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25章 神秘人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5章 神秘人物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到了市裡,給王大炮打電話,說請他吃飯,這貨二話沒說,說馬上到。

十分鐘后兩人就在一家小館子里聚頭了。

進去后,我先點紅燒肉,再來一個紅燒豬手,又點一個紅燒魚。

剛要點一個火鍋雞,王達攔住我:「行了行了,都是葷菜。我點幾個素菜。你在裡面,沒吃過肉嗎?」

「我要請你吃飯,怕你吃不好才點的。不過話說回來,我在裡面,想吃到這樣的肉餐,還真的挺難。」

王達一副可憐我的樣子:「你在監獄里受苦了哥們。」

王達後面桌的三個姑娘回頭看著我。

我急忙捂住他的狗嘴:「靠你小聲點!老闆上半箱百威1

王達馬上跟著喊:「不要百威,要珠江的1

「沒有珠江,沒有百威,只有青島1老闆回話。

「什麼1王達霍的就站起來,「只有青島!只有青島你還開什麼店!為什麼只有青島1

我拉著王達坐下來,勸他說:「青島就青島吧。」

「什麼青島就青島,不行!我只喝珠江,珠江才好喝!你這個叛徒,老子搞珠江的,你偏偏要喝青島,是要替老子的情敵壓住老子是吧?」

我這才想起來,這廝是推銷珠江的,搶他馬子的他兄弟是這個城市的青島啤酒總代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忘了。老闆!上二鍋頭1

上了兩瓶北京二鍋頭。

火鍋上了,菜上了,滿酒了,我勸他說:「大炮,你媳婦那事,忘了算了,你看都過去那麼久了,隨便找個女的,把她給忘了吧。」

「你說得輕巧,哪能說忘了就忘了!你能忘了你那個嗎?」他把桌子拍的震響。

我舉起酒杯:「當我沒說。」

他也舉起杯子:「看在你請我喝酒份上,暫時忘了吧。」

兩人胡侃了起來,我問他工作的事,他問我監獄的事,我比較好奇他怎麼開拓了那麼大的幾個市場,他好奇我監獄里的各種女人們的事。

在王達的努力下,他們牌子的啤酒在這個城市的啤酒銷量份額翻了一番,這廝的月收入不下於兩萬。老闆都笑的合不攏嘴。

「把你那工作辭了,跟我做吧,我最近發現了一種利潤比這個還高的啤酒,還是本地的啤酒廠,味道真的是好,價格不高,廣受廣大群眾低消費者的喜愛,如果我能把代理拿下來,我就辭職。你跟著我干,吃香喝辣1王大炮目光堅毅。

「不好吧,你現在一個月幾萬塊錢,你去干那個,能不能幹得起來的?」

「要是做得起來,這一個月一兩萬的算個屁。你辭職吧,跟我干吧。」

我搖頭。

「膽小鬼,行,等我把業務做起來了,你再辭職過來跟我干!有錢大家賺。」他舉起杯子。

我的手機響了,我一看,是洋洋給我打的。本想和王大炮聚完再找她的。

急忙出飯館門口接了,洋洋問我在哪,當我說我在市中心和朋友喝酒時,她有點埋怨我沒先找她。我讓她過來市中心,她開心的嗯了。

回到桌邊,王大炮斜眼看著我問:「情人打來的?」

「你怎麼知道?」

「靠!看你走路鼻孔

都翹到天上去了,一邊走還一邊笑,不是情人難道是敵人?」

「哈哈,是是是。」

「監獄裡面搞的?」他還沒完沒了了。

「你怎麼知道?」

「猜的,就你那樣,除了監獄搞還能在哪裡搞。叫她過來了是吧?」

「這你也知道?」

「老子剛才悄悄跟在你後面偷聽了,哈哈哈哈。」他無恥的大笑。

我等他笑完,說要跟他借錢的事。

他問我為什麼要借錢,我說要送禮給領導。他說好,吃完飯給我轉兩萬過來。

他老闆給他打來了電話,王達掛了電話後跟我說,原本想看看你新馬子長啥樣的,可沒辦法了老闆叫他過去跟一家餐廳的老闆對賬收尾款,錢一會兒轉給我,如果很快忙完就今晚聚,忙不完就下周聚。我表示理解。

他就先走了,我送他送到了門口。

不多時,李洋洋來了,小姑娘打扮得真是漂亮,長發烏黑閃著光白白凈凈的臉蛋,笑容可人,一顛一顛跳到我面前抱住了我,然後假裝打了我兩下:「出來也不找我,出來也不找我。」

