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32章 口是心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2章 口是心非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過了一天,大姐大姐夫來了,儘管又借了一些錢,但還是湊不夠錢,二姐也想盡了辦法,也沒湊到多少。

看著奄奄一息的父親,一種絕望的氣氛縈繞在我們心中。

我想著,明天我就去監獄里,叫康指導員和監區長幫忙開個會讓同事捐款,哪怕是讓我向監獄同事一個一個跪過去,我也要把剩下的錢湊齊!請原諒我的自私。

我安慰一家人,我明天就去找個朋友,叫他們不要急。

給李洋洋打電話還是打不通。

照顧完父親吃藥什麼的,和媽媽二姐交換照顧,回到出租屋已經凌晨三點多。

躺下去就睡著了,早上七點多的時候,我躺在簡陋的出租房還沒起來,手機響了。

這些日子對手機鈴聲特別的敏感,因為來電就意味著可能借到錢。

我接了。

「爸爸重病你還睡那麼晚不起來?」

沒想到竟是她。那個被我強x的女人。

「我昨晚三點多照顧完父親才回來睡下,什麼叫我有心情睡那麼晚?你是不是打電話來取笑我?」

「我沒你那麼無聊。」

「是吧,覺得我惡有惡報,報應來了,你開心了。」我心情十分不好,就差開罵,可我轉念又想,她不是監獄的領導嗎,或許求她讓她幫我在監獄同事里通報一下,讓她能幫我這個忙。

她笑了一下,說:「我給你打電話不是為了和你吵架。」

「你能幫我是嗎?我父親真的病重快不行了,你可以幫我嗎。」我的語氣一下子就轉變了,成了哀求。

「我為什麼要幫你?」她直接拒絕了。

我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然後軟了語氣:「對,對不起。你能幫我嗎?求你。」

「這才像求人的樣子。」

我一聽她這麼說,感覺有了希望:「你肯幫我是嗎?」

「你說說看,怎麼幫?」

「幫我在監獄里把我父親重病這個事通報一下全監獄同事,我希望能通過領導帶頭借錢給我,你放心,這錢我會還,我哪怕在監獄里做幾十年不領工資,我也要還清每一位好心的同事。可以嗎?」

她那邊沒有回應。

「可以嗎?」我又小心翼翼的問。

「不可以,我憑什麼幫一個對我傷害過的人。」她拒絕了。

我有些惱羞成怒:「你打電話來,就是想知道我有多慘對吧?好了現在你可以得到一個滿意的答案了。」

「我在你們縣醫院的辦公樓303你過來找我一下。」

我一愣。然後問:「你開什麼玩笑?」

「你最好別來。」她掛了電話。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我立馬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畢沖向醫院辦公樓。

