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11章 長長記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11章 長長記性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在一邊看的汗毛都豎起來了:「你這是要幹嘛?」

她說:「不幹嗎,按照隊長的意思給她長長記性。」說著從兜里掏出一根棍子然後拉長,也不知道她摁了哪裡?鐵棍子泛著藍色的電花茲茲的響著。我在一邊看明白了,這他媽就是傳說中的電棍!

「喂!這樣是不是太殘忍了?」我心有不忍,說道。

馬爽也不答話,鐵青著臉走上前,電棍直接摁在薛明媚的身上。

「刺啦…」的電流聲很清晰的傳進我的耳朵。我在一邊看得毛骨悚然,卻不曾想這薛明媚卻是個真女漢子,面對這酷刑哼都不哼哼一聲。

「上次你挨了五下沒有哼哼,看看你這次有沒有長進。」馬爽手拿電棍冷笑著對薛明媚說。果然是有其姐必有其妹,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馬爽的心跟她姐馬玲一樣的冷酷殘暴。

薛明媚虛弱的一比,流著血的嘴角強行咧開,笑的比哭都難看。「電電更健康……」

馬爽不再說話,連著對著薛明媚的身子一直干到第七下,薛明媚終於暈了過去。我在一邊心懼而又無奈的看著,每電一下,我就跟著顫抖一下。第四下的時候,我甚至都已經聞到了薛明媚身上的肉糊味。

薛明媚被電暈了以後,就這麼掛在操場的鐵架子上。

馬爽對一邊傻愣怔住的我說道:「等以後久了,你就見慣不怪了,在這裡,面對這些社會的敗類,你只能狠起來,她們才怕你。」

我說是是是。

心裡想,你他媽的確實是狠,但恐怕更多的是心理變態吧,要是不能忤逆上司的意思必須給薛明媚懲戒,隨便電一下也就好了,至於要把她電暈嗎。

「她沒事,你放心。怎麼,你看上這個女的了?」馬爽奚落我似的說道。

我不說話。

薛明媚半小時后才幽幽醒了過來。隨後被關進了小號,在被推進小號的那一刻,她的嘴角居然還是掛著笑容,是那種非常邪惡的笑:「男人,你心疼嗎。」

我羞愧的低著頭,心裡有股想哭的感覺。

從小號出去監區外的路上,我和馬爽一直保持著沉默。因為我不知道該說什麼,這些女管教實在是太恐怖,他們可以談笑風生盡顯柔弱女姿態,也可以變身凶神惡煞的牢頭,我暫時有點接受不了。我都想問問她,那電棍她是如何忍心杵在薛明媚身上的,而且還不止一次。

馬爽率先打破沉默,她看著我說:「都是小事,你要學會適應。你才來沒多久,很多事情你還不了解。你也看到了,薛明媚剛才見到你這個男的是有多瘋狂。」

馬爽笑呵呵的開始給我傳授經驗。

我好奇的問:「那他們除了性的渴望,還有什麼會讓他們反應如此強烈?」

馬爽停下腳步:「減刑啊,知道他們為什麼打架嗎?就是因為他們平時工作的績效可以換積分,有些人要強行找別的犯人要,不給就打。好多弱勢的受不了都要自殺」

「自殺?」我匪夷所思的看著馬爽,非常不理解。

馬爽點點頭說:「對啊,在這麼封閉的環

境下,尤其是來這裡的女人,在外面的時候很多都是小白領。來到這裡肯定會壓抑,自殺也是很正常的。」

「怎麼都這麼脆弱呢?監獄里不是也定期有心理輔導的嗎?」

馬爽哈哈大笑:「小菜鳥,外國電影看多了吧,時間長了你就了解了。」

馬爽幾乎對於我的每一個問題的回到都是:你以後就知道了。這讓我越發的覺得這所監獄充滿了太多的疑惑和詭異。

走回自己辦公室的時候,我心中想的都是薛明媚被關進禁閉室時的目光。

在辦公樓遇到了康指導,她手上拿著文件,應該是有事要忙,看到我后,對我說道:「小張,你去市監獄一趟,和徐男看著那女孩。」

我說:「這不應該是獄警的事嗎?」

「你也見了,今天接收新人,下午要給她們開個會,人手緊張。醫院那邊現在只有徐男在那裡,你趕緊的過去,你剛來,應該鍛煉一下,這也是機會。以後你也是要經常接觸這些。」

指導員給我開了一張紙條,然後拿去給監區長簽字,才能通過警衛室那關,去了市監獄醫院。

監獄醫院主要承擔監獄病犯的監管醫療和管理教育工作,並且承擔著罪犯的入監體檢、病殘鑒定。醫院除與社會醫療機構一樣有完整的醫療體系外,還有完整的監管體系,醫院的醫務工作者既是醫務人員,同時也是機關工作人員,有些人也是警察。

