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鳳回巢>番外之傷懷(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番外之傷懷(一)

小說:鳳回巢| 作者:尋找失落的愛情| 類別:玄幻魔法

「玲瓏,周狀元可離宮了?」

陽光灑進午後的椒房殿,溫暖宜人。顧莞寧略略抬眼,隨口問道。

玲瓏笑著答道:「公主殿下聽聞周狀元留在書房,特意去見了周狀元。約莫一炷香之後,周狀元才離宮。」

顧莞寧目中閃過一絲瞭然的笑意,嗯了一聲。

看來,阿嬌不再慪氣彆扭了。

小兒女情態,倒也有趣。

顧莞寧不由得想起自己和蕭詡的少年時光,抿唇而笑。

過了片刻,琳琅走了進來,輕聲說道:「啟稟娘娘,羅公子今日向太傅告假半日,回了羅府。」

有人得意,總有人失意。

想到謙哥兒,顧莞寧忍不住輕嘆一聲。

琳琅輕聲勸慰:「男女之事,勉強不得。公主殿下心有所屬,自該早早表明態度,羅公子尚且年少,便是失意一段時日,也會很快振作起來。娘娘不必介懷。」

顧莞寧又是一聲嘆息:「這個道理,我何嘗不知道。只是……」

為什麼偏偏是謙哥兒?

年少時她辜負了羅霆的一片情意,令他傷懷。

如今,她的女兒阿嬌又傷了謙哥兒的心……

這麼一想,心裡怪不是滋味。

正唏噓著,門口響起了熟悉的腳步聲。顧莞寧無需抬頭,也知道來人是誰:「今日政事處理完了?怎麼這麼早便回來了?」

無需通報便能踏入椒房殿的人,當然只有蕭詡。

……

玲瓏琳琅安靜地退了出去。

蕭詡邁步進了屋子,在顧莞寧身側坐下,伸手攬住她的肩膀笑道:「朝堂之上,繁瑣之事極多,哪有處理完的時候。今日心念一動,知道你在想我,我便回來了。」

顧莞寧:「……」

夫妻數年,她依然不時被蕭詡的恬不知恥噎得無言以對。

蕭詡挑眉一笑,湊到顧莞寧耳邊:「怎麼不說話了?莫非是乏了?我這便伺候娘娘午休小憩。」說著,右手已悄然摸了過來。

顧莞寧好氣又好笑地拍開他的手:「別胡鬧!兒女都這麼大了,也不怕他們笑話。」

晚上再恩愛也無妨,哪有白日一起就寢「小憩」的道理。

蕭詡也不是真得要如何,說笑幾句后,便說起了阿嬌和周梁之事:「……周梁倒也不算太笨,還懂得折眉彎腰哄一哄阿嬌。」

依舊是岳父嫌棄蹩腳女婿的口吻。

顧莞寧忍俊不禁,戲謔道:「可惜我父親去世得早。不然,你當年想娶我過門,定然不易。」

蕭詡摸了摸鼻子,很快轉移話題:「聽聞謙哥兒告假回了羅府。」

帝后同樣關註上書房裡的動靜。

顧莞寧點點頭:「到底還是個半大孩子。一時禁不住這等打擊,心中不免傷懷。」

蕭詡看著顧莞寧,目光有些微妙。

顧莞寧好氣又好笑地白了他一眼:「你這麼看我做什麼?莫非又打翻了陳年醋罈子,要說一說當年羅大哥之事?」

蕭詡立刻矢口否認:「當然不是。我豈是那等小雞肚腸愛拈酸吃醋的男子1

當然是!

不然,今日中午也不會特意回椒房殿。定是小心眼又發作了!

顧莞寧懶得揭穿他,順著他的話音調笑:「是是是,是我以婦人之心度君子之腹1

「君子」蕭詡臉不紅氣不喘地應道:「皇後娘娘賢良大度,豈能以普通婦人視之。」頓了頓,又道:「你若是心憐謙哥兒,明日便召他到椒房殿來,安撫一番。」

也算是給羅霆夫婦一個交代。

顧莞寧卻道:「不必了。兒女親事,一看情分,二看緣分。阿嬌和謙哥兒無夫妻緣分,又不是阿嬌之錯。我若出言安撫,反倒不美。」

總不能將崔珺瑤顧莞華也一併叫進宮來安撫吧!

再者,這般作態,毫無益處,只會給羅霆姚若竹添堵罷了。

蕭詡不再多言。

……

羅府。

謙哥兒回府之後,便將自己關在屋子裡,誰也不見。

姚若竹敲了三回門,俱都無功而回。

到了傍晚,羅霆回了府,一臉憂色的姚若竹迎上前來,低聲道:「謙哥兒早早回了府,將自己一個人關在屋子裡,誰也不肯見。我去敲門,他也不理。要不然,你再去試試?」

羅霆:「……」

羅霆沉默片刻,才道:「不用了,隨他一個人待著,我們都別去打擾他。」

姚若竹難得沉不住氣:「這怎麼行。萬一他繞不過彎來怎麼辦?我還是再去看看才好!你這個當爹的心狠,我可放心不下。」

一邊說著,一邊皺著眉頭正要邁步,右胳膊已被羅霆拉住了。

「你就是見了他,又能說什麼?」羅霆無奈一笑:「心上人別有懷抱,傷心一段時日也是難免。說什麼都是在他傷口上撒鹽。倒不如權當不知。待此事過去,他自會慢慢振作起來。」

這也算「經驗之談」了。

姚若竹默默地看了侃侃而談的夫婿一眼,收回腳步。

羅霆也略略有些尷尬,咳嗽一聲,很快扯開話題。

……

羅霆所料不錯。

第二天清晨,謙哥兒自己出了屋子。

雖然精神頹唐面色黯淡眼睛紅腫猶有哭過的跡象,到底還是肯出來見人了。

姚若竹聽了羅霆的叮囑,沒有多問,只輕聲問道:「今日可想進宮讀書?若不想去,便再告假一日。」

謙哥兒聲音略有些沙啞:「昨日已經告了假,今日再告假,以後我如何有臉進宮?母親不必為我憂心,我這便進宮去。」

姚若竹無聲輕嘆,目送謙哥兒離去。

小半個時辰后,謙哥兒出現在上書房。

他今日來得最早,此時上書房裡空無一人。他默默地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發了一會兒呆,然後用手擦了擦眼角,捧起書本,輕聲讀了起來。

俊哥兒很快來了。

當看到輕聲讀書的謙哥兒時,俊哥兒愣了一愣,很快走上前來,在謙哥兒身邊落座:「謙表弟,你怎麼今日就來了?」

當日他在府中待了幾日,才有勇氣進宮。

沒想到,謙哥兒只隔了一日便來了。

謙哥兒看了過來,勉強擠出一個難看的笑容:「遲早總要面對,倒不如早些。」

……

  • (快捷鍵:←)
  • 鳳回巢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