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九十一章 栽贓陷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一章 栽贓陷害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天籟小說顧珩雪是因為生理期到了,才早早地睡下的,這一覺她睡得很安穩,也沒有做亂七八糟的夢,對於謝容華昨晚來忘憂宮的事,她完全是一無所知,翌日一早,她便早早地起床了,見紫嫣服侍她的時候總偷偷摸摸地笑,她不由皺眉道:「你笑什麼?」她很好笑嗎?

紫嫣想到了昨晚謝容華的話,憋住笑搖頭道:「沒什麼,奴婢就是覺得,娘娘的福氣真好?」

顧珩雪訝異地指著自己,驚道:「你說我福氣好?」

「是啊,娘娘生來就是刺史家的小姐,進宮不久又做了陛下寵妃,自小衣食無憂地長大,如今又有陛下的寵愛,這天下還有幾個人有娘娘這樣的福氣啊1紫嫣感嘆道!

顧珩雪搖頭嘆息,在心中腹誹道:「可惜,我這刺史家的小姐是假的,陛下寵妃也是假的,若她們知道真相,恐怕就沒幾個人會羨慕這種福氣了1

紫嫣自顧自地沉浸在她的艷羨之中,壓根沒現顧珩雪的苦惱,她為她梳洗打扮完畢,道:「娘娘,走吧,奴婢伺候娘娘吃完早膳去昭陽宮請安1

顧珩雪苦著一張臉,這請安的制度真是要命,一大群女人每天早上都要聚在一起閑話家常,真不知道有什麼好聊的!

她雖然不願意,還是規規矩矩地去了昭陽宮,安靜地聽一大群宮妃閑聊,她們不喜歡她,她也懶得搭理她們,原本一切正常,卻突然有玉明宮的太監來報:「娘娘不好了,賢妃娘娘今早喝了葯,突然嘔了一大口血1

柳江月一下子站起身,急道:「叫了太醫了嗎?」

「太醫署的院正胡大人已經過去了1那太監答道!

柳江月點點頭,囊恢阪懾道:「你們也和本宮一道去看看杜賢妃吧1

一眾人走進了玉明宮,胡太醫正好為杜語芹檢查完畢,柳江月問道:「杜賢妃到底怎麼回事?如今陛下不在,若她有個三長兩短,本宮怎麼和陛下交待?」

「娘娘不必擔心,杜賢妃並無大礙,她只是中毒了1胡太醫回答道,「救治及時,那毒已經解了1

「毒,好端端的杜賢妃怎麼會中毒呢?胡大人可曾檢查了杜賢妃的飲食?」柳江月沉聲道!

胡太醫點頭答道:「臣已檢查了杜賢妃所食用的藥物殘渣和食物,都沒有問題,不過……」

「不過什麼?」柳江月臉色微變,沉聲問道!

「不過臣在杜賢妃漱口用的茶水裡現了異樣,那茶水被人下了生南星的粉末,因為裡面泡了薄荷,生南星的味道被薄荷味道掩蓋,若非細細品嘗,不會被現,娘娘本身喝的葯是涼性葯,生南星為烈性,本就相衝,娘娘又是喝了葯立即就漱口,那毒性也就更烈了幾分,好在娘娘喝得少大部分都吐出來了!否則,恐有性命之憂啊1胡太醫解釋道!

臉色蒼白的杜語芹剛出寢殿,便聽到了他的話,她一臉后怕,看向柯依厲聲道:「柯依,一定要給本宮嚴查,將害本宮的兇手抓到1

「賢妃妹妹不在寢殿內躺著休息,跑到前殿來做什麼?」柳江月驚地上前扶了她坐下,杜語芹握著她的手,臉色蒼白地看著她,沉聲道:「臣妾想看看,到底是誰的心腸這麼惡毒,想置臣妾於死地1

柳江月輕嘆了一聲,很快就有人把負責泡漱口茶水的小宮女拖了上來,那小宮女一開始死不承認下了毒,被柳江月下令杖責之後,哇哇大哭,飛快上前拽著顧珩雪的衣角求她救她!

所有人都看向顧珩雪,她的臉色倒還算平靜,從太醫說下了生南星開始,她差不多就確認這場戲是沖著她來的了!

「顧婕妤,本宮和你無冤無仇,你為何下毒害本宮1杜語芹厲聲道!

「這毒不是我下的,我也從來沒見過她1顧珩雪淡淡道!

「顧婕妤,你怎麼?明明是你親口和奴婢說的,只要奴婢辦成了你交待的事,你就安排奴婢做上等宮女,離開玉明宮1那小宮女顫聲道!

「哦?」顧珩雪蹲下身,望著她道:「那你告訴我,我是什麼時候,在哪裡和你交待的這些事?」

那宮女正不知道該怎麼答她,柳江月已道:「若這毒真是顧婕妤下的,忘憂宮中不可能沒有痕,本宮現在就派人去忘憂宮搜宮,若顧婕妤是冤枉的,本宮自然還顧婕妤一個公道1

顧珩雪知道,她這是中計了,她之前在奚宮局偷的葯里就有生南星,甚至那茶水裡的生南星極有可能就是她偷的之中的那部分,知道她去奚宮局偷葯的只有一個人,她曾經覺得對不起她,如今卻覺得心寒,她就算對不起她,她用得著這樣,治她於死地嗎?

顧珩雪沒有看夏菏澤,可夏菏澤心中卻無比慌亂,她只是說了事實,她曾經假扮宮女去奚宮局偷葯是真的,她會醫術也是真是,剩下的事情,她什麼都沒有參與,她沒什麼好怕的,她對她不仁在先,她憑什麼還要對她有義!

很快,搜宮的太監抱著一包藥物和一盒銀針回來,對柳江月磕頭道:「貴妃娘娘,在顧婕妤的寢宮中搜到了這些東西1

柳江月看了那些東西一眼,對顧珩雪笑道:「顧婕妤還真是深藏不露,既然精通岐黃之術,為何要瞞著宮中的姐妹,還有這些葯,顧婕妤能不能和本宮解釋一下,它們的來歷嗎?」

顧珩雪上前撿起了那盒銀針,笑道:「這個是我的,那些葯不是1

柳江月臉色微變,厲聲道:「顧婕妤的意思是說這些葯是有人藏到你宮裡的了?忘憂宮都是你的人,你的寢宮更不是普通的宮女可以隨意進出的,你告訴本宮,誰有這能耐給你藏這些東西?」

顧珩雪沒有回答她,她蹲下身,將那包葯撿起來,捧到胡太醫面前道:「胡大人看看,這都有些什麼葯?」

「生南星,雄黃,生草烏,斑蝥……」胡太醫一一辨認著,顧珩雪笑道:「都不是通常治病的葯,對吧?」

胡太醫點點頭,顧珩雪道:「生南星配上斑蝥再加上狼毒草,可以配成什麼葯?」

胡太醫臉色大變,道:「見血封喉的毒藥1

「那它是涼性還是熱性的,我把它加到那茶水中,喝了葯的杜賢妃再用這茶漱口,你說她會不會吐血,若她吐血了,剩下的毒夠不夠她封喉呢?」顧珩雪幽幽地問道!

胡太醫震驚地看著她,她看向神色不定的柳江月,淡定自若地問道:「貴妃娘娘,臣妾既然想要毒殺賢妃娘娘,為什麼不配更厲害的毒藥,而卻選有可能讓她活下來的生南星呢?臣妾有葯,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