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19章 自動放下尊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19章 自動放下尊嚴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小朱回了她房間,我去洋洋的房間看了她,洋洋睡的很沉,我喊她都沒有什麼反應。

第二天被洋洋叫醒,叫醒我后,她先去上班了。

昨天的醉酒讓我渾身有點發酸,洗漱後下樓去辦公室路上,我發現小朱也剛好下樓,看著小朱我有點無耐式的笑了笑,我知道這個時候千萬不能膽怯,你越心虛後果就越嚴重。

小朱不敢跟我對視,很快就將頭低了下去。我大步走到小朱邊上。

小朱臉紅紅的,哈哈。

到了辦公室,又要開始我一天的坐牢生活了,拿了一本書,一包煙,過一天。我這個所謂的心理諮詢師,原來不過是個擺設。

電話鈴聲響起,看來,指導員又要指導我去幹什麼事了。

「指導員什麼事?」我敲敲門,進去問。

指導員站起來,喲,來得那麼快呀小張。

我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一聲。

這個演員一樣的指導員,可厲害得很啊,總是一副良家婦女道貌岸然的樣。

她這種女上司的范,倒是挺吸引我的。

她叫我把門關上。

我乖乖關門了。

她看著我說:「男人都不是好東西,他們可以為了自己的**和自己根本不喜歡的女人在一起。」

我不說話。

急速的腳步聲后,門碰的一聲被推開了。

康指導員驚恐的看著門口。

馬玲氣喘吁吁的,看到我們是兩人,趕緊的關門退出去。

「馬玲你給我進來1指導員火了。

馬隊長推門進來了。

「我跟你說了多少次,多少次了,敲門敲門你不懂什麼是敲門嗎!?」指導員大發雷霆。

我悠然自得的看著馬臉一個勁地道歉。

馬玲看了看我,欲言又止。

「什麼事,說!說啊!啞了?」指導員大罵。

「那個,那個……姓屈的女犯死了。」馬玲開口道。

「什麼!?」我和康指導員幾乎異口同聲。

「走,快。」指導員馬上出了門。

馬玲跟著跑,我也跟了上去。

前些日子她還送我兩條煙的,還給了徐男兩條,我那時候還想著,她應該是要適應監獄生活了,所以感恩的給了我兩條煙,給徐男兩條是想讓徐男多多照顧。

她還是選擇了自殺,那時她就嘗試過自殺,因為她的孩子,因為進了監獄,因為沒了希望,沒了活著的精神支柱。

在監區一樓大廳里,屈大姐已經死了,躺在地上,矮胖的大隊長,徐男等幾個人圍著屈大姐。

看到我和康雪指導員跑過來,矮胖的大隊長迎了上來跟康雪指導員說道:「我就說她真沒錢,不要再逼迫她訂製,現在出事了……」

「閉嘴1康指導員大吼一聲,然後瞄了我一眼。

矮胖的大隊長臉上都是畏懼的神情。

我在屈大姐身旁蹲下來,看著已經死去的屈大

姐,心裡感到有說不出的難受。

這個前些天還送我煙的大姐,說我是個好人的大姐,就這麼沒了。

而身邊的這些人,一個個冷冷的看著,彷彿地上躺著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條被車子撞死的與她們無關的狗。

康指導也蹲了下來,看著屈大姐,問矮胖的大隊長:「這是怎麼一回事,她怎麼死的?」

矮胖的大隊長問徐男,「你告訴指導員,是怎麼回事?」

徐男趕緊回答道,「今天早上查房,監室里女囚都起來了,就她沒有起來,我過去看,發現她已經死了。」

我問徐男:「那你發現她這樣,也不打電話叫獄醫過來看看嗎?」

康指導突然抬起來大罵我道:「叫什麼獄醫,啊?!叫什麼獄醫?」康指導的眼睛嚇人的可怕。

我不再說話。

屈大姐的精神狀態一直都不是很好,而且女囚們還經常欺負她,而我兩次都聽到管教說她沒錢。這讓我很難不聯想到獄警們一起沆瀣一氣逼迫女囚拿錢出來孝敬她們。

康指導罵完我后,看了看屈大姐,問矮胖女人:「其它女囚呢,她們知道她死了嗎?」

矮胖女人看著徐男,徐男回答道:「雖然是我們把她抬出來的,沒有和監室的女囚們說,但她們應該,都知道了。」

康指導臉色陰鬱,不耐煩的搖手示意徐男別再說下去:「徐男你把張帆先帶出監區,這事不要再說出去。」

徐男點頭,康指導又對我說:「張帆,今天這事情,你也見到了,什麼該說,不該說,我想你那麼聰明,心裡明白得很。如果你想在這裡好好做下去,把你的嘴封嚴實點!如果你不想活得好好的話……」

她這話既是威脅,又是恐嚇,加上拉攏。

我想問點什麼,但是徐男把我給拉走了。

薛明媚早就跟我說,這裡沒你想像中的那麼簡單,我也知道這裡沒有想象中的簡單,可也沒想到有那麼黑,那麼沒人性。死個人就跟死一隻狗一樣,她們的冷漠,她們恐懼連帶責任而要把消息封死。

她們真的是逼著屈大姐要錢嗎?難道監獄里所有的女犯人都要像黑社會電影里一樣,交費,否則自身難保?

