:「顧婕妤難道忘了,我家娘娘是正一品的賢妃,召太醫入宮問診,是不需要陛下聖旨的。」

顧珩雪恍然大悟,笑道:「這我倒是忘了,既然不需要聖旨,你來忘憂宮做什麼?」

柯依看她故作不解的樣子,氣急道:「顧婕妤明知故問嗎?我家娘娘好幾日沒見過陛下了,她如今身子難受,自然是希望陛下能去看看她1

顧珩雪想了想,低語道:「可是陛下剛剛才睡過去不久,若因為這點小事叫醒他,是不是不太好?」

柯依怒道:「賢妃娘娘病了,那是小事嗎?陛下對賢妃娘娘一向疼愛有加,若他知道賢妃娘娘生病了,必定寢食難安,奴婢不和你說,奴婢要見陛下0

她說著,就要往後面的寢殿走去,顧珩雪讓清風明月上前拉住了她,沉聲道:「本宮說了,陛下已經睡下了,你先回去吧,等陛下醒了,本宮會轉告他這件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