和平常的醫院最大的不同是受診的人群是犯人,當然還有監獄的管理職員。

到了那,問醫院工作人員,找到了在急救室門口的徐男,徐男看到我過來,說道:「哥們,是馬隊派你來的吧。」

徐男典型的大大咧咧粗爽直性子,剛才我朝她吼叫開監室門,她也不記仇。

我說是指導員,然後問她女犯人怎麼樣了。

「你沒見嘛在搶救吶,千萬別死啊,晦氣得很。死了一大堆麻煩事。」在她嘴裡,犯人的命真的不是人命。

一會兒后,急救室的燈暗了,幾個穿白大褂的醫生出來,徐男站了起來,我也迎了上去,問醫生裡面女孩的情況怎麼樣。

「沒什麼大事,也沒什麼傷,頭部有點輕微腦震蕩,暈了過去,休息下就可以回去了。」

「可以去看她嗎?」我問。

「可以。」醫生指著旁邊的病房說,「這個你們監獄專用的病房,等下病人會轉移到這個房間,你們在這等就行了。」

幾分鐘后,醫生把女犯人推進來,她躺在病床,臉色慘白,但看上去比在監獄監室里好多了。

沒想到她已經醒了,半眯著眼,看著我,然後說,「謝謝你。」

我一愣,估計她謝謝我是因為剛才她倒在監室里的時候,迷濛中知道是我大聲吼著要徐男開門進去看她。

「沒事兒,那是我該做的。」我對她說。

我和徐男分別坐在了病床的兩側。

女孩身上穿著一件醫院裡白色的病服,與她皮膚的顏色一樣,雪白。

「你是怎麼會被她們打的?能告訴我

嗎。」我看著女孩子問。

女孩年齡不大,眼神幽幽看著我,眼睛眨都不眨。

我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閉上眼睛休息一會吧。以後別打架了。

本來她也無聊,就和我簡單的聊了幾句,幾句聊天當中,我就知道了這件事情的緣由。

話說在這個姑娘進來的時間並不長,才一個月,天天拚命加班,一天就睡四五個小時,就是想多做點產品出來加工分好減刑。可有些獄霸就是欺負人,自己不幹活也就罷了。人家這麼辛苦做出來的東西還看著眼饞,上去搶,搶了算自己的。典型的不勞而獲。

女孩說到這裡,眼淚已經淚如雨下。她抽搐著說:「後來是薛姐實在看不下去了,就帶著人跟駱春芳那幫人爭執最後打了起來。我本來在裡面也壓抑一時沒忍住也跟著動了手。」

「薛姐?」我很疑惑的看著這個女孩:「你說的是薛明媚?」

「恩,是她。」女孩附和道。

我扭頭問徐男:「怎麼跟那個監室的駱春芳說的不一樣?駱春芳說是薛明媚搶的工分。怎麼馬隊長居然把薛明媚關起來了。這太不公平了。」

徐男粗著嗓門道:「你就他媽別傻了,你以為這是什麼地方,這裡是監獄,有什麼公平說的。怎麼,哥們,你想替薛明媚出頭?」

「難道監獄裡面就沒有法度了嗎?」我不甘示弱的說道。

「行行行,有法度,你是對的。」徐男苦笑著搖搖頭:「我剛來的時候和你一樣,不過現在我們有區別。」

「這麼說是你變了。」

「算是吧,用不了多久,你會和我一樣的。嘿嘿,看看你,剛出校門大學生的就是不一樣,十足的一個憤青。」徐男一副老道的表情笑著打趣。

女孩這時候突然開口:「警官,你能不能幫我打個電話讓我現在見見我的家人?」

「不行。」不等我答話,徐男就斷然否決:「監獄明文規定一月只能探視一次,再說這事是獄政科說的算,我同意也沒用。」

「我讓家人給我飯卡多充點錢。我有急事,人命關天的事。」女孩繼續哀求。

「這是規定,你不要為難我。」徐男果斷拒絕。

倒是我,看著女孩子一臉的焦急和哀求,心裡已經動了惻隱之心。畢竟每個人都不是單獨存在,肯定都會有自己愛的和愛自己的。尤其是在自己受傷的時候,誰不渴望家人的安慰?

「非探視時間見個面真的這麼難嗎?」我試探性的問徐男。

「張帆,你要注意你的身份。我們不是領導。非探視時間讓他們見面,我們是違反紀律的。你擔的起嗎?」

我欲言又止的看著徐男,雖然我很想再幫那個女孩說點什麼。但看到下了徐男一臉的決絕,我終究還是沒法開口,只能心面同情了。

女孩不甘心,咬著嘴唇。

坐了一會兒,徐男站起來說:「我出去一下。」

「哦,好。」

徐男出去后,女孩看著我開口說:「警官,你可以幫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