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八十九章 後宮之爭(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九章 後宮之爭(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柯依看她擺了娘娘的架子,大怒道:「你這個狐狸精,陛下也不知道被你灌了什麼**湯,如今陛下到底是睡著了,還是被你施了什麼法不能見人,誰說得清楚。」

她說著,高聲叫了起來,聲音大得整個忘憂宮都能聽見,顧珩雪沉著臉道:「在忘憂宮大吼大叫,成什麼體統,你們將她給本宮轟出去1

清風明月知道她是一品賢妃的貼身婢女,一時有些為難,柯依氣呼呼地道:「我方才這麼大聲也沒把陛下鬧醒,一定是你把陛下弄昏過去了,你現在就帶我見陛下,不然,我就去見貴妃娘娘,說你加害陛下,讓她領了人來忘憂宮搜宮1

「搜宮?你這想法不錯,可你也要想想,若是驚擾了陛下,害得貴妃娘娘被責罰,你又在此污衊本宮,幾罪並罰,可是你這個小小的宮女能承擔得起的,本宮現在就讓人轟你出去,你願意去找誰就去找誰,不過,後果自負1顧珩雪冷聲道,眼中寒芒大勝,她看向清風明月,厲聲道:「還不將她給本宮轟出去,是要本宮親自動手嗎?」

顧珩雪指著忘憂宮的大門,那樣自信的樣子,讓柯依心中一懼,清風明月也不敢再耽擱,對她用了力氣,眼看就要拖下去了,卻響起了一個低沉的男聲:「三更半夜大吵大鬧地做什麼?」

紫嫣跟著謝容華從大殿左側的殿門走了出來,所有人看到吵醒了他,心中懼怕地跪了下來,低聲道:「參見陛下1

顧珩雪沒想到他今天會這麼早就回來了,她走到他面前,行禮低聲道:「臣妾吵醒陛下了,請陛下恕罪1

謝容華將她輕扶起來,目光看向她的脖頸間,顧珩雪注意到他的目光,臉色一紅,只見他將身上披著的披風解下,披到了她的身上,將她整個人籠罩在了披風之中:「夜裡冷,你也不知道多穿點再出來。」

他的氣息通過披風侵遍她的全身,讓她不由地心跳如鼓,垂下目光不敢再看他。

柯依看謝容華對顧珩雪疼惜有加的樣子,心中慌亂,她叩頭道:「陛下,實在是我家娘娘疼得難受,在神志不清的時候一直叫著陛下,奴婢這才大著膽子來忘憂宮找陛下的1

謝容華聽了她的話,目光一變,問道:「太醫來看過了嗎?」

「看過了,就說娘娘是吃了寒涼之物外加鬱結於心,所以才傷了胃,鬧了肚子1柯依答道。

謝容華想了想,對她道:「走吧,朕去玉明宮看看她1

柯依聽了他的話心中一喜,道:「奴婢這就帶陛下過去1她說著,以勝利者的姿態看了顧珩雪一眼!

謝容華只匆匆對站在角落侯著的尚靜說了一句:「叫尚衣局的人將朝服送到玉明宮去1便急匆匆地跟著柯依離開了,他的身上,甚至還只穿了單薄的寢衣。

尚靜正要走,顧珩雪叫住他,她將身上的披風解下,道:「去給陛下披上吧,外面可比這裡冷得多。」

「是1尚靜接過披風,匆匆追了出去,顧珩雪漠然看了他們離開的方向一眼,轉身回了寢殿,她在心中警告自己道:「顧珩雪,你只是演戲,不要演著演著就入戲了,他對後宮中的所有人,都只是演戲罷了1

尚靜慌慌張張追上了謝容華,將披風披到了謝容華的身上,道:「陛下,夜裡風大0

披風上有淡淡的香味混著龍涎香傳來,帶來了陣陣暖意,他問尚靜道:「是顧婕妤讓你送來的。」

尚靜答道:「婕妤娘娘看陛下走得急,就把披風取下讓奴才送過來了,她很擔心陛下1

謝容華聽了他的話,想到這段日子和她相處的點點滴滴,嘴角不自覺上揚,今晚,她可以好好睡一覺了吧!

柯依注意到他神色的變化,心中不忿道,這個顧婕妤,見縫插針地討好陛下,心機可真夠深的。

她對謝容華急聲道:「陛下,賢妃娘娘等了很久了,我們快過去吧。」

謝容華的笑容散去,神色恢復如常,對她點頭應道:「走吧1

顧珩雪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地睡不著,那個人走了,她不用幫他站崗了,為什麼還睡不著,她聞著屋內淡淡的龍涎香味道,眉頭微皺,爬起來叫了紫嫣過來,道:「拿點安神的香料過來點燃1

「是1紫嫣拿了安神香來點燃,龍涎香的味道越來越淡,漸漸消失了,顧珩雪躺在床上,伸了伸酸軟的胳膊,找了個枕頭抱在懷中,終於緩緩睡了過去。

原以為他走了自己可以睡個安穩覺了,卻沒想到又入了夢,她看著夢中的他和顏汐凝相處的種種畫面,特別是看到顏汐凝送他那個香囊時,心裡湧出一種說不出的情緒,他腰間掛著的那個又丑又舊的香囊,原來是宸妃送他的,怪不得他會寶貝成那樣,她不過隨口嫌棄了一句,他就一副要殺了她的表情,夢裡的他多溫柔啊,可惜對象不是她,她記得幻琴和她說過,她家小姐命不好,在夢裡她看著他和她那麼幸福,為什麼會說她命不好呢?顧珩雪不明白,這樣幸福的顏汐凝,最後怎麼就落了個紅顏薄命的下場?她到底是怎麼死的?

在紛繁的夢境和她自己的胡思亂想中,顧珩雪幽幽轉醒,紫嫣進來伺候她梳洗時,看到她白得可怕的臉色,擔心道:「娘娘,你臉色太差了,今日還是告個假,別去昭陽宮請安了吧,奴婢去幫你請個太醫來看看1

顧珩雪看著銅鏡中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確實是不能出去見人了,她現在反正是寵妃,她們反正不喜歡她,她偶爾告個假不去請安也沒什麼,大不了再多個恃寵而驕的罪名罷了,反正她現在也想通了,不管她怎麼做?那些後宮嬪妃都不會喜歡她的,她何必要委屈自己去討好她們!

她讓紫嫣扶了她躺回床上,在紫嫣離開前那刻,顧珩雪忍不住拉住她,低聲問道:「紫嫣,你知道宸妃娘娘是怎麼死的嗎?」

紫嫣一驚,低聲道:「娘娘,你可別打聽這些事,奴婢聽說,宮中有私下談論宸妃娘娘被發現的,都被陛下杖斃了1

她的話讓顧珩雪驟然想起了陛下對她的警告,這是他的底線,她若不想死,就不該去碰它,她放開紫嫣,低聲道:「你去昭陽宮幫我告個假吧,太醫就不必請了,我的身體,我自己知道1

紫嫣想起來她會醫術的事,也沒再說什麼,輕應著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