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九十三章 解釋前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三章 解釋前因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這是他第一次連名帶姓地叫她的名字,那麼的咬牙切齒,顧珩雪抬頭望著他陰沉的臉色,身體忍不住抖了抖,果然之前他都是在做戲,現在的他才是真正的他,一個因為被欺騙而無比憤怒的帝王!

謝容華看她害怕的神情,冷聲道:「現在知道怕了?你欺君的時候難道不知道,欺君是死罪?」

顧珩雪規規矩矩地跪在他面前,視死如歸道:「陛下,那些藥材是我在認識大皇子殿下以前就拿到手的,那時我想出宮,可是沒有別的辦法,我能依靠的只有我的醫術,所以我想盡量地收集藥材,煉製假死葯,我聽說,死了的宮人或者妃子,都會被送出宮,隱瞞我的醫術,只是為了在假死的時候不被人懷疑,好順利出宮,我從來沒有用它們害過人1

謝容華望著她嗤笑道:「那你後來認識了大皇子,甚至認識了朕,為什麼還要留著那些葯,朕問你會不會醫術的時候,為什麼要欺君?你想做什麼?尋到機會製成假死葯然後實現你的出宮大計,把和朕的約定視為兒戲,一個人出宮逍遙快活?」

「我沒有1顧珩雪委屈地看著他,抿唇道:「我沒想過毀掉和陛下之間的約定私自逃出宮,我只是想給自己留一條後路,萬一哪天陛下把我變成了棄子,我還可以想辦法自救一下,所以才隱瞞了醫術的事情1

謝容華望著她,一時沒了言語,她想為自己留一條後路,確實是沒錯,可她心心念念想著的就是出宮,他一想起來,就覺得心裡多了絲煩躁,今天的後宮之爭,是她自己種的因,他原本不該插手的,可看到她無助的那刻,知道她和她一樣會醫術的那刻,他連想都不想就當眾包庇她了,可她呢?對他連最基本的信任都沒有,眼裡從來就沒有他這個皇帝在,自己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想到這裡,他惱怒地站起身,一把將跪著的她拉起來,望著她壓抑著怒氣道:「顧婕妤,你有沒有想過,今天朕若沒有趕回來,柳貴妃坐實了你的罪名,那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你一直以為瞞得很好的事,結果被人輕而易舉地利用,你說怕朕哪天把你變成棄子,可你自己看看你做的這些事,恐怕朕還沒把你變成棄子,你就自己先自掘墳墓了1

顧珩雪張了張嘴,卻說不出反駁的話來,他說得對,不是他的出現,今天她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如今她被人虎視眈眈地盯著,想要私下做成什麼,根本不可能,反而會被別人所利用,依靠著他,是她唯一的出路!

她看著他,雖然不甘願卻無奈地妥協道:「以後我不會再背著陛下做什麼會遭人把柄的事了,我會好好的幫陛下,也請陛下,不要輕易地捨棄我1

謝容華看她屈服了,心裡的怒氣也消了一些,他看著她不甘心的臉,不知怎麼就脫口而出:「你既然那麼想出宮,等朕有空了,就帶你出宮去轉轉1

顧珩雪眼睛一亮,看著他道:「你說真的,不騙我?」

謝容華剛說完就想反悔,可看到她滿是希冀的目光,不由自主地點點頭,沉聲道:「但你不能趁著出宮跑了,兩年時間沒到,你就不能離開皇宮1

「好,我會回來的,其實我就是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我從來沒有來過長安,可一來長安就進了皇宮,聽說長安城是整個魏國最大,最繁華的都市,我就想見識一下它的繁華,感受一下帝都的魅力1顧珩雪笑著道,她說到這些時一臉的嚮往之色,那表情像極了一個人,那個他放在心底深處,一想就會心痛的人!

謝容華別開目光,沉聲道:「你這次的事情,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好好地呆在忘憂宮中給朕閉門思過,沒有朕的旨意,不得踏出忘憂宮一步1

顧珩雪聽了他的話,原本高興的臉一下子垮了下來,腹誹道,這人怎麼這樣?剛剛才說有空帶她出宮,轉頭就關她禁閉,她想反抗,可看了他的臉色,只能無奈答道:「臣妾知道了1

謝容華點點頭,心滿意足地離開了忘憂宮,他剛走不久,紫嫣便急急地進來,走到她身邊不安道:「娘娘,你沒事吧,陛下帶你回來的時候,那神情嚇死奴婢了1

「我沒事,是你去紫宸殿找了幻琴?」顧珩雪問道!

紫嫣點點頭,道:「奴婢看有許多人來搜宮,覺得大事不妙,娘娘和奴婢說過,如果遇到了緊急危險的事,就去找幻琴姑娘幫忙,為了見到她,奴婢花了不少銀子賄賂橫街守門的將士讓他們幫忙叫人呢,不過話說回來,幻琴姑娘可真厲害,竟然能把陛下叫回宮1

顧珩雪點點頭,低聲道:「你做得很好1如果她沒有及時找到幻琴,他就不會回來,那她這次,恐怕就真的是凶多吉少了,顧珩雪想到了什麼,沉下臉道:「你去把忘憂宮所有的人叫到大殿來,本宮有事要問他們1

等人到齊了,顧珩雪沉著臉坐在首座上,她的目光從他們的臉上一一滑過,眾人臉上的神色皆有些不安,嚇得跪了下來!

顧珩雪這次沒叫他們起來,她冷聲道:「你們是不是覺得,本宮這次死定了,不會再回忘憂宮了?」

她話音剛落,牧歸便磕頭道:「娘娘哪裡的話,自從有人來搜宮,奴才們便一直擔心著娘娘的安危1

「是嗎?你這樣想,可不代表別人也這麼想,有的人看到本宮回了忘憂宮,恐怕很失望吧1顧珩雪淡淡一笑,問道:「阿牧,你可還記得,本宮剛進忘憂宮時說過什麼?」

牧歸點頭應道:「娘娘說奴才們做好份內之事就行,對奴才們唯一的要求,唯有忠心二字1

顧珩雪點點頭,幽幽說道:「可你們當中有的人,就偏做不到這兩個字,明月,本宮說得對嗎?」

明月抬起頭,驚慌失措道:「娘娘明察,明月沒有做過對不起娘娘的事,明月一直對娘娘忠心耿耿1

「本宮又沒有說不忠的人就是你,你在慌什麼?」顧珩雪望向她,語氣中滿是嘲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