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42章 操控人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42章 操控人心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摸了摸脖子後頸,掩飾住不安和緊張,說:「是沒有弗洛伊德的書,但我還是稍微看了。」

「張管教,你覺得我漂亮嗎?」她突然用很誘惑的聲音問。

我心一熱,一抬頭,撞到她如火的目光,她把肩膀上的衣服輕輕一推下去,光滑白皙的肩膀就露了出來,我不自覺的脫口而出:「漂亮。」

「那你想和我那個嗎?」她微微笑,然後把衣服輕輕拉開讓我看到肩膀往下一點點。

「我我我,我不想。」我一邊說一邊捂嘴。

「你在撒謊啊張管教,為什麼要撒謊,你要正視你自己的心理意識。」

「我沒說謊,你哪看得出我撒謊。」我說。

「人類都是高度社會化的動物,說的話大都經過了自我層面的分析,帶有明顯的社會目的性,可我看得出來的啊張管教,你想和我做你就直接說啊我也不會怪你。」她一邊引誘的說還一邊斜身子過來。

想不到她竟然能看出我的微表情和動作,我剛才無意識的動作全都暴露了自己的心理,媽的不就是想和我那個嘛,搞得好像很複雜一樣,我直接就承認了:「是,你那麼漂亮,不想動你的都不是男人。」

她輕輕一笑:「那你想怎麼呢張管教?是要把我按在桌上,還是要把我轉身過來趴在牆上,或者是在地板上跪著?」

我一下子呼吸變重,腦子發熱的站了起來,她盈盈一笑,我這時見她伸手過來,我急忙的伸手就拉皮帶。

「張管教!張管教!你怎麼了?」她很正經的聲音叫我。

當時的我愣了一下,看了她一眼,激靈醒神過來,啊了一聲,看到自己努力的拉著皮帶,而她坐的遠遠的,根本就沒伸手過來也沒有把衣服撩開露出肩膀。

我大吃一驚,臉紅到了脖子根,坐下來后喝了一大口水,我這是怎麼了。

突然我才明白,大學有個講師跟我說的,催眠!

不錯,我被催眠了。

我驚恐的看著她,真是不可思議,她竟然會催眠。

原來大學講師口中說的書上寫的催眠,我以前只當是傳說一樣的看和聽,卻沒想過真真確確的有。

她的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說:「謝謝張管教對我的心理指導,我感覺好多了。再見。」

她要出門的那一刻,我問她:「你是怎麼做的?」

她轉身看看我:「真想知道?」

「是,想知道,雖然我知道了,用不會用到這些。」我說。

原以為心裡催眠都是傳說幻想中的產物,直到我碰到了才明白,是真的,有。而且神奇的是,我不知道她怎麼做到的。

她對我說道:「控制你的精神。」

「怎麼控制?」

「首先讓你緊張。你看到我時,纏在一起的腿,還有十指緊扣,不時的撫摸脖子,讓我確定你很緊

張。之後,我看得出你對我的身體充滿了興趣,你那發亮的目光,緊盯著我臉部唇部胸部的眼睛,還有舔嘴唇,這些都讓我知道你對我有**。在之後,我問你讓你承認了你對我**,激活了你的潛意識,然後,幾句話和幾個動作,就能讓你把你的意識當作是真實。」她解釋道。

我尷尬的呵呵笑了一下,然後問:「其實早上你明明知道我到過你身旁的,這是作為我打擾了你的代價嗎?」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

