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四百零一章 父子關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一章 父子關係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顧珩雪牽著謝珩,望著眼前高大的宮牆和宮門的守衛,深呼吸了一口氣,穿過這道宮門后,就是北宮,太上皇便住在裡面,因為婚期漸近,幻琴要準備婚事,所以便由她帶謝珩來給太上皇請安,今早她說起這事時,著實嚇了她一大跳,太上皇不是太后,不需要後宮嬪妃請安,她來了宮中這麼久,幾乎都忘了這宮裡原來還住了一位太上皇。

北宮的守衛明顯比後宮更加森嚴一些,雖然知道太上皇已經是沒有實權的人,但她第一次去見他,心中難免有些忐忑,守門的侍衛是認識謝珩的,見他們過來,恭敬道:「末將參見殿下。」

他們看了一眼顧珩雪,見不是平時送謝珩過來的幻琴,一時有些疑惑她的身份。

謝珩點頭道:「這是顧婕妤,幻琴姑姑要離宮了,以後都由顧婕妤帶本殿下去給皇爺爺請安。」

侍衛聽了他的話,若有所悟,對顧珩雪恭敬道:「末將參見顧婕妤。」

顧珩雪點點頭,將幻琴給她的腰牌遞給守衛看了,他們便恭敬地迎了他們進去。

比起當今陛下的後宮,北宮顯得蕭條幾分,一草一木雖然也經過了精心修剪,但一路上都沒見幾個宮人,讓顧珩雪感覺這裡透出了幾許孤寂,謝珩對這裡早已輕車熟路,看顧珩雪緊張,安慰她道:「顧婕妤,你不用怕,皇爺爺不會為難人的。」

顧珩雪聽了他的話,笑了笑,情緒也放鬆了一些。

當高大的殿門出現在她眼前時,她望著牌匾上麟德殿三個字,神思有些恍惚,太監通報后對她道:「娘娘,殿下,請隨奴才進來。」

謝雲正坐在大殿上寫字,聽到腳步聲,不由放下手中的筆,仔細地打量來人,顧珩雪看著那個精神還不錯的老人,他的神情慈祥,白蒼蒼,明明看著是個和藹可親的老人,卻不知為何,讓她心中隱隱有些懼怕,她牽著謝珩,規規矩矩地行了大禮,恭聲道:」臣妾顧珩雪拜見父皇0

「孫兒拜見皇爺爺。」謝珩跪在一旁道。

「起來吧1謝雲低聲開口,讓一旁侯著的尚喜領著他們坐下,他看了顧珩雪一眼,若有所思道:「今日怎麼是你陪著珩兒過來?幻琴呢?」

顧珩雪看著他,恭敬地答道:「陛下為幻琴賜了婚,幻琴不日就要離宮出嫁了,以後都由臣妾來照顧殿下。」

謝雲眉頭一挑,看著她若有所思地笑道:「顧婕妤,你是朕見到容華的第一個后妃,沒想到他竟然會願意將珩兒交給你,看來你在他心裡很不一般。」

容華,顧珩雪聽到這個名字有些怔忪,原來陛下的名字叫謝容華嗎?

謝珩看她在謝雲問話的時候居然走神,不由扯了扯她的衣袖,顧珩雪一下子反應過來,望著緊盯著她的謝雲,驚恐道:「臣妾方才失禮了,請父皇恕罪。」

謝雲淡淡一笑,道:「你在朕面前不必緊張,朕如今不過是一個太上皇,行將就木的老人罷了,不會罰你的,何況就算朕想罰,也失去那個權力了。」

他的話語間帶著淡淡的感傷,顧珩雪看向他,正不知該如何答他,謝雲已向謝珩招招手,道:「珩兒過來。」

謝珩走過去,謝雲將一把精緻的小弓遞給他,嘆聲道:「朕聽說昨天你過了七歲的生辰,也長大了,你父皇小時候喜歡弓箭,這是你父皇小時候用過的,朕一直收藏著,如今把它送給你。」

謝珩眼睛一亮,恭敬地接過弓,對謝雲高興道:「謝謝皇爺爺。」

謝雲點點頭,問了幾句謝珩這些日子的生活,謝珩正答著,突然有宮人高聲唱道:」陛下駕到0

他話音剛落,便見身著龍袍的謝容華大步進了殿中,他身上還穿著朝服,顯然是一下朝就過來這邊了。

顧珩雪急忙站起來,走上前對他行禮道:「臣妾見過陛下1

謝容華點點頭,看向謝雲,對他恭敬地行禮道:「兒臣見過父皇1

「你今日倒過來得早,是急著見朕還是急著見你的兒子,又或者是顧婕妤?」謝雲語帶調侃地道。

謝容華面色未變地看向顧珩雪,對她吩咐道:「帶珩兒去殿外等著朕1

顧珩雪點點頭,對謝雲和他行了禮,便帶著謝珩先行退下了。

他們離開后,謝容華從袖中取出文書,遞給尚喜,尚喜恭敬地接過,送到了謝雲跟前。

「兒臣前來,是為了讓父皇看這個的。」謝容華看著謝雲輕聲道。

謝雲看著案桌上的文書,冷笑道:「如今皇帝是你,給朕看這些做什麼?」

「父皇打開看看,自然就會明白。」謝容華微微笑道。

謝雲抖著手打開,自從退位,他已經很少接觸這些東西了,當看了裡面的內容,他雖然不願意,卻依舊無法抑制內心的狂喜,看向謝容華驚聲道:「我軍真的大捷,抓到耶律璟和耶律延了?」

「耶律璟和耶律延很快就會被押送到長安,倒時父皇可以親自見見他們0謝容華自信地笑道。

謝雲看著眼前意氣風的兒子,心中感嘆,他比起謝蘊之,甚至比起他自己,確實飧齷飾唬他從來沒想過,自己在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大敗契丹,讓契丹俯稱臣的這一天。

「容華,你得到這個消息便立即來找朕,不止是來和朕分享喜悅這麼簡單吧?」謝雲看著他笑道。

謝容華點點頭,微笑道:「兒臣想趁大朝會之機,為燕王和崔將軍,宗正將軍舉行盛大的慶功宴,到時希望父皇也能參加。」

「這是普天同慶的事情,朕自然會去,這次大朝會,恐怕各國來使都會參加,你要做好應對準備,那耶律璟和耶律延你打算怎麼處置?」謝雲望著他問道。

「此事兒臣自會處理,就不勞父皇費心了。」謝容華低聲道,並不打算和他商討國事。

謝雲神色落寞下來,低嘆一聲,道:「朕明白了,你先下去吧1

謝容華點點頭,正要退下,謝雲卻突然叫住他,他看向殿外陪著謝珩的顧珩雪,低喃道:」朕看顧婕妤人還不錯,對珩兒也很好……「

「這是兒臣的私事,父皇不必多管1謝容華冷聲打斷他,對他行了一禮,轉身離開。

謝雲看著他決然而去的背影,搖頭輕嘆,對尚喜苦笑道:「尚喜,你說,朕和他,怎麼就走到了今天這一步了呢?」

那一年,他受猜忌被調往晉陽,是這個兒子在身邊陪著他薪嘗膽,起事之時,也是他義無反顧地支持他,建國之時,他更是不要命地南征北戰,曾經他們是多麼好的父子啊,可惜,這一切,如今都不存在了,從他在九成宮逼宮那天起,他們之間,便只能維持表面的父子關係,再無法交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