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08章 情緒激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8章 情緒激動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肥胖的矮個子女人還不依不饒,瞪著我說,「你給我記住了!除了在你的心理諮詢室,以後不許到監獄其他地方直接接觸犯人!還有你們幾個!他不知道你們不知道嗎1

啪啦啪啦的罵了一大通,然後問康姐,「那監區的犯人都說這裡來了一個男管教,情緒特別激動,我怎麼跟她們說?」

康姐有點不耐煩的說道,「就說他是心理諮詢師。」

隊長看康姐的臉色不好,急忙換了語氣,「對對,也沒什麼要緊的。那,康指導,那牢房裡面的那些人怎麼辦?我看,把她們都關了小黑屋,讓她們長長記性。」

我們監獄從上到下分別設監獄長、政委、工會主席、政治處主任,以上為監獄領導班子架構;往下是監區長、副隊長,指導員。當然,如果按具體的細分到副級別的崗位,還不止這些,還有副中隊長小隊長這些。而最下面的,就是獄警、管教。

獄警和管教又有所不同,獄警泛指在監獄工作中執法管理的所有警察,是一個警種的名稱,含領導職務的警察,就例如小隊長胖女人馬姐、女漢子那種;而管教幹警類似幹事,是屬於非領導職務一類的警察,獄政管教,教育管教等,我和李洋洋就屬於這類。

我想,康姐在這裡一定是有點分量的人物。這個中隊長的職位比康姐高,卻還怕她。

康姐對她說,「這事你看著辦就好,至於他們…」康姐轉過來看我們,對我們說道,「你們記住了,下不為例!都回去自己工作崗位。張帆你留下。」

李洋洋她們高興的散了。

我留了下來,不知道她要留我下來幹什麼,難道要對我單獨進行處分嗎。

康姐問我,「是不是對監獄很好奇?」

我想了想,說:「是挺好奇的。」

她說,「行,我帶你出去轉一圈,以後就別到處亂闖了。」

我說,「謝謝指導員。」

康姐帶著我出了辦公室,在監獄里走著,她在前我在後,望著她那誘人的身體,挺出的胸脯,我心神搖蕩。我從下到上看了好幾遍,她的臉她的胸脯,她的大腿,想起昨晚薛明媚潔白的身體,對應的每一個部位,想象康姐衣服裡面的風光。

她指著那些上面掛著鐵絲網的房子對我說,「那些都是監區,牢房,裡面有四個監區,abcd,d監區的犯人性質最嚴重惡劣,重犯基本都在那裡,從d到a,依次遞減。」

到了操場上,好多女犯人見了我,還是有人叫著,但因為有幾個女獄警在她們身邊看著,她們不敢造次。

康姐的目光掠過女囚,說,「女犯人一周出來這裡一次放風,輪流出來,除了探視之外,這是她們最期待的事情。」

到了一個巨大的建築,康姐說:「那是廠房,勞動改造都在那裡,思想改造在後面的樓。」

我喃喃道,「勞動改造?」

康姐道,「對,勞動改造,通過勞動,犯人能得分,有了分,買東西可以優先,可以爭取減刑。」

原來如此,怪不得上次那馬姐對那群發瘋的女犯人喊了一句扣分,犯人全都老實了。

然後是犯人進來體檢的地方,監獄很大,轉了半個多小時,她很耐心的把基本該告訴我的地方全都告訴我。來到一個小平房前,很破爛,我問這地方是

什麼,她卻不直接告訴我,卻說千萬別想著私自跑這裡來,這可是很嚴重的行為。

我好奇了,這個小平房到底是幹嘛用的?

晚上下班吃飯後回到宿舍,躺在床看書。

沒電腦,沒手機,沒網路,日子可真難熬埃

有人來敲門了,我知道一定是李洋洋。

我開了門,果然是李洋洋。

我仔細一看,她手上拿了一條煙,我馬上興高采烈的衝過去:「洋洋你從哪弄來的1

她看我開心的樣子,也開心了起來,「從我小姐妹那裡拿的。」

我樂不可支的拆開了,點上了一支,可憋死我了。前天我就跟她說能不能弄到煙,沒想到今天她就拿來了。

我吐出一口煙,說,「洋洋,謝謝你啊,改天發工資了,我給她拿錢。」

洋洋卻說,「不用了。」

我問,「怎麼不用了。」

洋洋說,「這是她拿來送人的,人家不要,我就給她錢跟她要了,她知道我是拿來給你,又說不要錢。」

我說,「好吧,那這錢我給你。」

洋洋搖頭說,「不要了不要了。」

我笑了,這小女孩對我有點意思。

我又問,「你小姐妹拿來送誰呀?」

洋洋坐了下來說,「找領導辦事呀,她想調到別的監區。」

我那時還不知道對於管教來說,監管abcd幾個監區有什麼太大的區別,後面才慢慢的了解到,裡面大有學問,不論是工作量,還是油水,或者是其他方面。有人問,為什麼還有油水?慢慢看吧,後面會告訴你們的。

