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18章 又是個大美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18章 又是個大美女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去後勤那裡,亮了自己身份,然後跟大媽拿了宿舍備用鑰匙,大媽跟上次一樣,嘀嘀咕咕的念叨啥。

拿了鑰匙回在辦公室呆了一會兒,沒想到徐男卻自己找上門來了。

徐男進了我辦公室,把兩條煙扔在桌上:「哥們,看,這是什麼。」

「什麼意思?」我問。

「有人送你的煙,偷偷跟我說要我拿來給你。」

偷偷給我送煙,那肯定不是管教獄警,定是女犯人,可是誰送的,我腦海里轉過薛明媚,丁靈……

「薛明媚?」

徐男草了一聲然後說,「你腦裡面就只有那個漂亮女犯了?」

我臉紅了。

「喲,大老爺們還會臉紅,你該不是愛上了那女的?」徐男調侃我道。

我呵呵笑著說,「她是挺漂亮的,快說,誰送的煙1

「你猜。」她從口袋裡抽出一包煙,開了,遞給我一支,也是中華。

監獄的管理的大都抽煙,有的是因為有煙癮,有的是因為寂寞,有的因為大勢所趨,心想隨流。

我給她點上,她大大咧咧的抽了兩口,然後小聲了一點說,「這事不能讓別人知道。」

「那麼神秘?」我奇怪的問。

「這是那個姓屈的,托我給你送的。」

「屈大姐!?」

「對,就是上次我押著她來你這裡給你看病的那個發瘋女人。」徐男抽煙的樣子很叼,如果是個男的,也是個刺頭。

「她怎麼會送煙我呢?」

「你忘了,上次她說你是好人,你是好人啊哥們。」

「這煙,是怎麼帶進來的?」屈大姐是個女犯啊,而且她在監獄里混得又不怎麼樣,她怎麼可能有那麼大的本事帶煙進來,「是不是叫你幫弄得?」

徐男大大咧咧的笑著說,「那女的看我跟你稱兄道弟的,就私下跟我說讓我幫忙送煙給你。」

我又問:「什麼條件?」

徐男一拍桌子笑:「哈哈哥們你學心理學的,腦瓜子就是轉的快,她也給我送了兩條,作為酬勞。不過她目的是為了給你送,我只是個幫忙跑腿的,我那兩條煙,算是跑腿費。」

我眉頭皺起來,怪不得徐男不喊屈大姐女瘋子了,可是兩條中華煙,對外面的人哪怕是農村來的人說,算不上什麼,可這是在監獄啊,而且屈大姐一個窮苦人,還那麼破費給我弄了兩條煙,難道只是為了感激我開導她?

不行,我要去找找她。

「哥們想啥呢?這事你可別說出去啊,上頭雖然不太可能來查,可如果大張旗鼓的給人都知道,這可是違規行為。你把煙收好,哎你去哪?」

我說我要去問清楚屈大姐為什麼送煙給我。

「送就送了,還問什麼問?她們現在在工場車間幹活呢。這沒什麼,我們經常收犯人好處。」徐男直接的跟我說。

「經常?」

「嗨你看你,大驚小怪的,那些女犯,想要過點好日子,就給我們一些好處,明白了嗎?這很正常。」

我坐了回來,說,「那好,既然收了人家的禮,可要對人家照顧些。」

「這不用你教我,我知道怎麼做,如果我還不明白這個理,我還在這裡怎麼混,還有誰願意給我好處。只不過,我能管好管教們,但監區長要隊長這些去找她

麻煩,我是無能為力。」徐男說道。

我問:「隊長,監區長要隊長去找她什麼麻煩?」

徐男好像發現自己說多了什麼,趕緊解釋說:「比如她不聽話,要自殺啊,就只能讓隊長去治治她,不能讓她死。」

「操,她要自殺,還怎麼治,只能開導。」

「對對,只能開導,你們學心理的研究人心的,和我們就是不同,我們只會打。哈哈。好咧,她要是要自殺,我就把她拉過來給你治療。」

我點頭嘆氣說,「好。」

我想起了我要問她的事:「你在這裡呆了幾年了,你知不知道有一個長得很漂亮的,很冷艷的女的,應該是監獄里的大領導,我進來的時候面試的就是她。」

「很漂亮?冷艷?」她搖搖頭。

「那……我聽說監獄里有位領導近段時間剛給監室裝了鏡子,電視什麼的,是不是就是這位女領導?」

「鏡子電視確實是剛裝上去不久,至於是監獄長還是誰我就不知道了。」

「監獄里女犯人說是那個新來領導安排的。」

「那可能就是吧。哎你問這些幹什麼?」

「好奇。」

徐男又跟我鬼扯了幾句,然後走了。

看著這兩條煙,我有些心虛,我沒幫到人家屈大姐什麼,只不過在她自殺的時候,那些冷血的女犯麻木不仁的看著我上去打掉了牙刷而已,唉,好吧,暫且先手下。日後多多對她照顧些。

晚上,熄燈后,我又敲開了李洋洋的宿舍門。

她似乎期待著我來又怕我會對她動手動腳埃

我摟著她坐下來,講些笑話給她聽,把能想起來的好笑的事都翻出來,有的地方還潤色一番,目的就是為了讓她笑。

洋洋慢慢高興了,然後我們又是一番……

突然間,我發覺外面有人走動,我汗毛直豎,更加不敢動了。豎起耳朵來聽,除了外面的風聲,好像聽不出別的什麼。正迷惑間,接著就聽到了離開的腳步聲。

她很緊張,說:「一定是小姐妹!你快回去1

我意猶未盡,說:「已經走了,沒關係了1

但還是被推走了。

我穿褲子時,悄悄和她開玩笑,說,差點被嚇出心臟病呢!那真的是你的小姐妹嗎?