「這話怎麼說?」我又問。

「我做運動的時候,不希望被任何人打擾。我來找你,也是想看看這裡的心理醫生是怎麼樣的。看得出來,你並沒有能幫助女犯人的能力。」她嘲笑似的說。

我不說話,默認了。

我遇到的這個,簡直是大師中的大師。

「以後你也不願意打擾我了對吧。」她對我笑著說。

「呵呵還好。」我左手掌從額頭處撫摸下來臉部嘴部到下巴。

媽的這樣可怕的人,還還想見啊!要說什麼駱春芳,說什麼d監區暴力恐怖分子,都是狗屁,這才是真讓人不寒而慄的。

「謝謝,我也不希望任何人打擾我。」她冷冷說完關門走了。

我如送走大敵,擦著額頭上的冷汗軟趴在桌子上,媽的,太危險了這個女人。以後打死我都不想再見到她。

康雪在那個女的走了之後,敲開了我辦公室的門。

我直直的站起來:「指導員好。」

康雪走到我面前,打量了我一下,說:「你不會連那個女的也動了吧?」

我靠我哪敢動啊那個女的,別說她什麼背景了,就她那身本事,我都不敢了。

「我不敢1

康雪自己倒了一杯水喝,然後坐在我面前。

我問她:「指導員,這個女的是犯的怎麼事進來的。有她資料嗎?」

m國留學的背景,如果攻讀的心理學方向,那不知道要比我這個半桶水的水平高到多少層。

「我不知道。這個女人不簡單,轉過來的時候資料都不齊全,上頭要我們好好招待她,你可別亂來!萬一她有個三長兩短,別到時候整得大家都不好過。」康雪威脅著我說。

我好不容易才回過神,好厲害的女人,我說:「為什麼你們都覺得我是想動她,萬一是她想動我呢?」

「住嘴!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人家會看上你1康雪罵了我一句。

轉而又道:「如果是她看上你,沒辦法,只能委屈你了1

我在心裡狠狠靠了一下。

「只不過,也要先滿足我。」康雪把門一關,伸手就直接到我要害。

和這個女人,沒有什麼前奏,沒有什麼**,沒有所謂的超凡感官愉悅,感覺就是動物為了下代而必須做的事。

做完,

扯起褲子各干各事。

「那個事你考慮得怎麼樣了?」康雪對著鏡子整理好自己的衣服。

「哪個事。」

「分錢的事。」康雪說。

「我不要。」我堅決的說。

「哈哈,哈哈,張帆你可不是什麼聖人賢人,講什麼良心。你和李洋洋在一起的時候,還和女犯人還和我還和其他的女管教搞在一起,你這樣的人還配說良心還覺得自己乾淨吧。」她鄙夷的罵我道。

我說:「對,我沒說我乾淨,我亂搞,好,就算我不配說良心。那說從法律角度來說事,我亂搞是我自身道德的問題,而分錢,是法律的問題,是犯法的事,你們是刑法的執行者,這算不算明知故犯?你們看著這監獄里的人,十個有九個是為了錢進來的,我奉勸你們一句,如果不想跟她們一樣,最好在還沒有東窗事發之前快點收手1

「閉嘴1康雪大怒,「你再說這個事,我就要你死得好看1

我被她嚇著了,頓覺自己剛才話多,心裡想的全都說出來了,卻沒有料到說出來的結果會是什麼,我低著頭不說話。

「我警告過你張帆,這個事你自己也說絕不再提起。」

「是你自己先提的指導員。」

「但不是讓你來教訓我!我該怎麼做我自己有分寸,你管好你自己的嘴就行!別下次讓我從別人口中聽到你說過這些事1她狠狠地摔門走了。

我啪嗒坐在凳子上。

這監獄里沒幾個人容易對付的,容易對付的李洋洋小朱,全都被弄走,剩下的,都是精英中的魔鬼,和魔鬼打交道,多十個心眼全神貫注都嫌少。

很快就到了周末的時間。

為了不讓我自己錯過一些重要的事,我列了一張單,要把該辦的事情今天都要辦完。

第一件事,還是給家人打電話。

得知大姐可以去幹活了,我心裡既高興又擔憂,高興的是她恢復得差不多,擔憂的是還沒恢復全,萬一手術口出點毛病,萬一啊萬一。我急忙勸她別這樣,但沒辦法,勸不了的。

二姐也回去打工了,找了另外一份工作,還是進了廠,制衣廠,工資論件計算,一個月工資比以前高了不少,可我知道制衣廠灰塵大,冬天熱夏天熱,高工資的背後,是高強度的付出。笑說:「姐變瘦了不少,整天都在加班在車間流汗,吃多少也瘦,皮膚更好了更漂亮了。」

好吧,你覺得好就好。

父親也恢復得差不多,聽媽媽說他一個勁地想要下地,還好大姐嚇唬他說如果一旦有個什麼事,又要花個幾十萬,是要殺了我們家全部幾口人,他才聽話的回床去,每天坐也不是躺著也不是,就只想著他的那幾畝地了。

我又好言相勸最後出言嚇唬,說什麼萬一傷口複發感染,不說少的,萬一再來個重新做過,那就不只是七八十萬了。最後父親好不容易聽話了。