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40章 全力報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40章 全力報答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要讓管教們徹底平等看待女犯人,是不可能的事,在徐男看來,她來這裡是行使權利是組織賦予的職責,對這些暴力不聽話違法的人只能用以暴制暴的辦法。

我和她們不同,我還是個心理輔導師,對這些女犯,就算給不了她們什麼,只用一個微笑或者一個肯定的眼神,都會讓她們增加極大的自信。

一會兒后,徐男拿著一疊女犯的犯罪記錄扔給我看:「我不信你看完還有什麼愛什麼德。」

我掃視了三頁三個女犯人的犯罪記錄,合上了,的確,讓我看到她們曾經干過的毛骨悚然的犯罪事,我再聯想到她們,很難再對她們產生什麼愛什麼德。

徐男說我們b監區的已經夠好,如果讓我去d監區看管那些重刑犯,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故意殺人傷害背叛無期死緩的,她們每一個都是一顆重磅炸彈,對這些人你談什麼愛什麼德,還有用嗎張帆。

我點了一根煙,低著頭。

徐男說,那個d監區,最可怕的都是在每一年的減刑假釋的時候,監獄每一次都如臨大敵,很多重刑犯,都眼巴巴盼望著自己榜上有名,管教警察武警們不能有絲毫閃失,萬一有個人的情緒被點起來,這些重磅炸彈一起鬧事,可就不是什麼德什麼愛阻止得住的。

要不,把你弄去d監區管管?徐男問我。

我趕緊的搖頭。b監區的這些已經讓我棘手不堪了,再讓我去d監區,那不要我死。

你去問問d監區的管教們,她們是怎麼才能讓犯人老實的。徐男說。

我沒說話,徐男走開了。

看著徐男拿著女犯的犯罪記錄離開,我突然想知道關於薛明媚和那個神秘女犯人的犯罪記錄。

我叫住了她,跟她說那兩個人的犯罪記錄。

徐男說這些只是犯人的一些簡單的犯罪介紹,詳細的原始本都是在獄政科那裡。

只有薛明媚,卻沒有那個神秘女犯人的。

關於薛明媚,徐男說這個記錄上寫的還不如徐男知道的詳細。

於是我便讓徐男說給我知道。

薛明媚,從小博覽群書,考入z國x省w大學商學院金融系,課餘兼修計算機管理,畢業后拿到了雙學士學位,是監獄里收押的唯一一個雙學士學歷罪犯,畢業后被z國南方沿海某省證券公司高薪聘用。後來因和證券公司副總經理樊某談戀愛,即將結婚發現樊某出軌並要求撤婚,不甘的薛明媚苦苦挽回,樊某懷疑薛明媚手上有其在公司貪污的證據,夥同其情人一起將薛明媚下藥勒死毀屍滅跡。樊某情人蔣某負責買葯給樊某,樊某親自煮湯放葯,不知其情的薛明媚以為未婚夫回心轉意,那晚還喝下了樊某煮的湯,慶幸蔣某買到的葯是假的,薛明媚發現未婚夫臉色不對,高聲質問下未婚夫露出馬腳,蔣某從衣櫃中衝出來叫樊某一起殺薛明媚,樊某在廚房尋找刀具之時,薛明媚拿起水果刀便刺死蔣某。眼看蔣某已倒下,驚恐萬分樊某跑出屋外大聲呼喊,薛明媚追上去把蔣某捅成重傷,鄰居隨之報警。

樊某用金錢的運轉下,故意殺人罪未遂僅被判三年。

薛明媚被判了過失殺人罪和傷害罪,被判

十年。

薛明媚進監獄后,破罐子破摔,不積极參加日常改造,消極怠工,甚至經常當眾和管理對抗,

難怪我問薛明媚犯了什麼事進來時,她一下子就垂下了頭。不過,這裡的女犯們,問誰犯罪進來的誰都會這樣吧。可悲可嘆的薛明媚。還當她是干不法生意賣肉之類的,竟然是個雙學士學位,我這本科在她面前,真是慚愧埃

