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39章 娟秀瀟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9章 娟秀瀟洒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給小狗洗完了澡,她在打電話,我便坐在客廳,玩手機,等她打完電話寫欠條。

她走過來:「哎,哎,你把家裡的衛生順便做一下。」

我有點不爽了,可是想了想,好吧,干吧。

她打完電話,不知道去房間幹嘛了,我拖完了地板,擦乾淨桌椅,然後敲敲她的門,說我已經做完了,可以改寫欠條了吧。

她開了門,然後檢查了一下,挺滿意家裡的衛生程度,然後說:「哦,順便把碗筷也洗一下。」

我當即發火:「我不幹1

她迎上前一步盯著我:「我可是救了你爸爸啊1

我低著頭憋紅了臉,她說得沒錯,可是轉念一想,難道這就是你可以把我當你家傭人用了?「我不否認這個事,我也很感激,可是……」

她搶過我的話:「可是你連幫我干點小事都不願意?你知道很多人想替我做事都沒資格?」

我真生氣了:「你根本就是把我當你的傭人和保姆!這種鳥事是小人才會幹的。以你這樣的地位身份和財富,手一揮多少人巴不得替你干,但我不幹1

她指著我的鼻子:「好,你有種。還錢,現在1

「啊?」我啊了一聲,然後閉上了嘴。

「不幹就還錢埃」她咄咄逼人。

我只好去找洗碗布:「你難道不可以請個保姆或者傭人?」

「你以為不用花錢?要不我請你來干吧,你不是說你欠了我七十八萬欠條只寫了六十萬嗎。那欠條就不用重寫了,你給我幹個十年八年的傭人就行,每個星期來我家一天,給狗洗澡把家裡都整理乾淨。怎麼樣?」

我掰著手指在心裡算著:「十年八年,就算個八年,一年五十二個星期,八年有四百多個星期,那就要來這裡四百多天。十八萬除以四百,那就是一天四百五。很划算啊1

我馬上點頭:「好!八年就八年。」

「行,洗完碗,來簽個勞動合同。」

我洗好了碗筷,出了客廳,她拿著一個勞動合同煞有介事的遞給我。

我看看這個勞動合同,是她親手寫的,筆跡娟秀瀟洒,上面詳細寫著剛才說的條件。

「我說的只是這套房子啊,你不能寫其他的房子。萬一你搬走了,或者說不住這裡,我也不管,我不能你搬去住別墅了就跑去給你別墅幹活,那就是一個星期干八天都搞不完。、」我想到剛才在洋洋閨蜜林小玲家那棟別墅,裡面那麼多保姆傭人,讓我一個人去掃那個別墅,要我狗命。

「可以,加下去這個小區的名字和門牌號。」她說。

我簽了字,她也簽了字,洋洋洒洒三個字:賀蘭婷。

我問:「只有一份嗎?」

「對啊,你要幹嘛?」

「不是,萬一做夠了八年你反悔跟我再拿十八萬怎麼辦?」我認真的說道。

她怒道:「我是那種人嗎。」

「我不知道,所以要留一手。」

「我沒讓你加寫欠條,讓你來我家一星期做一次衛生,只是做

這麼點事,就抵消了十八萬。你竟然還懷疑我這個人的信用?」她盯著我逼問。

「不是不是你誤會了,我不是我沒有,我不要了,不好意思。」

她把簽下的勞動合同拿好,然後站起來下逐客令:「你可以走了。我要要飯吃。」

「啊?」我看著剛買來的菜還有吃的,咽了咽口水說,「你怎麼那麼無情,我餓著呢。」

「你餓著關我什麼事?合同上沒寫有要讓你在我家吃飯埃」

「不是,平時做保姆做傭人的不都是主人家包吃住的嗎?」

「別人我不知道,我就不包吃祝你不干你可以撕掉合同。要不我幫你撕掉?」她把合同拿出來。

「好了好了,我就說你也給我簽一份合同嘛,不然你反悔單方面毀約怎麼辦?」

「我已經不讓你加寫欠條了你還想怎麼樣?」

「好吧。」

我穿上鞋,嘆氣一番,離開了她家。

出了外面后,去銀行取了點錢,看著銀行卡上的數字,我決定把洋洋父親的錢還了。

出了銀行去吃了一碗牛肉麵,牛肉麵,吊絲的招牌菜。

給洋洋打了電話,她卻沒接,打了好多個還是不接。

只好回去了監獄。

到了市郊,路過一片片的樹林和農田,很多犯人家屬和女管教都說喜歡這四周空氣清新。

有的人說,凡是進了女子監獄的男人,無論是老的年輕的,無論是掃地的維修的保潔的還是當領導的或者是管教,在男同胞經過女囚面前,一定會引起騷動,甚至被女人們調戲,這話,的確是真的。