洋洋回道,可能是的,就她住在隔壁呀。

洋洋的小姐妹,就是小朱,也是b監區的管教,比我們來早一些時日。長得六分美吧,挺豐滿的,也是個青春洋溢的姑娘。小朱和洋洋一樣,也是一個人住,在這裡,能一個人住,盡量一個人住,畢竟誰也想有自己獨立的空間,尤其是睡覺的地方。

我說道,那怕什麼,你明天去問問她,昨晚聽得過癮嗎?

她說道,我才不那麼變態呢。你還是回你宿舍睡吧,我怕她們知道了。

我心想,這種事如果在監獄宣揚,確實影響不好,就說:好吧,那我過去睡,明晚再來找你。

洋洋點點頭說,好。

出了門后,我輕輕的帶上了門。

整棟宿舍樓在監獄燈光照射下,份外顯的寧靜。

我突然聽到了一點喘息聲。

雖然聲音很微弱,但我確實聽到了聲音就是從小朱的房裡發出的,我為了聽清楚點便貼著門。

就在這

時候,我突然失去重心,往裡面跌了進去!

我抬起頭,小朱一臉錯愕的看著我;我也不知該怎麼辦的看著她,我倆相對無言了十幾秒鐘后,她才開口說話:「張帆,你……剛剛一直都在外面?」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剛剛突然聽到了房裡有聲音,以為你有什麼……就……」

小朱紅著臉回答:「嗯……」

又沉默了一下,我趕緊先道了歉,然後趕緊的跑回了自己宿舍。

躺在床,我想著小朱,孔大爺說食色性也,真是不假。

人吃飽喝足穿暖了,就想那事,無一倖免。

接下來的幾天,日子每天都是一樣的重複,一盞茶,一包煙,一本書,在辦公室從早上坐到下午,吃飯睡覺。

馬玲馬隊長自從我從了康指導員,成了指導員的人後,她也不跑來找我麻煩了,康指導也不知道忙什麼,也沒找過我,但她已經嚴格要我不能隨處亂走,跟馬隊長她們交代不許我再入監區,不知道是不是怕我去找薛明媚的原因。所以,我唯一的期待,就是晚上去找洋洋。

那晚,

我問她,「洋洋,你爸爸媽媽都是當領導的,為什麼你非要來這監獄埃」

洋洋說:「我爸爸媽媽不讓我說。」

「是不是走了後門直接進來,干一段時間積累工作經驗就調往別處呢?」

她脫口而出:「你怎麼知道呀?」

「還真的是。」果然如我所料。

果然是有來頭的主,後台硬的很,我想,李洋洋的臨時兩字,很快就能去掉,而且,她也不可能在這裡呆很久的時間。

人終究是有感情的,洋洋對我順從和對我的好讓我越來越感動。

洋洋的小姐妹小朱比洋洋還小几個月,個子不高,但是她的胸部會讓很多女人羞愧。

小朱經常過來找洋洋玩,沒有一點電燈泡的覺悟,我喜歡站著跟小朱聊天,偶爾開著不大不小的玩笑,也會發生一點肢體碰撞,單純的洋洋開心的看著我們打鬧。

直至一次星期六的晚上,我帶著洋洋一起出去和王達喝酒,喝醉后回來我和小朱就。

王達拿到了k吧的所有啤酒款,六十多萬。他一下子像個爆發的土財主一樣,買了一套土金黃色的西裝,又買了一部土黃色的蘋果,大黃昏的戴著個太陽鏡,叼著煙,不屑的看著路上行人來來往往。

我帶著李洋洋走到他面前,跟他打了招呼,他才看清楚是我兩,當我介紹后,這小子馬上流著哈喇子跟我說要我介紹像洋洋一樣的女孩子給她。

洋洋出於禮貌點頭說好,然後整個飯席間,他不停的給洋洋敬酒。

比拍領導馬屁還殷勤。

喝了一瓶稻花香后,又來了一瓶杜康。

搞銷售的果然能喝,很快的我就陣地失陷,洋洋也受不了王大炮的勸酒,稀里糊塗就喝醉了。

回監獄后洋洋直接趴在床一動不動,小朱被我們回來的聲音吵醒,我直接在洋洋房間衛生間里吐了,小朱過來后,見我難受用小手撫摸著我的背。

完后小朱扶我回我宿舍,進房間后,我趴在床一動不動,小朱問我:「怎麼樣了?還難受嗎?」

見我怎麼也喊沒有反應,她便打來熱水站在床邊給我擦臉,小手在我身上摸來摸去,酒精的刺激讓我有點失去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