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33章 內心的虛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3章 內心的虛榮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電話一接通,她就哭了。

我急忙問:「洋洋,哭什麼。別哭,有什麼事慢慢說,你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事。」

她一個勁的抽泣,我一直就緊張的問。

幾分鐘后,她總算收住聲音:「你爸爸怎麼樣了。」

「好不容易湊夠了手術的錢,等著明天做手術了。」我說。

「對不起張哥哥,我沒能幫到你。」她內疚的道歉。

我說:「沒關係的洋洋,我知道你一定很想幫我。洋洋你這幾天去哪兒了,讓我一直的打你電話都打不通。」

而且,她現在給我打來的,還是用了一個陌生的手機號碼。

「我爸我媽不讓我再和你聯繫。」她這話一說出來,就又開始哭了。

「洋洋別哭,乖,好好說,究竟怎麼回事。你爸你媽知道了我們的事?」洋洋還真的找她父母問錢了。

「我,我問了家人,找了爸爸媽媽借錢。」洋洋小聲和我說道。

「我意料到了。對了,前幾天有個中年的男人來看過我爸爸,給我留了一些錢,是你家人嗎?」

我和洋洋描述了那個中年男人的長相穿著,洋洋說那個就是她爸爸。

「你爸爸為什麼這樣?是要來看你男朋友長什麼樣的?」我問洋洋。

「他,他。」洋洋吞吞吐吐著。

我說你快點說吧,我不介意。

「張哥哥,我過幾天和你說好嗎當著面。在電話里我不知道怎麼說。」

「好。」

「祝你的爸爸手術順利成功,我明晚給你打電話。」

「好。」

洋洋掛了電話,我長長嘆氣,八成是她爸爸媽媽不同意她和我在一起了。

對啊,她的家庭條件那麼好,哪會願意讓自己的女兒委屈了跟著我這個什麼也沒有的鄉下佬。

我能怪她嗎?

我能給於她父母所期盼的幸福嗎,我們門當戶對嗎,沒有,不能。

我不能怪她。

洋洋和她家人對我做的,也已經仁至義荊我還要無恥的對她要求什麼。

當醫生告訴我,手術很成功。

我的眼淚不覺的奪眶而出,一切都還好,父親的命留下來,還能和我們一起走很多年。

我首先給王達發了信息,告訴了他這個消息,他也給我回復了信息。

還有給每個關心過我的人都發了消息,謝謝他們每一個人。

最後發的,是賀蘭婷。

她連回都不回。

晚上,洋洋給我打了電話,先是祝賀,然後問我什麼時候回去。

我說不知道,可能這幾天。

她說回去的話找她,她想見見我。

之後的就是康復期了,包括父親和大姐。

當醫生告訴我們說不需要再留院觀察了,我們回到了老家。

看著父親一天天康復,我決定回去繼續工作。

我身上擔負著將近百萬的巨債埃

走之前那晚,母親殺了兩隻雞,一家人其樂融融的聚了一起。

這讓

我彷彿回到了小時候,家裡窮歸窮,可只要一家人能和和氣氣團團圓圓,那就是最好的幸福。

看著這個破破爛爛的房子,我感慨萬千。

總有一天,我要把這個房子蓋起來裝修好,讓爸爸媽媽也住上好房子。

回到市裡,第一件事當然是給王達打電話,請他吃飯謝恩,第二件事就是給洋洋打電話。

王達說馬上過來,洋洋說她沒有時間出來吃飯,讓我和朋友吃完飯找她。

我說好。

心裡還是挺失望,內心的虛榮感還想把她帶到王達面前炫耀炫耀,當然,也希望能和她早點見面。

和王達兩人去了一家火鍋店吃了火鍋,兩人喝了一瓶高度白酒。當我千恩萬謝地要把我感謝他的肺腑之言說出來時,他舉起手,示意我不要說這種話,聊其他事。

我停住了,問他他的代理生意要怎麼辦?

王達說,既然沒錢備貨去代理,那隻能等了,繼續等,或者,去求求那個啤酒廠的老闆,說不準人家給他代理權呢。

怎麼求。我問。

那個啤酒廠是個市裡新興的企業,啤酒雖然不上檔次,但便宜好喝,適合普通大眾消費水平,代理商都是要有自己的倉庫自己註冊的公司,辦公室,還需要押金,甚至還要交錢拿代理權。當然這指的是牛逼的啤酒公司,但就算是不牛的啤酒公司,要進貨也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誰會給一個不認識的所謂代理商先送貨賣完再付的?