徐男的臉色如土,看起來心情也不好,我問她如果這事情被上面知道,會是什麼結果。

徐男說在監獄里最大的事情就是死了人,想來也是廢話,死人無論在監獄還是在外面都是最大的事情。

徐男說如果處理不恰當,那從監獄長一直到她這個值班的小管教,都有可能被問責。

徐男說的處理不恰當,我想,一個是消息泄露死人家屬鬧上去,另一個就是領導大發雷霆要求嚴懲。

這事情要是泄露出去,康指導矮胖隊長徐男都有可能被上面處分,她們是一條船上的人,所以她們才那麼怕我把這事講出去。

走到了心理諮詢室,徐男對我說道,哥們,我知道你看到我們這樣,覺得心裡不舒服,而我們兩還收過她的煙,我想到這個心裡更不舒服。可如果換成你是我,或者是康指導,你會怎

么做?你也只能把這事情瞞著壓著。對吧?

我心裡想,這事跟我有半毛錢關係?如果捅出去,上面追責,最好把指導員矮胖大隊長馬玲隊長眼鏡蛇監獄長几個賤人弄出去。

不過很可能也害了徐男,李洋洋,還有那個神秘的把我弄進來監獄幹活的美女。

再者,可我有那個能耐嗎?我能向哪個部門舉報?誰會相信我?就算相信,他們誰會跳出來為了這麼個沒關係沒背景沒錢的死人伸冤?衡量利益權勢,誰都不會趟這個渾水。

點了一支煙,抽了兩口,媽的,這煙還是屈大姐送的。

有可能,屈大姐早就想死,送我煙是感謝我開導過她救過她,送徐男煙,是因為必須要有管教幫我帶煙。

屈大姐的丈夫被她捅死,孩子被搞傳銷的爺爺奶奶帶走下落不明,原本就萬念俱灰,加上在監獄里受女囚欺負,沒錢又被女囚和監獄的人聯合欺壓,死已經是她最好的解脫了。

監獄里死了人,整個監區的管理人員都人心惶惶,下午的時候開了個會,是我們監區的會。監區長,指導員,副監區長,副指導員,矮胖的劉隊長,在台上給我們說些加強管理安撫人心之類的場面話,最後,監區長看著我們,說今早b監區有個女犯人突發心臟病,在牢房裡不幸去世,各位一定要注意多多關心犯人的身心健康。

我操這群傢伙的,屈大姐明明是被人逼死的,怎麼到了這裡就成了心臟病突發死了。

吃午飯,我遇見了李洋洋和她的小姐妹小朱,她們都在食堂一起吃飯,看見我,李洋洋喜洋洋笑著,笑著尷尬羞澀低著頭吃飯。

李洋洋過來坐在我旁邊,我問她你們監區的屈大姐死了你知道這事情嗎。

李洋洋臉色變得有些害怕,說我知道啊,她們一早都在說這個事。

你怕嗎。我問她。

她說我怕呀,最怕死人了。

我問你怕什麼,怕自己受到牽連?

她說怕巡查牢房遇到鬼。邊說露出恐懼的表情。

我問她你覺得屈大姐真的是心臟病突發死的嗎?

李洋洋反問我,難道不是嗎?

看來這個小女孩還真的不知道。

監獄管理人員生怕死了人殃及自己,輿論愚弄大眾,別人自然不知事件真相,因為真相也只有那幾個當事人知道。

我跟李洋洋說,叫她幫我跟屈大姐她們監室打聽打聽一下,屈大姐究竟是怎麼死的。

李洋洋說好。

這個星期,我每天晚上只要等到洋洋睡著,都跑去小朱的房間找小朱。只有單純的洋洋什麼都不知道,一個勁的幫我查屈大姐的死因,小朱是個善良的姑娘,面對洋洋她十分內疚,為此還開始躲我。我開始一次次支開洋洋,尋找機會與小朱獨處。洋洋夜晚出去值班,輪休,我都會去找小朱。有時候我會等洋洋睡了,然後偷偷敲開小朱房間。和小朱聊天,和小朱說話,逗她玩笑,她看起來也挺開心的,不過我還是看出她的糾結,畢竟,她認為我和李洋洋是戀愛著的。她覺得和我這樣子玩鬧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