畢竟這裡頭的女人很多都是被長期關押,遠離世俗遠離男人,無論是未婚的女孩還是上了年紀的婦女,她們從心理道生理都非常的壓抑,以至於她們對男人的渴望比外面的女人更甚一等。

我看到這些女人,從剛開始的害怕排斥到後來的理解接納可憐,其實,我不希望她們到這裡來,每個星期,都會接收很多新的女犯人,她們臉上都是絕望。

監獄就是一架暴力機器,要讓這架暴力機器中心塑造新的她們。其實,監獄里除了很少人被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之外,很多人哪怕失去幾年甚至十幾年二十幾年的自由,仍然跟我們一樣,都是有選舉權的公民。

關在這裡的女人們,很多是因為自己的罪過,從z國的各個地方分到了這裡,來到這個四方天地過她們的特別的日子,一些人長期服刑和意外的甚至在這裡終了一生,但更多的人都是重新獲得了自由,然後消失在這個四方天地。

這裡的監獄環境沒我以前想象的那麼落敗不堪。

乾淨,而且有文藝勞動區,有生活區,有禮堂,花園,大食堂,還有藝術特長的女犯可以唱歌跳舞彈琴的排練廳。

圍牆和大門,都是武警。

讓我感到壓抑的不是這些,這些都不足以讓我覺得可怕,最深不可測的最可怕的,莫過於,這裡一些人的心。

這裡的女人沒有長發,只有那個特殊的女犯人。

她們每

天的要做的事單調而統一:起床,吃飯,內務,有的被叫去談話學習,然後勞動,吃飯睡覺,不好好表現的被關禁閉。

她們的每一天,幾乎和十年前的某一天,沒有任何區別,直到她們被放出去。所以每當監獄里多了一條小小的批准,她們都會高興的好幾天都睡不好:例如可以掛鏡子,例如可以看電視。

只不過當我看到這些很多表面美麗溫柔的她們,無法想象她們背後所犯下的罪行,她們很多重刑犯犯令人髮指的罪的時候實在是無法用邏輯來推理。

徐男告訴我說,有的人當著孩子面前把自己的丈夫剁成肉片血肉模糊,以至於孩子發瘋送進神經病院。

有的人因為男朋友出軌,在自己所愛的現在還愛著的男朋友身上砍了五十多刀,還說把他切成一塊一塊裝在袋子里讓別的女人都搶不走。

有的把情人用藥毒死,之後砍了扔進鍋里煮弄到山上喂狗。

有的把小三用汽油活活燒死。

還有很多,都足以讓人聽得毛骨悚然。

我真的無法把這些罪惡的事和這些美麗微笑的女子們聯在一起。

這監獄當中,隨便點出一個都比我厲害,以前有的當過官,有的還是法院的院長,還有上市公司的女老總,甚至有來自廳級的女官,還有清潔工,還有老農婦,不管是九十歲,或者是十九歲十六歲,在這裡,只有一個身份,就是罪犯。

我和徐男在監獄里走著,有三個女犯走過來的時候不站著讓我們先走,按照這裡的規矩,在迎面走過來的女犯必須要在距離管教十多步遠時,站著讓我們先走,而且還要向一路上碰到的管教打報告做什麼。

那三個女犯看看我們,直接過來,我無所謂,示意讓她們先走。徐男可不那麼文雅,上去掄起警棍就開打,我急忙上去按住她的警棍,讓三個女犯先走了。

三個年輕的女犯揉著被打的地方,走的時候對我道謝還做了幾個鬼臉。

「男哥別打別打1我勸阻道。

「你想死是嗎?萬一這些犯人對我們要做不法的事呢?規矩就是規矩,規矩一直傳下來就是有它的道理1徐男怒罵我。

我笑嘻嘻的對她行禮道歉。

她哼了一聲走了。

我跟著她身後,我不能把她們看成是壞人,壞人是她們曾經的過去,在這裡,她們已經得到了懲罰。我不能看不起她們。

對此徐男不屑的對我說:「對這些人憐憫無用,只有暴力和刑具,才讓她們懂得,有些事,是不能做的。」

我點點頭,她說的也是有道理。

可是我還是堅持認為在這裡,還是要以德為主以刑為輔。

徐男可不跟我討論什麼德,在她,還有很多管教的心裡,這幫人可不認什麼德,德感化不了她們,只有讓她們害怕。

「她們首先是女人,才是罪犯,我們讓她們在這裡身心健康的走出去,不也很好嗎?要懂得去尊重和愛她們。她們和我們沒兩樣,也有家有父母有孩子有親人。」我對徐男說。

徐男不屑的白了我一眼,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