王達拍拍我肩膀:「別怕,你大爺我有的是辦法,就算現在搞不了,以後也有一天能搞起來的。」

「對不起。」

「草,別將這個1他拿酒罰了我一杯。

我一飲而荊

分別的時候,已經快天黑,冬天就是天黑得快,我晃晃悠悠的走向公交車站台。

到了李洋洋跟我說的地點,運達廣場前,我給她打了個電話。

她之前的電話打不通,我打了她改用的電話。

不一會兒,她過來了。

冷風凍得她的臉蛋紅撲撲的,我也都好多天沒見過洋洋了,過去就一把把她摟緊懷中。

親了又親。

「我們先去找個地方坐下吧,這裡好冷。」洋洋跺腳說道。

我牽著她的手,進了商場裡面。

進了裡面,她帶著我到一家咖啡館裡面坐下。

點了兩杯熱咖啡。

我雙手握住洋洋的雙手:「還冷嗎。」

「現在沒那麼冷了。吃過了吧。酒味好重。」

「是啊,喝了一瓶白酒兩個人。你呢沒吃嗎?」我問。

洋洋搖搖頭:「我不吃晚飯,要減肥。」

「你這樣子的還減肥埃」

「是呀,你不覺得呀?」

「不會啊,抱起來很細埃」

洋洋喝了一口咖啡:「張哥哥,你爸爸怎麼樣了。」

「康復期。沒事了。」

「對不起張哥哥。」

「你幹嘛要和我道歉?」

「我是想幫你的,但是。但是我沒那麼多錢。就問了我

爸爸我媽媽要,他們就問我拿去做什麼,我還撒謊,說我閨蜜的家人病了,我騙不了媽媽,她一直不信,就問,我說了我和你的事,說了你爸爸的事。他們知道我背著他們偷偷談戀愛,我媽氣得要打我。我爸就攔祝後來我哭了,我媽媽也不忍心,我爸就問了你,我就都和他說了,他說他們也沒有那麼多錢。我就哭就鬧,讓他們去借或者賣房子。」

洋洋真是用心良苦了。

我點頭示意她說下去,她說:「爸爸說,住的這套房子還是媽媽所在的單位配的房,哪能賣,賣了住在哪裡。一下子六十萬去借別人,他們也不願意,說沒必要,而且我爸說他所在的單位的位置對錢都很敏感,我爸也只是個老老實實領工資的人。反正,我爸說最多能拿出幾萬塊錢,但他要去見見你,而且要我不能跟你再有聯繫。」

我也喝了一口咖啡:「洋洋,我懂。」

「爸爸後來和媽媽去了,我也去了,到了你們縣的醫院,我們就在樓下,媽媽不然我上去,爸爸上去了,給你留了十萬塊錢。」

「他和我說他是我朋友的爸爸,我一直在想,是哪個朋友。後來想到最大的可能就是你的爸爸,但我不敢確定,給你電話也打不通。呵呵。洋洋,我估計,你爸爸媽媽不同意我們兩在一起,對嗎?」

洋洋委屈的兩滴眼淚溢出眼眶。

「他們說你們家很窮,不能保護了我。再也不能讓我和你在一起。如果我和你在一起,他們就不給你錢了,我同意了。可是我好想你,好想好想。」洋洋抓緊我雙手。

我無奈的笑了一下,說:「洋洋,別任性,你爸爸媽媽是對的。」

「我不管。」洋洋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

「洋洋,不要任性,你媽媽爸爸說得很對,我家很窮,沒有車沒有房,沒有一毛錢存款,又是農村的,家裡都是靠種田過日子。給不了你過的好日子好生活,而且現在為了給爸爸治病,我家欠了有一百萬的債。就是我打工到退休,都未必會還得上。」想想那一百萬的巨債,我真的是不吃不喝也要幹個二十幾年也還完。

「我不管。你不能不要我。」洋洋哭著說。

「洋洋聽話好嗎?」我心裡難受,但是我覺得她的父母無疑是非常明智的,分開會對洋洋的未來更好。

「不聽我不聽,你不要離開我。」

我看著她,無奈的嘆氣。

兩人在咖啡店裡聊了幾個小時,後來,我說很晚了,我要回去了,明天一早就要上班。

洋洋和我出了咖啡店,拉了拉我的手:「明早再回去好嗎。」

「洋洋,我們都好好考慮一下吧,沒有長輩祝福的愛情,是走得不遠的,我以前和你在一起,是我的錯,我對不起你,我只想玩玩,後來動了心動了情,我也傻傻的幻想我們能有以後。你是個好姑娘,好女孩,誰娶到你真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可是我這個樣子我們能有什麼結果呢洋洋。」

她使勁的拉了拉我的手,讓我不要再說了:「不要說這個了,我好難受。周末你出來,給我打電話好嗎。」

我點點頭。

車來的時候,她抱了抱我親了我一下,然後上了計程車。

我走向公交車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