說著說著,李洋洋吞吞吐吐看著我襠部,問道,「張哥哥,你,你那裡好點了嗎?」

我看了看我襠部,看著李洋洋漲紅的臉蛋,問,「我這裡?我這裡怎麼了?」

李洋洋的臉更紅了,低頭捋了捋秀髮,稍顯靦腆,這一刻卻顯得格外嫵媚,說,「昨晚那個女的,她,她不是咬你那裡嗎。」

我撲哧笑了,這個純真的小姑娘,還以為那個叫薛明媚的女犯人撕咬我,她哪知道那和咬是不同的。

我晃了晃手上的煙,說,「沒事啊,沒事。」

我仔細看煙盒,中華。

軟中華。

媽的,這些人送煙給領導,也夠捨得下血本了。

我心裡開始滴血,發工資要是給洋洋一條煙錢,給家裡打些錢,自己也剩不下什麼了,還想買雙鞋子埃

窮吊絲傷不起。

洋洋說道,「我小姐妹說你人很好,昨晚的事情,你今天在指導員和隊長她們面前,把責任都攬過去了。」

我說,「這本來就是我惹的禍,怎麼能讓你們去扛。」

她說,「我好怕指導員處分了你,指導員這人真好,監獄里我遇到那麼多領導,最好就是指導員了。」

我說,「是吧。」

我擔心起來,像洋洋這樣很傻很天真的小女孩,如何在監獄這裡做下去。

我問洋洋有沒有見過一個頭髮很長,身材很高……我跟她描述著那個被我強奷把我招進來的醉酒女人。

洋洋搖頭,我想,那個女人,如果是監獄里的人,最

起碼是領導班子那一層的人,洋洋剛進來不久,也不太可能和那些人接觸過。

周六放假一天,我辦好手續,換好衣服,要憋死我了,我要出去外面轉轉。

從宿舍到監獄大門,要穿過操場,走著走著,突然一個人撲過來抱住了我:「男人!男人!是男人1

我一聽這聲音,氣不打一處來,把她推開了,罵道:「薛明媚你腦子被打壞了是吧!?」

薛明媚一臉暖暖的笑容,側著頭看著我,陽光下,一半明媚,一半憂傷。

我看著她頭上的繃帶,關心的問,「你頭還沒好嗎。」

她問道,「你到底叫什麼名字。」

真是鍥而不捨啊,我說,「張帆。張帆起航。」

她咯咯一笑,低吟片刻念叨:「楊柳迎春早,明媚日寂寥。風雨起扶搖,張帆濟雲霄。」

我愣住,想不到,她居然是個才女。

她後面的女獄警過來拉她,「走啊!看到男人又發琅走不動啊1

就是那個在醫院看守她的女獄警,她剛從醫院回來。

女獄警把她推走,她扭頭過來,沖我做了個可愛的鬼臉。

我一扭頭,故意不看她,實際上,這一幕,看得我心裡難受。酸酸的。就算只是一夜的泡友,那也是有了點感情的,看到她被女獄警大呼大喝的吼罵推搡,唉…心裡好不舒服。

到警衛室拿到了手機,媽的,從來沒覺得手機對我有那麼重要的。

開機后,卻沒有一條信息,也沒有來電提醒,是欠費了嗎?

出了監獄外面,手機開始啟動發狂模式,幾十個信息爭先恐後衝進來。

靠,監獄里是屏蔽信號的。

二十幾條來電提醒是家人,幾條是我一個大學同窗同宿舍的鐵哥們王大炮,還有幾條移動的垃圾簡訊。

我給家人打了電話,家人雖然知道我去了監獄幹活,但找不到我,有些擔心,我告訴父親我這幾天在監獄里的簡單情況,父親叮囑我說,一定要好好乾,不要得罪領導什麼什麼的。

我問他的病情,他說慢慢好起來,叫我不要擔心,我一聽這個就心酸,家人一般對這些,都是報喜不報憂。

然後給了王大炮回了個電話,王大炮本名王達,是我大學舍友。大學的時候我一邊兼職掙錢一邊學習,剛來學校的時候衣服幾乎只有身上一套和一套高中校服,王達看不下去,就給我一些他的衣服穿,我的洗護用品沒有,他就給我買,我發了工資后給他錢,那傢伙也不要,我塞給了他。

也是在宿舍,他是唯一一個看得起我的人。

電話通了,這廝懶洋洋的問我現在還在不在寵物店上班。

我說我現在剛從監獄出來。

他急了,問,「媽的你犯了什麼事?哪個看守所!?」

我哈哈一笑說,「老子考公務員進了女子監獄。」

他愕然了好久,問我怎麼考進去的,是走什麼關係。

我說:「關你鳥事,有沒有時間今天聚一聚。」

他說,「今天不行,還在外地出差,本想幫你介紹個工作的,下周見個面,見的時候再詳聊。」

我說:「好吧,既然沒其他事,朕先掛電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