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鳳回巢>第八百九十九章 責罰(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九十九章 責罰(一)

小說:鳳回巢| 作者:尋找失落的愛情| 類別:女生小說

數日後,承恩公因辦差不力,被新帝當朝叱責。

承恩公被封了公爵之位,又兼了鴻臚寺卿的職務。官職高,又頗為清閑自在。以新帝對閔太后的敬愛,對閔家少不得要照拂幾分。只要承恩公行事不出格老實安分些,新帝也不會來找他的麻煩。

偏偏承恩公行事高調,十分張揚。本來就已令新帝心中不喜。再加上閔芳一事,更令新帝不滿。找了個由頭,在朝堂上發作了承恩公一頓。

承恩公被難得嚴詞厲色的新帝訓得面色如土,連連告罪。

新帝素來寬厚溫和,在朝堂之上大發雷霆,實屬少見。別說承恩公,就連一眾朝臣,心中也暗暗生凜。

傅閣老人老成精,已猜出了其中的緣故。

這哪裡是承恩公犯錯!分明是新帝對閔家不滿,有意彈壓警告。便如當日用一道恩旨來警告他這個當朝閣老一樣……

顧皇后對天子的影響力,確實太大了。

元佑帝在世時便預見到了此事,所以才會留下那麼一道遺旨,為新帝選定四妃,欲平衡後宮,遏制顧皇后。

只可惜,四妃雖然進了宮,卻並未起到半點作用。顧貴妃急症身亡,剩下的三妃,在宮中就像透明人,根本未能入新帝的眼……

傅閣老心念電轉,還在思忖猶豫。身後已有官員朗聲啟奏:「微臣斗膽諫言,承恩公身為太後娘娘兄長,本應盡心儘力,為百官表率。承恩公卻恃寵生驕,辦差不力,懈怠瀆職。皇上應施以嚴懲,以儆效尤!」

「臣附議!」

「臣附議!」

承恩公一張老臉已經漲成了醬紫色,難堪至極。硬著頭皮拱手請罪:「請皇上重責,老臣絕無怨言!」

天子沉聲道:「朕革了你的鴻臚寺卿之位。以後朝中無大事,承恩公無需上朝了。」

承恩公將喉嚨處一口老血顫巍巍地咽下去,謝了天子恩典,然後灰溜溜地退出了朝堂。

往日他也只領著閑差,上朝時基本沒有說話的機會。如今好不容易熬到新帝登基,既封了公爵之位,又有了鴻臚寺卿的官職,正是春風得意馬蹄疾。

沒想到,新帝給了個甜棗,這麼快便揮了一大棒子過來,打得他頭暈目眩。

丟了官職事小,反正他有公爵之位。「無大事不能上朝」,可就真的丟人現眼了。

有沒有大事,還不是天子說了算?若是一直沒有大事,他這個承恩公,豈不成了空有虛位的擺設?以後在人前哪裡還能趾高氣昂得起來?

承恩公越想越是懊惱後悔,一路黑著臉回了承恩公府。

昔日的閔家,如今更換門庭,成了承恩公府。自從掛上了承恩公府的匾額后,每日投拜帖登門的人從未消停過。

承恩公夫人每日忙著應酬,或是招呼登門的女眷,或是被邀至各府做客,也沒一日閑著的時候。這一日正巧在府中。

……

承恩公忽然回府,承恩公夫人頗有些訝異,忙笑著迎了上去:「時間還未至散朝的時候,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這一問,正戳中了承恩公的痛處。

承恩公在朝上不敢吭聲,此時暴跳如雷,破口大罵:「虧你還有臉張口問是怎麼回事。都是你做的好事,連累得我被皇上斥責,丟了鴻臚寺卿的差事不說,還被皇上當朝斥責,丟盡顏面。」

承恩公夫人被劈頭蓋臉地罵了一通,心裡也頗覺得委屈:「我做錯什麼了?你丟官,怎麼怪到我身上來了!」

承恩公怒道:「怎麼不怪你!閔芳既已進了宮,能不能得皇上青睞寵愛,都是她的事。你跟著摻和做什麼?前些日子閔芳觸怒太后皇后,被罰在寢宮中禁足。你還領著趙氏進宮求情!簡直是昏了頭!」

「皇上將皇后看得像眼珠子一般,誰觸怒皇后,便如觸怒龍鱗。皇上不便直接發作,便找個由頭來發作我。現在好了,全京城不知多少人在看我的笑話和熱鬧。你讓我以後還怎麼出門見人?」

承恩公夫人被罵得淚水漣漣,一邊哭一邊訴苦:「我哪裡知道事情會鬧到這一步。閔芳進宮一事,也是先帝定下的。又不是我們主動送她進宮。現在倒是都怪到我們頭上來了。」

「到底是閔家的女兒,在宮中受冷落挨罰,於我們承恩公府的臉面也不好看。我這才仗著膽子進宮。可是,我連一句求情的話還沒說出口,就被太後娘娘打發出了慈寧宮。」

「受委屈的人是我們才對。」

「皇上這般對自己的娘舅家,就不怕落個刻薄的名聲嗎?」

承恩公太陽穴突突一跳,狠狠地怒瞪過去:「你給我閉嘴!還嫌禍惹得不夠多嗎?這種話怎麼能隨便亂說!要是傳到皇上和太后耳中,你還想不想要命了!」

承恩公夫人話出口之後,也知自己失言,嚇得立刻住了嘴。過了片刻,才低聲問道:「現在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承恩公陰沉著臉,沒好氣地應道:「從今日起,我就稱病不見人。等這一陣風頭過了,再進宮給太后請安求情。」

「你也給我記好了。從今日起,哪兒都別去,就在府里老實待著。什麼時候皇上皇后消氣了,什麼時候再出去走動。」

承恩公夫人憋屈地應了下來。

……

散朝後,新帝擺駕去了慈寧宮。

閔太后還不知朝堂上發生的事,此時正拿著一把小巧的剪子,精心地修剪花枝。

蕭詡笑著上前,喊了一聲母后。

閔太后聽到兒子的聲音,目中頓時湧起愉悅的笑意,放下剪子,笑吟吟地轉過身來:「阿詡,你今日來得倒是早。」

蕭詡十分孝順,每日不管如何忙碌,必要抽空到慈寧宮來一趟,有時陪著閔太后說說話,或是一起用膳,忙碌起來,只能待上片刻便要離開。饒是如此,也足以令閔太后欣慰了。

今日蕭詡連龍袍也未換,顯然是散朝便來了慈寧宮。

蕭詡溫和說道:「母后,我有件事要和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