我高興的拉著她坐下來,洋洋看著桌上的兩瓶只喝了一點的二鍋頭,皺起眉頭問:「你們中午就喝這個了呀。」

「怎麼了洋洋。」

「不要喝烈酒呀,傷身體。」她關心的說道,坐下來雙手握住我雙手。

我問她要吃什麼,她說她都已經吃過了。

我也吃飽了,看著這一桌大魚大肉,有點膩反胃。

叫老闆買單,洋洋忙拿錢包,我攔住她說我自己來。

老闆說剛才你那個一直喊著要喝珠江的朋友已經買過了。

靠,王大炮這廝什麼時候偷偷買單了。

我給王大炮發了個簡訊:說了我請客,你還偷偷買單,老子揍死你。

他馬上回信息:咱兩誰跟誰,錢打了。

我回:好的,如果今天還有空喝酒,記得給我信息。

王達:ok。

出了飯館,洋洋問我去哪。

像一隻小鳥逃出牢籠一般心情大好的我手一揮:「走!奢侈一番,看電影去1

看了一部外國的超人系列之類的片子,外國人很有意思。

外國人的英雄和泱泱大z國的英雄各有各的特點,z國的英雄就更注重和自然的和諧,和自然融為一體,自身就能玩轉宇宙。外國人的拯救地球英雄是靠著科技機械,或者強化細胞之類的,以現代科學為根本幻想著未來超越如今。

要是老子有那麼厲害的話。

算了不胡想了,我連個康雪都搞不定,還說什麼要是。

從電影院出來,一陣冷風吹起,我裹緊了衣服的領口,小洋洋則是可愛的斜著頭看著我:「冷冷呀。」

「是的,冷冷呀。」

她抱抱我,然後嘻嘻笑著。

我打趣說道:「你出獄后心情好了很多嘛。」

洋洋嘟起嘴:「什麼嘛說這麼難聽。」

我趁她不注意,在她嘴唇上咬了一下,她呀的叫一聲。

我摟緊她:「走吧,我們去逛逛小吃街。」

這兒離小吃街並不遠,去了小吃街

,我們找了一個茶屋坐下點了兩杯熱飲,然後在茶屋的門口點了一些小吃。

我問洋洋調到新崗位工作開心不開心。

李洋洋說,她原本就不喜歡沉悶的監獄,到了監獄管理局雖然也還是沉悶,但終究都比在監獄好很多。可是她父親有些不高興。

我問她是不是因為被人栽贓的事。

洋洋說她爸爸聽到她被人栽贓的事,確實是不高興,但更不高興的是,監獄把她給調走了。

我納悶道:「奇怪,如果有地方去,誰願意去監獄那個地方,你爸到底怎麼想的。」

「我爸說我性格太單純,讓我去監獄磨練。」

李洋洋是獨生子女,她父親看著自己女兒性格柔弱單純天真無邪,把她弄到監獄去歷練歷練,讓她知道什麼叫人間險惡。

她父親真是個極品,去哪兒歷練不好非要去監獄。

「我爸說,一個人如果到了監獄工作,能讓罪大惡極的囚犯既感到害怕又感到尊敬,而且還能讓監獄里每個同事和領導都喜歡,那他到了社會的哪裡,都是個人才。」李洋洋端起飲料喝了一口。

我細細琢磨著這句話,能讓罪大惡極的囚犯害怕又尊敬,還要讓每個同事和領導都喜歡,教教我這要怎麼做?

「你爸爸是要你做到監獄長的位置嗎?估計是希望你成為神吧。」

「他說我太善良,讓我去看看惡人們。我爸常說,人的心比山川還險惡。」李洋洋看著我說。

這話確實是孔子說的,原話是,「凡人心險于山川,難知於天。天猶有春秋冬夏旦暮之期,人者厚貌深情,故有貌願而益,有長若不肖,有順懷而達,有堅而縵,有緩而釬。」

「你爸那麼仇恨社會啊?我可是聽古人說,一個人覺得全世界都是壞人,那他多半個壞人,如果他覺得全世界都是好人,那他一定是好人。」我驚訝的說道。

「他不仇恨,他是個好人,可是他覺得我太善良了。」

「那你覺得監獄里都是壞人嗎?」

她掰著手指頭數給我聽:「不是呀。她們都有她們的苦衷,你看,丁靈啦,薛姐姐啦,還有死去的屈大姐啦,還有。」

我打斷她的話:「屈大姐和丁靈苦衷我知道,可是薛姐姐,是不是說的薛明媚?」

「對呀。」

薛明媚犯的什麼罪進的監獄我還不清楚,我就問洋洋,洋洋也不知道,只說有人說薛明媚是被人害的。

被人害的?

具體李洋洋也不知道,她只不過聽監牢里的人說薛明媚是被人害。

我之前問過薛明媚,她也沒和我說過為什麼,一問起她犯的罪,她臉色都不好了。

「你要一直在監獄管理局做下去嗎?」我問李洋洋。

李洋洋告訴我,她爸已經在安排她去別的單位了。

李洋洋勸我,讓我不再去摻和監獄里那些麻煩事了。

我說我不摻和了。

她說要不然你別在監獄做下去了,在外面隨便找個工作都比去那裡好。

我表面說看看吧,心裡想,哪有那麼容易啊小姑娘,我要是有你這樣的家庭背景,我還願意跑監獄里去幹什麼工作埃

唉,該拿什麼拯救你,不諳世事的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