到了醫院辦公樓,我跑上跑下,怎麼找不到303呢。

然後問了一個穿白大褂的醫生,她驚訝的問我:「你要找院長?」

「不是找院長,是我一個朋友在303等我。」我解釋道。

「303,304,305,這幾個都是院長的辦公地方。你是找錯地方了吧?」她再一次問我。

「沒有沒有,我一個朋友就說她在辦公樓303等我。」我堅定的說。

心裡卻在打鼓,這個醫生看起來不是騙我的樣子啊,難道是那個女的騙我的?她在院長

辦公室等我?這不太可能埃

穿白大褂的醫生看我那麼堅定的樣子,猶豫了一下,然後伸手一指,原來是那裡,一個走道最後有一個上樓梯半層樓的隔開的地方,僻開出來,獨立的三間辦公室。

怪不得我跑上跑下找不到。

來到303門口,上面確確實實寫著:院長辦公室。

我還是敲了幾下辦公室的門。

門開了,一個帶著白口罩的長發女子給我開的門,這高挑身材婀娜的女子,正是她。

無論是裝修還是擺設,都是乾淨嚴肅又嚴謹,這就是院長的辦公室,這種氣勢壓得我有點不太適應。

我看著她口罩上兩隻美麗的大眼睛,結結巴巴的說了句你好。

她摘下口罩,驚艷了整個辦公室,卻面無表情。

「你怎麼在這的?」我是真的好奇。

「特地來看你是不是騙人的。」她認真的說。

然後自顧自的倒杯水給自己喝,接著坐在院長的辦公椅上。

我有些不自在,傻傻站著,手也不知道放哪裡好了,也不敢坐下:「我沒有騙人。」

「康雪和醫院這邊我都核實了,的確不是騙人。」她揚起眉毛看著我。

「你核實這些,為什麼。」

「如果是真的,那我只能幫你。」她看著我的眼睛說道。

「幫,幫我?你那麼恨我,為什麼要幫我。」

「窮鳥入懷,猶當活之。」她說完長嘆一聲。

「嗯?我聽不明白。」

「鳥飛不動了落到人的懷裡,尚且應當保護存活。多讀點書,別有時間就忙泡妞。」她數落我。

我問:「鳥飛不動了落到人的懷裡,尚且應當保護存活。這和幫我有關係嗎?」

「鳥兒受傷了,飛不動了落到人的懷裡,尚且應當保護存活,何況是一個重病的人呢?」

我吞吞吐吐的說:「我,我還是很不明白,我,我可是你仇恨的人,對你那樣過。」

她一拍桌子氣道:「別再跟我提那件事1

「是。」

「你回去吧。」

我長大了嘴,抬起頭看著她:「什什麼?你不幫我了?」

「我說了幫你就幫你,你在懷疑我的信用?」她罵我道。

「不不是,可是你說了幫我,又要讓我回去。」

「對,不能便宜了你讓你就這麼回去,你寫個字據,就寫欠我你父親生病的治療費,你的名字,身份證家庭住址身份證號碼,簽字按手櫻」

我高興道:「你要借錢給我是嗎?」

「不是。」

「那是什麼?」

「你爸爸的治療費醫院先承擔,到時候我會處理的。」

「醫院承擔?為什麼醫院會承擔?」我還是不放心,「你說是這麼說,萬一你走了,醫院不承擔,那我爸的手術動不了,那就真的。小姐,小姐。你能不能直接把錢借給我。」

「小姐?你叫我小姐?」

我有些緊張:「美女,對不起對不起。不是我懷疑你的信用,萬一你走了醫院不願意承擔呢?」

我在心裡想,既然她說幫我,我覺得她也是真的幫我,憑她的能力地位,也是能幫得到我,但醫院憑什麼先給我爸做手術讓我欠著醫院的錢埃

「院長是我姐姐。」

「啊真的1我高興道。

「騙你的。總之,你安心讓你爸爸做手術就是,至於我和院長什麼關係,你別亂猜也別問,古往今來,很多人死就死在這張多話的嘴上。我在監獄是幹什麼的,以後也別問,我幫過你,這件事也不要對任何人提起。好了,給我寫張欠條字據。」

我張嘴就答應:「我寫我寫。」

轉念一想,她是不是騙我請君入甕的,萬一我寫個欠她六十萬的欠條字據,她一轉身就不給我呢?她又不是我什麼朋友,而是一個咬牙切齒恨我的女人埃萬一她讓我寫瞭然后不給我錢,我父親的病不能治不說,她往法院那裡一告,我還不上她那六十萬,那我豈不是到監獄里蹲十年八年的?

「怕我騙你?」她問我。

我輕輕咳了一下,然後摸了摸鼻子:「不是,你怎麼可能騙我,當然不是這麼想。」

「你學心理學,口是心非的時候卻連這點小動作和語言都不懂得掩飾。」她看著我摸鼻子的手說道。

我說謊的時候摸鼻子,還重複加重語句,這明顯是說謊了。被她看出來,我不好意思笑了笑。

我抿嘴拍了一下大腿,寫就寫吧,都這樣了我還能有其他的辦法嗎。

她看著我的小動作,問:「決定了?」

她從她包里拿出一張紙,然後給我一支筆,教我寫,讓我寫下本人張帆,於某年某月某日欠賀蘭婷醫療費六十萬人民幣,然後寫下詳細身份證名字地址身份證號碼,最後簽字,再從院長辦公室辦公桌拿出一個印泥讓我按下手櫻

賀蘭婷,一直到現在,我才知道她叫賀蘭婷。

她把借據拿走看了一遍,塞進包里,說道:「我的名字,要對外保密,不許向任何人提起,也不要再向監獄的同事查問我是誰。借錢的事,也不許對第三個人說起,否則,我很有可能,中途反悔不幫你,就算幫了你,如果你向任何人透露出我的名字和查問我的身份,我會把你弄出女子監獄,憑著這張借據,如果你還不起的話,我把你弄出女子監獄后還可以把你弄進男子監獄去坐牢。」

她說話的時候,平靜如水的聲音,卻威嚴逼人。

「我保證不會再多嘴問你是誰,也不會向任何人說起你幫我的事」

我撲通一聲跪下來,給她磕了三個頭:「救命大恩,不敢再言謝。這錢,我一定會還上。」

看見我跪下后,她提了包站了起來,我還以為她來扶我,她卻看都不看我戴上口罩徑直走了出去。

我站起身,心情忐忑的走回了病房。這是真的嗎?我爸有救了?還是騙我的?

病房裡,媽媽大姐大姐夫二姐連日來的愁雲一掃而空,見我進來他們迎了上來:「弟弟你哪來那麼多錢的?」

「怎麼了?」我問。

「醫生來通知手術的時間了,你去哪裡找的那麼多錢?」大姐說。

我明白了,是那個女人,賀蘭婷。

「我一個朋友,一個朋友幫忙的。」

「你爸有救了。」媽媽說著,「帆兒,過幾天等你爸手術了,你給你這個朋友打個電話,我們全家請她吃飯給她下跪致謝。」

「哦。好。」

我真的不是在做夢嗎?

接下來,就配合著醫生的吩咐,跑上跑下開單簽字拿葯喂葯做檢查什麼的。

做手術的前一晚,我終於接到了李洋洋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