「男人!我要男人1突然一個身體魁梧的女犯沖向我,眼看就要撲到我身上,徐男拿出警棍啪啪的直接電暈了她,撲通一聲這個女犯倒在我面前。

後面的兩個女犯驚恐的看著徐男手裡的電棍,徐男拿著電棍向她們揮一揮:「你們兩!過來把她抬回去1

「喂,剛才你怎麼不用你的德行感化她?」徐男嘲笑我。

我對她呵呵一下。

「我告訴你張帆,在這裡,你只能先讓她們害怕你,你說的話她們才會聽。」

我點點頭。

徐男帶著我去巡視,卻在丁玲薛明媚她們監室看到薛明媚一個人無所事事的。

「你你你。」我舉起電棍指著薛明媚。

薛明媚看看我:「什麼事啊張警官。」

「你今天為什麼不出去幹活?」我問道。

沒想到監室里還有另外兩個女犯人,其中一個女犯人,她嘩一下從床鋪起來就撲過來:「是男人是男人1

薛明媚反手一個大嘴巴就把她打趴在地上:「死遠點1

徐男笑著對我說:「看吧,對這些人,只能以暴制暴。」

薛明媚媚笑著走向我:「張警官,今天特地來找我什麼事啊?」

我罵道:「你就騷,你好好乾活出去外面,大把好男人等著你挑,你在這裡騷有什麼用?」

薛明媚不屑的說:「那又怎麼樣,出去都四十歲的老婆子,你要啊?」

我本還想說她兩句的,但徐男和兩個女犯在,我就不好說什麼。

我離開的時候,薛明媚嘟囔著:「我人生最好的第一個十年基本給了他,次好的十年給了監獄,真可笑。」

因為監獄里的規定是男的不能直接接觸女犯人,更別說什麼要我去管小分隊女犯人監室什麼的,所以我去上班,身邊都是必須要有管教搭檔。

我別的不選,就選徐男,其實如果讓我選,謝丹陽啊這幾個漂亮的搭檔我都很不錯。

只不過謝丹陽不是我們監區的,可惜了。而我們監區的,也有幾個長相過得去的女管教,說來至少也比背叛我的女朋友漂亮吧,但自從我淌過小朱李洋洋康雪,碰過薛明媚看上神秘女獄花后,這些長相過得去的檔次的管教我竟然看不起眼了。

我靠,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回到宿舍我洗澡,天冷,我就坐在床蓋著被子拿著ipad看書,ipad也是李洋洋送的,要不要連這個的錢一起還她?

有人敲門?誰找我?

我一開門,靠,又是徐男。

我基本每天和徐男一起上班,一起去食堂吃飯,然後又和她一起回宿

舍,都這樣了大晚上她還來找我這是要幹嘛呢。

她看了我的表情說:「怎麼,不歡迎啊?」

我哀嘆一聲開玩笑說:「如果是個漂亮的女孩子來敲門我怎麼可能這個表情?」

「我靠你什麼意思?」

「我不是說你丑的意思,你別誤會啊,哈哈。我這個表情,是奇怪的意思,奇怪我每天和你膩在一起,你晚上還要找我,看我看多了難道沒有點想吐的感覺?」我給她遞了一支煙。

她熟練的點煙,說:「無事不登三寶殿。」

「說。」我也點上一隻。

「幫我一個忙。」

「喲,我在這裡能有什麼忙可以幫到你?哈哈。」我問。

「謝丹陽你認識嗎?」

我愣了一下,幹嘛要提謝丹陽?

我搖頭說:「不認識,只是聽說過,聽說她是我們監獄最漂亮的管教。」

她磨磋著大腿猶豫道:「唉,這事兒我要怎麼和你說呢。」

她不會是要和我坦誠她和謝丹陽是拉拉的事吧。

「有什麼快說,平時你不是經常跟我說,不要拖拖拉拉猶猶豫豫,一點男子漢氣概也沒有。」

她大吼道:「老子是女的1

我耳朵被她吼得生疼,挖了挖:「痛啊1

「謝丹陽是我很好的朋友。」她說。

我哦了一聲,不知道她究竟要說什麼。

「她有事找我要我幫忙。」

「哦什麼事。」我心裡有點小激動,大美女謝丹陽找徐男辦事,徐男幹不了找我幫忙,那一定是男人才能幹的事。

「你,周末能有時間吧。」徐男問。

我想了想,周末要先去匯錢給家裡,然後給洋洋還錢,然後必須去賀蘭婷家搞衛生,還想和王達喝點小酒,我搖了搖頭說:「不一定會有。」

「就一個小時,晚上。」

「什麼事你先說啊,你不說我怎麼知道能不能抽出來時間。」我說。

「謝丹陽的爸媽安排謝丹陽相親,我想讓你,不是,是她想讓你冒充她男朋友。行嗎?」徐男說。

是謝丹陽想讓我冒充?我看是徐男和謝丹陽兩人一起想讓我冒充的吧。

謝丹陽和徐男在一起,但是這段畸戀肯定得不到家人的理解支持,謝丹陽不可能告訴家人,然後她家人看到她沒男朋友,急著給她介紹男朋友,徐男不願意,謝丹陽也不願意,於是兩人想讓我冒充她男朋友這麼一招。

不管如何,這個忙不用下很大的力,我馬上拍桌子:「行1

徐男笑了:「謝謝哥們啊,真的謝謝你了。」

「靠,不要客氣,舉手之勞。」

徐男說:「希望哥們不要把這事說給別人聽啊,謝丹陽不想讓別人告訴她爸媽騙的她爸媽。」

我又拍桌子:「沒問題!男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小弟定當出盡全力報答男哥對我的厚愛和平日的照顧。」

「是你客氣了哥們,哈哈,謝謝啊,那我先走了,晚安。」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